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78章 降不降
  “唉,奈何桥一关,我们还怎么去投胎啊?”奈何桥前徘徊着无数等待上桥喝了孟婆汤前去投胎的人,哦是鬼!和往常不同的是,奈何桥边现在驻扎了一营官兵。他们不仅仅是担负着维持秩序的任务,也同时担负了抵挡敌军前来夺桥的重任。奈何桥可以说是地府的要害之处,没了它,地府也就不能称之为地府了。它是地府和人间,人变鬼,鬼成人必经的一座桥梁。只要谁控制了这个地方,就能获得众鬼的支持。起码是鬼中平民的支持。因为只要你想投胎,就非要从这里走不可。控制了奈何桥,就等于控制了众鬼投胎的途径。想要投胎?没问题,支持占桥的一方就可以了!

  我身上穿着一套阴兵校尉的铠甲,外貌被双王用术法给改编成了一个身材魁梧的髯须大汉。腰间悬挂着符文剑,我站在桥头看着众鬼聚集在那里窃窃私语着。这地方,是双王把我安插进来的。对外是要这营兵守好桥头,不让任何人占领它。对内,其实这营兵就是炮灰。守奈何桥,别说一营兵了。真要是下足了血本来抢夺这个地方,那么这里将成为一个绞肉的磨盘,来多少死多少。到时候就不是一营一营的上了,那必将是一个军团一个军团的往上填。

  孟婆在这桥上守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桥上已经留下了她的烙印。旁人就算夺桥,短期内也不可能掌控自如。这也就是为什么钟馗下令对于孟婆只抓不杀的原因,他想劝降孟婆为他所用,这么一来会省去他很多的时间。而双王则是要在孟婆投靠钟馗之前把她给救出来。怎么救?没人知道钟馗的嫡系藏在什么地方,与其瞎子探路般去找,反倒不如卖个破绽引他来攻。这营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兵,就是那个破绽。而我,则是另有所用。

  “各里长把人带回,奈何桥方圆百里之内不许聚集。何时恢复通行,另有通知!”我手扶剑柄颐指气使地站在桥头对众鬼喝道。随着我的一声喝,众鬼嘴里齐齐发出一声不满的嘘声。死了多年,在地府也混得不如意。好不容易轮到自己过桥投胎了,这桥还被封锁了。封锁就封锁吧,连看看都不行?

  “不许喧哗,不许聚众,违令者枭首!”我呛一声拔出符文剑指着众鬼又喝道。此时此刻,我成功的扮演了一回恶人的角色。

  “都回吧,都回吧。都在这里住了多少年了,也不差这几天。”能获得投胎机会的,一部分是一贯表现不错的,还有一部分是跟官吏们相交甚笃的。见状,那些个里长们纷纷走出来把各自治下的鬼们带着往后退去道。不管是人间还是鬼域,跟军队作对都是没有好下场的。眼看着多熬几天就能再生为人,万一在这里把我惹恼了,落个魂飞魄散多不划算?

  “大人,该用膳了!”驱散了众鬼,我迈步返回了驻扎在河边的军营。一个亲兵提着饭盒走进帐内,将里面的饭菜端到桌上对我躬身道。

  “嗯,兄弟们可曾吃了?”我拿起一个馍馍啃了一口,然后夹了一筷子菜扔进嘴里大嚼着道。

  “正在吃,大人不必操心!”亲兵冲我笑了笑,然后转头向帐外走去。

  “鬼王麾下先锋大将郁磊在此,降者不杀!”吃罢饭,我先后派出四队斥候在奈何桥方圆二十里内进行了一次排查。等到他们回来,均说是没有异常。安排好岗哨之后,我盘腿坐在帐内修习起道德经来。等到我刚刚入定,猛地三声炮响从营外传来。随后就听见一个高亢的声音在那里大喊着道。

  “有人袭营!”我连忙起身拿起身边的符文剑迈步出账道。营门已破,数百骑兵正在一个身高丈二,膀阔三尺。浑身上下穿着金甲,头戴金盔,手持一根长槊的大将带领下,一阵风向我这边袭来!

  “都不要慌,向我靠拢,敌军不多挡住他们就是大功一件!”见营里诸军甚是慌乱,我随手夺过一个士兵手中的长枪,挑起营旗不停在那里挥舞着道。经我这么一喊,加上营旗未倒。大部分士兵倒也是镇定了许多,然后结队披甲持械向我这边围拢过来!

  “竖盾,举枪!”对方可是几百个骑兵,我这千多号步兵要想挡住人家,基本上很难。只是挡不住也要挡。

  “不许动!”半个时辰,千余人足足挡了这些骑兵半个时辰。终于他们挡不住了,除了少数趁乱散去之外,余者皆已玉碎。几个骑兵纵马来到我跟前,一举手中长矛逼住我喝道。

  看h8正版k章*节k.上Hd%√

  “千余步卒,居然挡住了我数百骑兵。居然还让我损失近半,拉下去砍了!”金甲大将策马过来,用槊指着我怒喝道。这种损失是在他预料之外的,不过这种战果,却恰恰是我最希望达到的。我看着他冷笑一声,然后仰首不语。

  “别真砍啊,别真砍啊,要是真砍,老子就不玩了!”金甲大将的亲兵走过来,一把夺下了我手中的符文剑,然后一左一右将我架住就向外拖去。我隐隐运起道力,下定决心这货要是不按照套路来就别怪我下狠手了。

  “郁将军,刀下留人!”一听这话,我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果然,最终还是按照套路来了。要不然,那死去的千多阴兵,可就白牺牲了。

  “哈哈哈,就知道军师要来拦我。此人是个领军的材料,要是培养得当,日后必定是我麾下一大助力!”金甲大将闻言大笑三声,然后下马走到一个羽扇纶巾,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面前抱拳道。

  “将军心中并无杀意,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中年男人用手上的鹅毛扇点了点金甲大将道。

  “我且问你,愿不愿降?本将念你带得一手好兵,不忍看你人头落地,如今给你一个弃暗投明的机会!”金甲大将回头看着我,将手中长槊插入地下问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