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82章 棋逢对手
  一招乾坤一掷将拦在面前的阴兵穿死数十个,其余的阴兵下意识的向两旁一闪。结成的阵型当时就露出了破绽。我对孟婆招呼了一声,打头里对着破绽处冲了过去。一路跑一路杀,眼看只差几步就要冲出大营了。

  )看{正iy版%章节上fh

  “你是何人?居然胆敢前来劫营?”几道蛛丝从天而降,然后一个人头蜘蛛身的怪物从大营的辕门上爬了下来。

  “闪开,他的蛛丝有毒。”一直跟随在我身后的孟婆龙头拐杖一伸,兀地将我拉到她面前说道。这一拉,将将使我避让开了那几道射向我四肢和面门的蛛丝。

  “钟馗麾下五福将之一的喜蛛大人亲自上阵了?后生仔,你可要当心了,你对面这家伙可全身都是毒。俗世毒物毒的是身,这家伙的毒毒的是魂,千万不要让他的蛛丝沾身。还有,他有八条腿,每条腿都是利器!跟他打,你会觉得是在跟八个人交手一样。”孟婆将龙头杖往我身前一横,护住我说道。

  要是在奈何桥上,孟婆的忘川河水足以破掉喜蛛的蛛丝,可是现在我们距离奈何桥,还有好几十丈远。我不知道钟馗和那个军师含烟会在什么时候动手,可是我知道现在他们一定在某个地方正看着我。冲不破喜蛛的拦截,他们没必要出手。冲破了喜蛛的拦截,等着我的必将是他们的雷霆一击!

  “不愧是孟婆,在下这点家底全都被你摸清楚了。唉,听在下一句劝。孟婆,你现在回头鬼王大人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可是你要是迈出军营半步,鬼王大人必定不会手下留情。奈何桥,也不是非你不可的。对于鬼王大人来说,杀了你也只是费他点时间再去培养一个新孟婆出来。有云识时务者为俊杰,跟着双王和跟着鬼王,到最后还不都是为地府效力吗?依在下看,并没有什么不同!”喜蛛从辕门上一跃而下,迈动着八条腿高昂着人头对孟婆说道。

  “钟馗就是太自以为是了,他以为不站在他这边的,就一定是站在双王那边的了?你们怎么斗,都和老婆子我不相干。但是有一条,离我的奈何桥远一点。从今天开始,不管哪一边的人要过桥,都要得到老婆子我的首肯。奈何桥方圆百里,皆不许妄动刀兵。要不然,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孟婆冷笑一声,将龙头杖往地上一顿道。百里之地,已经是孟婆所能照顾的最大范围了。而且还要她的伤势痊愈,实力处于巅峰时期才行。不管为什么开战,到最后遭殃的只会是底层的百姓。她只想尽己所能,在战火起时,为有限的人提供一处避难之所而已。

  “孟婆,你是执意要走?”喜蛛抬起两条前肢,环抱于胸前居高临下看着我和孟婆冷然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话既然说到这个地步,也就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从喜蛛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走不走,你说了不算!”既然要打,那就索性速战速决吧。别忘了在暗处,可还有钟馗和含烟对我们虎视眈眈着呢。我符文剑一抖,抬臂向上斜指向身高两三丈高低的喜蛛喝道。我能感觉到从他身上发出的杀气,却并没有感觉到他能带给我任何的压力。这就证明,我有实力与他一战。既然旗鼓相当,我又怕他何来?

  “好小子,玩得好一手深入虎穴之计。看来,只有先解决了你,才能断了她的念头!”喜蛛瞳孔缩了一缩,然后低下头来对我吼道。话音未落,就见几道蛛丝从他嘴里喷射而出,直奔我的面门而来!堂堂的五福将,居然对我使出了偷袭的招数?我心中暗暗不耻,脚下侧移三步,手中的一剑化三清顺势就递了过去。

  “叮嘡叮嘡叮!”一击不中,喜蛛连忙侧身先后退了几步,然后舞动着两条前肢先后向我刺了四下。果然是身大力不亏,这四下直接就抵消了我剑招的威力。他身子矮了矮,八条腿死死钉在地下让自己不至于被击退。而我则是右脚后撤,猛一发力蹬住地面,亦是半步不退。这一招,我跟他打了个半斤八两。

  “乾坤一掷!”稳住身形之后,我一鼓作气对喜蛛甩出了符文剑。这家伙身高腿长,只有贴近到他的身边才能对他造成威胁。隔远了,转寰的余地变大不说,还可以利用蛛丝对我发起攻击。

  “天罗地网!”喜蛛眼神一缩,张嘴喷出了一张约莫丈余大小的蛛网来。蛛网飞行途中忽然一分为二,一张旋上半空,一张没入地下。我来不及去看蛛网的下落,一握剑柄跟着就在自己的脚下打出了正气八方和北斗转太虚。

  “砰砰砰!”两张正欲天上地下对我夹攻的蛛网当时就被我的剑招绞了个粉碎,只不过蛛网消失的同时,我的这两招也威力耗尽消散无踪。第二回合,我又跟喜蛛打了个平分秋色。

  “不知为何,此人的剑招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此人身手非凡,若是能为我所用,当可顶替死去富曲的位置。嗯,或许他比富曲更厉害。富曲不会使诈,此人却会。含烟,你怎么看?”站在一处帐篷中,正撩帘而望的钟馗轻声问起身边的军师含烟来。

  “主公言之有理,只是想要收服此人,恐怕不是一件易事。主公如今兵不足数万,将不过几员,地不过百余里,又能拿得出什么条件来许诺与他呢?”含烟站在钟馗身边,轻摇着羽扇笑道。

  “含烟所言甚是啊,只是含烟,那你们几个,又为什么愿意追随本王呢?”钟馗闻言哑然失笑,随后抬手一拂髯须问含烟道。

  “士为知己者死,主公懂的!”含烟笑了笑,冲钟馗微一躬身道。

  “你猜,喜蛛能不能挡住他们?”钟馗伸手在含烟的肩头轻拍了两下,然后回头看向窗外道。

  “棋逢对手,许是能,许是不能!”含烟看着在辕门前都得难解难分的我和喜蛛轻摇羽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