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595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见西王母丝毫没有避嫌的意思,依旧坐在房间里津津有味的看着花样人.妻什么的,无奈之下我只有出门来到酒店二楼的洗浴中心好生搓洗了一番。等我洗完回到房间,桌上已经摆放了好几个空掉的酸奶瓶。

  “嗯?你出去了?本宫怎么不知道!”西王母回头看了看我,然后很是惊奇的问道。可想而知,她对电视是多么的痴迷。

  “娘娘该就寝了,过几天等你的身份证到了,我就带你游览大好的人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11点,我把床铺好之后对西王母说道。

  “今天你伺候得不错,出门在外就别老是喊娘娘了,本宫允许你暂时喊本宫的名字。”西王母起身手掩着樱口打了个哈欠说道。能够允许我喊她的名字,在她看来就是对我莫大的恩赐了。

  “喂,喂,起身带我去买手机了!”第二天天才微亮,我就被杨回从床上叫了起来。看来她一宿尽惦记着那个可以千里传音的玩意了,不过有个问题是她没有考虑到的。就是买了手机,她给谁打呢?

  “才几点啊杨回,人家这个点还没上班呢!”我摸出手机看了看,才5点半,打了个哈欠倒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对她说道。

  “上班?”杨回眨巴眨巴眼有些似懂非懂。

  “当值...”我好努力的从脑海里找到了一个她能够理解,又能够表达清楚上班的意思的词。有心想继续睡,可是眼瞅着坐在旁边眼巴巴看着我的杨回,我哪里能静下心来睡觉?于是干脆起身,洗漱完毕之后带着她来到了酒店的健身房,打算用锻炼来打发一下时间。

  跟我双双上了跑步机,正在我戴着耳机悠哉游哉的用比龟速快不了多少的速度慢跑着的时候。陡然从身边传来一声巨响,我一回头,杨回正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再看看她脚下的跑步机,已经散成了一堆零件。

  “我,觉得它速度太慢...”大早上的,就我两在这里健身。这边传来的动静,马上吸引了值班人员的主意。等人家赶过来,杨回指着那堆零件说道。人家都是被跑步机带着跑,到了杨回这里,是她带着跑步机在跑。人间的机械,哪里经得住她的折腾?于是她就把跑步机给跑散架了。

  “这个不好意思,按照规定这是要照价赔偿的!”酒店健身房的服务人员倒是很有素质的在那里说道。反正人家也不跟你恼,只是要你照价赔偿就算完。

  “多少钱,我替这位女士付了!”说话间,一个男人肩头搭着条毛巾,就像是逛澡堂子般的凑过来对人家说道。说着话,眼神还在杨回的身上上下游弋着。杨回无疑是成熟的,都熟透了。这种成熟的魅力,对于某些男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康少?特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闻声看去,却发现原来是老熟人康少。跟他打招呼的同时,我下意识的用眼神往他第五肢上瞥了一眼。也不知道上次那事之后,他萎了没有。若是萎了,那真是喜大普奔。

  “又是你?这是你的女人?”康少这个时候才眼中有我,脚下往后退了半步,如同大白天见鬼了似的连声问我道。他觉得很悲桑,每次他看中的女人,多少都跟我有点关系。如同顾翩翩,如同眼前的杨回。他现在终于懂得三国演义里,周瑜为啥要说那句既生瑜何生亮了!他觉得我就是他命中的劫数,好不容易从上次事件的阴影里走出来,想不到又遇上了我。

  “当然是我,不过这位,我可不敢要她做我的女人。这个世界上除了一个男人之外,谁也没有资格做她的男人!康少,泡妞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啊。别怪我没提醒你,真把她男人惹恼了,联合国也救不了你!”言语间,我不轻不重的拍了天帝一记马屁。

  “谁辣么牛B?还联合国都救不了我兄弟?”康少知道我从不诳语,闻言没有作声。只是随后进来的几个人,却认为我是在装B!走过来跟康少打过招呼,然后将我和杨回围在当中问道。杨回见状眉头倒竖了一下,这是她要变身的前奏。我见状,不露声色的将脚步往旁边移了两步。

  koe$w

  “跑步机多少钱,开个票我们赔了!”我走到有些不知所措的工作人员面前对人家说道。

  “一万二,不过可以为先生折旧的,您付8000算了!”见眼前这几个人似乎挺有来历的样子,人家工作人员也不想在这里九呆。快速对我说完,转身借开收据的时机就离开了现场。

  “问你话呢,她男人谁啊?还联合国都救不了我兄弟?”见我不搭理他,开口问话的那人伸手在我胸前戳了一下又问道。

  “别动手,你敢动手你就糟了。你以为联合国很牛?一条穿在身上的裤衩而已,拿来遮羞的东西牛什么牛。我这是比喻句你造不,理论上各国都是联合国的成员,得听从它的决议。你非要我说奥巴马来了都救不了他才明白?”我伸手握住那人的手指,反手将他的手指向反方向掰去说道。我最恨这种仗势欺人,并且敢拿手指戳我的人。

  “松手!奥巴马救不救得了他我不确定。可是你要敢动我,市委二号来了都救不了你倒是真的。那人吃痛,咬着牙对我发狠道。

  “哦,你爹是一号!”我嘴里说着话,脚下使了绊子将他绊倒在地。然后拉着杨回就要去付账离开。有的二代很低调,因为家教不错,也懂得老一辈能混到今天这个局面不容易。他们顶多就是借助老一辈的关系网,做一些生意。而有的二代,则是嚣张跋扈惯了。山高皇帝远的思想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例如眼前这位就是这样。

  “先生还是快离开吧!”等我付过赔偿金,收钱的服务员很小心的提醒了我一声。

  “这种人要是在昆仑...”走出了健身房,西王母回头狠狠盯了康少他们几个一眼愤然道。

  “所以人间就是这个样子,有我这样的杰出青年,同样也有类似于刚才那样的货色。呆久了,你或许也就见怪不怪了。”我伸手对杨回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跟在她身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