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08章 四将齐至
  “婆婆,茜茜小孩子不懂事,整天念叨您。我们也知道您疼她,可是孩子小,经不起您的疼。您要是真疼她,以后就别来带她玩了行吗?您要真想她,偷摸着回家看看就行了。儿媳妇给您磕头了!”夜里10点,我跟李茜茜还有她的母亲碰了头。手里拎着一袋子香烛纸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在地上画了个圈儿,留下个缺口。然后在圈儿里写上茜茜奶奶的名讳,就开始给她烧起了纸钱。一袋子纸钱烧得差不多的时候,茜茜妈妈在我的示意下,跪在圈儿前头一边磕头一边轻声祷告起来。

  “奶奶…这些钱,您拿去花吧。别舍不得,别老想着别人,多照顾照顾自己。”茜茜只是年龄小,很多事情没遇到过,但是她不是傻子。见妈妈在那里念念有词着,又看见把奶奶的名字写在圈儿里,烧着纸钱,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没人要她这么做,她自己却一把跪倒在那里祷告了起来。

  “乖孙啊,以后可要好好学习啊。”等纸钱香烛一应焚化完毕,时间已经接近11点。我为茜茜她们拦了辆的士,目送她们离去之后就往家走去。走了几步,我脚下顿了一顿。暗处,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正站在那里,冲远去的出租车挥舞着手臂,嘴里还轻声说着。

  小城的晚上并不热闹,除了个别地区之外。我现在走着的这条道儿,除了我自己之外,就没看见第二个人。还好我是个男人,要是换做是个女的,大晚上独自走在这么僻静的地方,心里一准会打颤儿。运动鞋踩在水泥路上,发出一声声细微的脚步声。我低头点了一支烟,然后停住脚步向后看了看,窄窄的街道上除了几盏发着惨白色光线的路灯矗立在路边之外,什么都没有。我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回头继续迈步向前走去。我有种感觉,有种被人从暗处窥视着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我不确定。

  “呼!”向前走了没几步,忽然一阵罡风从我身后袭来。感受到罡风之中蕴含着的杀气,我急忙一个错步向一旁让去。罡风如同刀锋一般凌厉地从我身旁擦肩而过,我的袖子被它轻易的割开了一条口子。

  “神荼…”我站定脚步,看着随着罡风从我身旁席卷而过的那个人,说出了他的名字。

  “还有我!”一只大大的蜘蛛挂在蛛丝上从天而降,咔擦咔擦两只锋利的前肢在地上划出了两道深痕对我说道。喜蛛,他也来了。我眼神缩了缩,双脚缓缓齐肩而立,做好了和他们交手的准备。

  “还有我!”一阵马蹄声响,一个金甲骑士手持长槊策马行来。郁垒…钟馗麾下的4个得力助手,今天已经来了3个。

  “程小凡,我等等候你多时了!”摇着羽扇,身穿一袭白袍,显得气定神闲的含烟最后出场。

  “你是一个祸害,也是一个人才。可惜,你注定不能为主上所用。主上得不到的,我等自然不会任由你这么逍遥快活下去。程小凡,今日你就准备授首吧。”含烟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他轻摇着羽扇,看着我冷笑道。

  “钟馗很看得起我,今天居然将他手下四个亲信尽数派遣了出来。他就不怕,你们有来无回么?”看着眼前的含烟郁垒他们我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想拔剑。可是手才动,却猛地想起符文剑我并未带在身上。不得已,我唯有伸手按住一直带在腰间久未动用的金钱剑身上,脚下缓缓移动着,想要从这四人的合围之中找到一个突破口。这四个人,任何一个人前来我都有把握战而胜之。可是现在是他们四个齐至,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在这四个人的合击之下,我没有把握可以和他们一战。打不过就跑,这是父亲不止一次教导过我的至理名言。

  “此事跟主上无干,只是我等觉得,不能再任由你继续阻碍主上的大事而已。为人臣,须得替主分忧。程小凡,今日我倒要看看,在我四人全力以赴之下,你还能不能跑得掉。”含烟轻摇了摇头,羽扇直指着我冷然道。随着他羽扇前指,兀地凭空又多出来百多个虎视眈眈的阴兵来。这一下,就更坚定了我要跑路的想法。

  普通的阴兵对于我来说,根本产生不了任何的威胁。相信这一点钟馗知道,他的几个得力干将们心里也知道。能够被含烟他们带出来对付我的阴兵,要么是军中精锐,要么就是豢养的死士。这些人,看轻生死,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他们丝毫不会介意自己魂飞魄散。我相信含烟之所以带他们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借用他们的生死来拖住我,好让他们能够瞅准机会对我造成绝杀。

  “俗话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含烟,你不觉得你的废话很多吗?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就不要再哔哔。”我缓缓拔出缠在腰间的金钱剑,伸手在剑身上一抚对含烟喝道。金钱剑的威力,对付一些老粽子,小阴魂什么的绰绰有余。可是要拿来对付眼前这几个千年的老鬼,还是比不上符文剑。我提剑缓缓迈步,眼神死死盯在含烟四人身上,心中默念起了六丁护身咒。

  h正@7版$|首j发o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们就成全你。上!”含烟闻言一挥羽扇,对那些早已经跃跃欲试的阴兵死士们下令道。这是第一轮攻击,他要利用这些阴兵将我缠得死死的。接下的第二轮攻击,才会由他们四个亲自上阵。随着含烟一个上字出口,百余阴兵死士持戈挥刀的就向我围了上来。他们身上的阴气很重,重到所过之处,地上居然结了一层薄薄的银霜。

  “北斗转太虚!”不等阴兵们结好阵势,我率先对他们发起了进攻。坐以待毙不是我的性格,就算要逃,我也要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