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09章 千万不要是她
  “拦住他!”眼见七道闪电从天而降,那些阴兵不单不躲,反而在领兵校尉的号令下对我紧贴了过来。他们这是在拿性命,来钳制我的行动。只有将我四周可以用来移动的空间全部都填实,让我避无可避,才能给他们身后蓄势待发的四大将创造出一击必杀的机会来。

  “正气八方!”既然他们自己都拿命不当命,我又何必去枉做好人替他们惜命?任由一支支长戈戳在我身上,一柄柄腰刀劈砍在我身上,借助六丁护身的威力,我是纹丝不动。等到周围聚集满了阴兵,我运足了道力打出了这一招。硕大的八卦浮现在地上,一道道剑气在八卦的范围以内左右穿梭,横行肆虐起来。

  “为主公效死的时候到了,弟兄们,上!”阴兵校尉挥舞着长刀,指挥着麾下的弟兄们向我发起了连续不断的围攻。前头的阴兵烟消云散了,后头又补上来十几个,我的身边始终保持着不下10个阴兵对我进行围堵。他们丝毫不顾忌八卦阵里的剑气会让他们灰飞烟灭,不得超生。只是挥舞着手中的兵刃先后向我袭来。他们心里清楚,凭他们的实力是撼不动我分分毫的。他们的作用,仅仅只是用命来牵制我片刻而已。

  “噗嗤!”喜蛛趁乱对我出手了,一张蛛网从天而降向我兜头袭来。我记得孟婆曾经提醒过我,喜蛛浑身都是毒。别人的毒毒身,而他的毒却是毒魂。或许这正是他被钟馗重用的原因之一吧。就如同一个干体力活的人跟一个脑力劳动者的区别,体力活的人累了,顶多喝点小酒休息一天就恢复得七七八八。而脑子累了的人,恢复起来所需的时间要远比体力活的人长久。毒身和毒魂的区别,就跟体力活和脑力活相差仿佛的意思。

  “乾坤一掷!”急切间我掷出了手中的金钱剑,一探手抓住剑柄任由它向前杀出一个缺口将我从重围中带了出去。

  “程小凡,某家等你多时了!”金钱剑去势已尽,我双脚将将落地尚未站稳,就觉得眼前闪过一道寒光。一支点钢三股叉迎面刺向了我的胸腹之间,却原来是神荼趁势出手了。

  “一剑化三清!”仓促间我唯有紧握金钱剑迎了上去。叮嘡叮嘡,三声脆响过后。神荼后退三步,而我也是被他这番突袭拦在了原地寸步未进。就是这么一番耽搁,让将将从阴兵合围之中突围而出的我,再度被那些阴兵团团围在了当中。

  !首发

  “噗嗤!”喜蛛一击不中,回过身来对着我再度吐出了一张蛛网。

  “北斗转太虚!”论起威胁,无异于喜蛛最大。我手握金钱剑,祭出了这一招。七道天雷先后席卷而下,这才将那道蛛网打了个支离破碎,连带着将那些围在我身边的阴兵们也击倒了十来个。

  “程小凡...”身边的阴兵倒下一片,我正准备迈步前冲,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金甲大将郁垒已是策马狂奔过来。就见他手中的丈八长槊夹在腋下,闪着寒光的槊尖直指我的咽喉。人借马势,转瞬间他就冲到了我的身前。

  “嘡!”一声响,长槊将我手中的金钱剑挑飞。我则是借着他这一击之力,向后猛撤出十几米距离脱离了阴兵们的合围。

  “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付臣诸将,烈面南行......”手中无剑,身上无符。我只有回到以前那般,掐指祭起了驱雷咒。轰隆隆晴空一声霹雳,一道银蛇划破了夜空。噼啪一声就向尚未来得及调转马头的郁垒轰了过去。地府之内引雷,那算是阴雷。现如今这道雷,可是阳雷。论起对鬼魂的伤害来,阳雷的威力却胜过阴雷数筹不止。加上今时今日我的道力与之前比起来雄厚了数倍,就更加增强了这道雷光的威力。感受到雷光中蕴含着的杀伤力,郁垒急调马头就欲策马躲避。

  “这个程小凡,说是出去一会儿就回来,这都几点了?”家中,正陪着杨回看着不要啊姐夫的顾翩翩抬起腕子看了看表,然后轻声抱怨了一句。

  “噼啪!”说话间,空中闪过一道电弧,然后一声震雷将家里的玻璃震得啪啪作响。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均被这声雷吓得抬手捂住了耳朵,而杨回则是眼神一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感受到了这道天雷中蕴含的威力,这不是自然产生的雷震,这是有人驱动雷咒引下的天雷。

  “你俩在家待着,把门锁好,我出去一下!”杨回回想起刚才顾翩翩的埋怨,似有所觉般迈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她回头对两女嘱咐了一句。临走之前,她没忘记随手在沙发上放下了一顶四方形的帽子。

  “吼!”不顾两女在身后的招呼声,杨回快步走出了院子。走到暗处,昂首一声吼,变换出真身迈开四肢就向雷落之地奔去。

  “砰!”一道电弧准确地击中了正欲策马躲避的郁垒肩头,迸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一阵雷光四溅过后,就看见郁垒魂体一阵涌动,摇晃了几下从马上跌落下来。

  “休要伤我家兄弟!”正当我准备掐指补上一道天雷之时,手持钢叉的神荼一招横扫千军对着我就扫了过来。与此同时,喜蛛则是张嘴向我身后吐出了一道蛛网想封堵住我的退路。久候一旁一直没有动手的含烟此时也动了,就见他羽扇倒卷,扇起两道阴风先后向我身体左侧席卷了过来。见几位大人动了,那些残余的阴兵也不管不顾向我的右侧封堵了过来。

  “阴司中人何时变得如此肆无忌惮?莫非多年不去瑶池述职,就把规矩丢了个一干二净?”正在我进退维谷之际,一道身影冲到我身边,张嘴咬住我的衣领子将我甩到背上,一个纵身就从含烟他们的合围之中跳了出去。

  “敢问阁下......”含烟看着眼前豹首虎尾,蓬发却未戴胜的西王母,心中涌起了一丝惊惧感。一抬扇将还欲继续发动进攻的郁垒等人尽数拦下,一拱手对杨回微施了一礼问道。他未曾亲眼见过西王母,因为他的级别不够。可是西王母的种种特征,他却是多有耳闻。西王母会离开瑶池来到人间?不会,肯定不会。西王母其人是最恨下凡的,怎么可能是她?他心中暗暗祈祷着,千万不要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