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14章 红粉骷髅
  “你说你都快60了,要钱没钱,要权没权,闹的哪门子结婚啊?你这个不孝子,现在还要老子我白发人送你这个半白发。”坐了两个小时班车,跟张道玄来到了他的老家观塘。又租了一辆正三轮颠簸了40多分钟,我们终于到了事主的家。才到门口,就听见打屋里传来一阵嚎啕。张道玄的发小,此时正躺在门板上,直挺挺地摆放在进门右手处。而在他的身前,则有一个80来岁的垂垂老者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那里痛斥着亡人。

  “叔...”看着门上还没来得及扯掉的红喜字,张道玄一抹眼泪走进去冲老人家作了一揖。

  “道玄呐......他不听劝呐!”见张道玄来了,老人家更是悲从心头起,一把拉住了他的袖子使劲在那里顿着手中的拐棍说道。

  “叔,这也没外人。您能详细说说,到底是咋回事么?”张道玄左右看了看,灵堂里除了几个帮忙的老人之外,没有其他人前来奔丧。说来也是,如今村子里的青壮都出去打工了。家家就剩下几个老人留守着,能够凑出这么几个老人家来帮忙,已经实属不易。

  “前儿个把月,他去镇上探望朋友。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大半夜的才醉醺醺地赶了回来。回来就回来吧,还带了个姑娘。我问他,这姑娘是哪儿的,家里是干嘛的,你这要啥没啥的半老头子一个,人家愿意嫁你?如今的人,干点啥事总要图个什么吧?人家这么年轻,走出去说是你孙女都行。人家嫁给你图什么?”将拐杖在地上使劲一顿,老人家领着张道玄就向后屋走去。进了屋,将房门掩上之后说道。

  “哦,这位是我的师兄。”老人家说完,住嘴不言的看了我一眼。张道玄见状,连忙扶他坐到椅子上跟他介绍道。

  “家就剩我一老头子,来了客人也没个好招待,自己坐啊!”老人间坐到椅子上,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来,递给我一支说道。

  “您别管我,接下来呢?”我接过烟在指甲盖上轻磕了两下,将烟丝挞实一些之后点燃了问道。烟很呛喉咙,不过我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适来,因为这关乎于一个人的面子问题。人家给你递烟是看得起你,谁也不比谁高级到哪去。抽得惯抽不惯,都得把烟抽完。而且那些接烟之后看牌子的人,自己或许不知道,这种举动其实有时候是会伤人的。烟好则罢,要是人家囊中羞涩买不起好烟,你这么一看,无疑让人家的面子上会有些过不去。更有甚者,看过牌子之后不抽,给夹在耳朵上,或者拿在手上。这种举动就无异于打脸了,这摆明了就是嫌弃人家的烟差嘛。

  “那姑娘进门之后,也不打招呼,也不言语。就那么跟着我家这小子钻进了房里。自打媳妇跟人跑了之后,我家这小子一直单了二十来年。都是男人,我懂。第二天一起来,我就寻思着,是不是该拿点钱让人家走人?如花似玉的一姑娘,大半夜的跑家来说结婚?谁信呐?我琢磨着人家没准是做买卖儿的,来家过一夜,换几百块钱的进账。”老人家虽老,可是对于某些事情倒是门儿清。

  “可是等我把儿子从房里喊出来,他却说姑娘天不亮就走了。还说人家姑娘说,晚上还来。”我当时就抽了这小子一拐杖,在家扒点田地,一年也就几千块的收入。你说你睡一宿就差不多了,还打算长睡是怎么地?咱们家哪来那么些钱给人家?”老人家说到这里咳嗽了起来。张道玄见状连忙出去倒了杯水,完了服侍着他喝了下去。

  “果然,当晚那姑娘又来了。照旧是不说话,也不言语,进了门就往儿子屋里钻。一连个把礼拜,天天如此。这个死孩子,眼瞅着脸色越来越难看,我劝他说这事儿得适可而止。你也不年轻了,转年60的人,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不听啊,你们知道他咋说。他说他前几十年算白活了。祖上没留下啥,家里也没啥能耐,他娶不起媳妇。如今人家啥也不要,就乐意跟着他,我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说我再拦着他,他就跟我急!”老人家摇着头,抹了把眼泪接着说道。

  “没办法啊,被迷了心窍了。一来二去的,他的身子骨是越来越差。以前他的身体可好,下地干活儿不亚于一个壮劳力。可是现在,几分地的活儿就能让他直不起腰来。我琢磨着真不能这样下去了,于是等那姑娘再来的时候,我直接问她,是不是真心对我家小子好。要是真心想跟他,就别把他的身体给造垮了。真要结婚,我去筹钱让他们结。姑娘没说话,只是冲我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老人家拄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着说道。

  “可是接下来,他们俩还是一如既往。有一天,他们的动静闹腾得实在太大。我翻身起来,想要去敲门提醒一声。农村不比城里头,动静太大了是会招人耻笑的。可是走到门口,不经意间我透过门缝一瞅......”老人家说到这里,连连摇着头,伸手紧按住心口不能言语。

  “叔,叔,您别激动!”张道玄赶紧走过去在老人家后背心推拿起来,好不容易才让他缓过了这口气。老人家伸手从兜里拿出一瓶药,拧开盖子倒了一粒含进嘴里,连连摇头摆手着示意自己没事了。

  O;¤

  “跟我儿子在一起的,哪里是个姑娘啊,那就是一具骨头架子......”老人家好半晌,才哆嗦着嘴唇说道。

  “叔你都看见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你咋不对我说呢!”张道玄闻言追问着老头儿。

  “不敢,不敢啊...那骨头架子知道我看见了,警告我说,她只是跟我儿子做段露水夫妻,然后就会走。可是我要说出去,她就先弄死我儿子。哪里想到,我儿子终究还是死在她手里了...早知道这样,叔一定会给你打电话...”老人家追悔莫及的在那里对张道玄哭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