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17章 注定得管
  “这些事儿您是怎么知道的,还阎王见人在地府存的钱多了,索性就把魂儿给勾了。难不成,这阎王也知道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一说?”有一买菜的听见这菜农说得玄乎,忍不住开口笑问道。

  “你还别不信,虽说这事儿是我们四下里猜测的吧。可是你看啊,我们镇上除了那三大家之外,普通老百姓谁会提前为自己预备上墓地的?活着的时候钱都不够花呢,虽说现在提倡借贷提前消费啥的,可是人没死先立坟这事也太超前了吧。有那钱,依我的话,我先给儿子把亲娶了实际一些。全市啥的我不敢说,就我们这镇子上,也就他们三家干这事了。可巧,昨儿夜里就是他们三家出了事。”菜农掰着手指头跟人掰扯了起来,说话的同时,还没忘记瞅着人家是不是偷了他的菜。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挺邪性的。你呀,也别没事蹲在这里说这些个了。待会儿人家告你个诽谤啥的,你得卖多少菜才赔得起人家啊。”那买菜的倒也好心,称完了菜给过了钱之后,还没忘记提醒菜农一句。

  “走吧,先去昨晚上那地儿看看,你去买些纸钱带上。”外头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不仅仅是我在听,就连前台负责退房结账的小妹都饶有兴致的听得一愣一愣的。镇子上的生活是平静的,基本上年复一年的没发生过什么脍炙人口的事情。可好,今天让大家逮着一次了。将小妹找回的零钱放进钱包,我走出了宾馆的大门,一拍张道玄的肩膀对他说道。

  和张道玄两人来到了昨天烧骨头的地方,前后看了看没人,我们点着了纸钱,插上了香烛等物事。张道玄面色一整,似模似样的就绕着走起了圈儿,嘴里还念念有词着。

  《eI正版v~首Ir发d

  “不知大人有何事相召属下!”张道玄在超度着骨头架子的同时,我则是暗地里召来了阴差。两个阴差齐齐单膝跪地,抱拳拱手唱道。

  “少时拘魂不要急着离开,本官有话要问!”我手一抬,示意鬼差免礼,然后对他们说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弄清楚镇上死人的事情是不是这个骨头干的。是她,就别怪我严惩,不是她...不是她就没我啥事了。

  “谨遵大人令!”两个阴差闻言松了口气,一抱拳对我道。双王的诏书已经遍发地府,诸多鬼差都已经知道人间多了一个通判大人。今天还是我第一次召他们来见,说实话这两个正当值的阴差心里头是忐忑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我究竟为了什么传召他们。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们就怕我是那种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的人。当官的动动嘴,当兵的跑断腿,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等到张道玄把琐碎事情折腾完,就看见从地下钻出了星星点点的白芒。渐渐地白芒凝聚成一个女子的模样,跟骷髅壳子那副卖相比起来,现在的她要好看多了。一见我的面,那女子的魂魄就面色大变的想要逃离。昨夜她算是见识到我的厉害了,额这句话很邪恶。眼下见我还在这里,哪里有不逃的道理。可是不等她迈步,两个鬼差一甩手中的锁魂链,早已将她锁了个寸步难行。

  “我问你,昨夜镇子上的案子是不是你做的?”两个鬼差将那女子锁到我跟前,我抬眼看了看她问道。

  “通判大人问话,还不快答?”当官就是这么爽,一句话问完,那女子不过是稍微答得慢了些,就有鬼差在那里大声呵斥催促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也算是一种拍马屁的手段吧。

  “好叫大人知晓,昨夜被大人一剑破掉了小女子寄魂之身。小女子魂无所依,战战兢兢,哪里还有四处游荡的念头?”女子本来心中对于我破了她的骨身还有怨念,此时一听我是个官,那一丝怨念也就消散无踪了。对我万福了一下,张嘴轻声答话道。

  “可不敢诓骗大人,若是日后查明,某等有的是手段让你悔不当初。”鬼差们闻言异口同声警告起女鬼来。

  “断不敢在大人面前妄言!”女子闻言又是一福道。

  “如此,带下去吧!”我见那女子面色不似作伪,沉思了一下挥手对面前的鬼差下令道。

  “我等告辞,大人若有事,直管相召。”两个鬼差先后对我拱手躬身,说完见我再度挥手之后,这才拉着女鬼回了阴司。

  “师兄方才......”张道玄只见我独自在那里轻声细语着,也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我在跟谁说。等到我住嘴不言之后,这才蹑手蹑脚走了过来问道。

  “没事,镇子上的事情不是那骨头做的。咱们回吧,头七那天你过来对你发小儿说,那女的已经被送去阴司了。让他在下边多多积福,说不得下辈子那女的真能和他成为夫妻,还了她欠下的债!”我从兜里摸出烟来,递了张道玄一支对他说道。不是冤家不聚头,这辈子是夫妻,就证明上辈子要么男欠女,要么是女欠男。当然也有男欠男,女欠女,不男欠不女的。那种情况当然很少。要想知道是谁欠了谁的,看平常谁付出得更多就明白了。所以,不要斤斤计较,欠下的债慢慢还就是了!

  “那咱们不管了?”张道玄见我无意插手,轻声问了句。

  “怎么管,人家请你了么?你给钱呐?我们干这行,也是要吃饭的。”我白了张道玄一眼,然后拂袖转身而去。

  世事都是注定的,有时候你想绕,却偏偏绕不开。回到家没两天,我就接到了来自于刘建军的电话。是有关于观塘镇的事情,人家找到市里了。怎么说,人家也是从有关部门上退离下去的老人。家里有了事情,就必须要找上头解决嘛!

  “早上起来,老子就听见老鸹叫。心里正琢磨着,你就打电话来了!”接通了电话,我对刘建军揶揄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