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19章 来龙去脉
  “小伙子,赶紧走吧,天大的事来找他们家也先放下!”正当我犹豫着该不该进去呢,身后一老爷子骑着自行车已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飞驰而过。空气中,留下了老爷子这句话。

  “你进去把卡拿出来!”一对夫妻模样的男女,从路口磨磨蹭蹭的朝这边走着。走没几步,男的用手死命拉住电线杆子死活不往前走了,嘴里却冲自己的媳妇说道。

  “我进去拿卡?我不去。要不叫咱妈去拿!”女人闻言止住了脚步,一使劲甩开了男人拉着自己的手,转身向外走去。

  “叫咱妈拿?”男人闻言似乎心动了。老头子死了,可是又回来了。现如今正躺房里呢。打他回来的那一刻,这个家里所有的人就都做了鸟兽散。怕呀,就算生前感情再好,一个死了的人忽然出现在面前,任谁也怕。逃得急,身上也没带几个钱。在外头吃喝住的折腾了几天,眼看着就要山穷水尽。于是男人想冒险回家把储蓄卡,户口本啥的都给拿出来。

  屋子里住了一死人,实在不行的话,这房子不要也罢。不,就算死人今后走了,这房子也不要了。男人心里暗暗下着决心。临来时,男人认为自己应该能有勇气闯进去,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拿上需要的东西就逃的。可是架不住死人的威力太大,走到了家门口,他强提起的那股子劲儿终于还是泄了。

  “咱妈跟老头儿过了大半辈子,咱妈进去的话,他应该不会害她吧?”女人找到了一个让婆婆回家拿东西的好借口。只要不要自己进去拿,管他谁进去呢。女人在心里如此想着。真出了事,也是死他妈不死老娘。恍惚间,此女居然悟透了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道理。

  “也是哈,那咱们快回宾馆,让我妈回来拿卡。这几天把我给憋的,身上没钱的滋味真特么不好受。”以前大手大脚的花惯了,陡然间身上只剩下些零碎儿了,让男人觉得仿如世界末日一般。

  “那咱俩还磨蹭啥呀,赶紧回去呗。对了,拿了卡咱俩去省城吧。前儿我闺蜜说有家珠宝店,又新到了些款式。”女人见男人答应了,伸手挽着他的胳膊念叨了起来。

  “那个请留步!”确定了这俩鸟儿是这屋里的主人,我紧赶了两步开口招呼了一声。两人之前只顾着商量事儿,压根就没留意他们家门口还站着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呢。陡然听见身后有人说话,当时就觉得腿肚子一阵转筋,差点儿就出溜了下去。

  “爹,您死了死了,别回来害我们呀!”男人手扶着墙,头也不回的在那里打着颤儿道。

  更新;最ji快m2上~6

  “那个,我真不是你爹!”我走到两人身后,一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完了说道。一巴掌下去,男人彻底的趴下了。

  “你,你特么谁啊,大白天的躲这里吓唬人玩儿!”关键时刻,还是女人胆子要大些。见实在逃不掉,壮着胆子一回头,然后将手戳到我的鼻子尖儿上喝骂起来。见女人在那里骂起了街,男人也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湿了一片的裤裆,一咬牙起身就要跟我放对。

  “有话说话,可千万别动手。第一呢,你们家把情况反映上去之后,目前只有我能解决这件事情。第二呢,你敢跟我动手,我能让你的下场比跟死人睡一屋更惨。”我一伸手,抓住了那货的腕子对他说道。这话没骗他,真惹恼了我,我假公济私一把。让那些上赶着巴结我的鬼差们隔三差五在他跟前露个脸,不说吓死他,起码能吓疯!

  “你是?......”一听我是上头派来解决事儿的,女人一把将自己男人向身后扯去。完了抬手拢了拢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了我一句。

  “你别管我是谁,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起码要让我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我才好对症下药不是?”贫道丝毫不对眼前这少妇假以颜色,闻言道貌岸然的对她说道。

  “那,那您贵姓?我们现在住镇子上的宾馆里呢。要不,您跟我们回宾馆吧。”女人见我端着架子,这才信了我真是上头派来的人。上头的人嘛都这样,没点架子敢说自己是上头的人?

  “你叫我程先生就行了,前头带路吧!”我对女人一挥手,示意她俩带路。

  “妈,这位是上边来的程先生。是专门为咱家这事儿来的。您坐,我给您泡茶去!”将我带到了镇上条件最好的宾馆,将我引进房间后,女人对有些蓬头垢面坐在屋子不言语的婆婆介绍起我来。等婆婆起身拉着我的手不停感谢着的时候,她转身拿起房间里的电水壶,还有那包不造放了多久的茶叶就要去泡茶。

  “别,我不喝茶!”看着茶包上斑斑点点的霉点子,我连忙喝止了她。且不说电水壶里会不会被某些客人撒点尿进去,又或者射点啥进去的话。就这茶包都长了霉,那还能喝?要知道,我喝茶可是被颜品茗亲手熏陶出来的。一般般的茶我根本不喝,更何况这特么霉了的茶呢!贫道,就是这么任性!

  “给客人拿瓶矿泉水!”还是婆婆有眼力劲,见我眼中闪过一丝嫌弃。连忙松开我的手对儿媳妇吩咐道。

  “那个,今天来呢,是受人之托专门来解决你们家这件事的。所以待会,你们要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我,不能有半点隐瞒。”我接过矿泉水,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然后对拿着梳子正在整理仪容的婆婆说道。

  “那是当然!”婆婆三两下将头发梳理好,然后示意媳妇将房门关上对我说道。有些话,始终只能背着人说。

  “事情呢,是出在前几天。那天晚上,我家老头子和往常一样,看了会儿京剧早早的就睡下了。也不知道是有预感还是怎么的,那天晚上我近十年来第一次失眠。躺在床上越睡就越睡不着,心里正烦着呢,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婆婆坐到椅子上,手指交叉着握成一个拳头,回忆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