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20章 夜半尸归
  “我记得很清楚,睡前我还刻意去检查过院门,都已经上了锁。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家里招贼了。我们家的条件在这里来说,算得上是拔尖的。我就寻思着,是不是树大招风,把贼给招来了。有些人吧,正经活儿不会干,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情可是样样精通。我见老头子睡得香,没敢叫醒他。起了身跑去把儿子给叫起来了,让他把灯打开出去看看。”婆婆回忆着当晚所发生的事情,坐在我对面缓缓道来。

  “是的,当时我跟老公才睡着,就听见婆婆在喊我们起来,说听见院子里有什么动静。”静立一旁的少妇闻言接过话头为自己的婆婆作着证。

  “后来呢?”我摸出一支烟来放在鼻子底下轻嗅了嗅问她。

  “您抽,没事!”少妇从桌上拿过打火机,将我的烟点燃之后说道。

  “后来,我跟老公把院子里的灯打开,拿着锄头走出去四下里找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个什么。当时我还埋怨婆婆,说她是不是在做梦。院子里的狗都没叫,哪里会有什么人进来。”少妇将打火机放回桌上后,接着说道。

  “狗都没叫?”我吸了口烟问少妇。按理说,狗对脏东西是最敏感的。而且它还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例如鬼魂什么的。只要这些东西一靠近,狗应该是会叫的。狗没叫,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进来的东西太恶,狗被它镇住了。二是压根就是老太太听岔了。

  “狗没叫,我跟老公出去的时候,它正趴窝里冲外头看呢。我跟老公还不放心,怕人家藏在门外头了。还刻意把院子门给打开,出去看了一遍。只是说起来有些奇怪,我家那狗养了7年了,平常除非遛狗,不然它都不乐意挪窝。可是那晚,我们才把门一打开,它撒丫子就跑出去了,怎么喊也喊不回来。这不,到今天都没见踪影。”少妇坐到床上,回忆起当晚的经历来。

  “狗跑了!”狗不嫌家贫,除非是人遗弃它,不然它是不会跑的。只有在一种情况下,能让它弃主人于不顾,那就是它觉得自己的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这么说来,当晚并非不是狗不叫,而是狗在害怕。老太太也没有听错,她们家确实是有东西进来了。正是进来的那个东西,镇住了家里的狗。

  “问句不该问的,老爷子是什么时候过世的?”我沉思了片刻,然后吸了口烟问老太太。

  “我就没听错,家里肯定是进来东西了。糟老头子,也就是那个时候走的。我坐客厅里等儿子和媳妇进屋之后,就准备回房睡觉。进了屋我还没觉得老头子有啥异样,上床的时候,我见他把被子都压住了。就推了他一把,想要把被子扯过来一点。往常推他,他总会挪动一下身子,甚至抱怨几句。可是那晚我推他,他一动不动的就那么躺在那里。”老太太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无妨,然后接着往下说道。

  “我当时还骂他,说个老不死的,今天怎么睡得跟死猪似的。”老太太说到这里,抬手抹了抹眼泪。

  “当时我还赌气,将他身上的被子也给掀开了。往常他就算睡得再沉,只要我一动他的被子,他一准会醒。可那晚,他就那么躺在床上,半点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我走过去一摸,才发现人都没气了。”老太太抹着泪说道。

  “我曾经听老人们说,家里的亲人要离世之前,家属总会得到些预兆的。现在想想,那阵脚步声,怕不就是阎王爷给我的预兆吧?”老太太说到这里,更是悲中从来。

  “可是那个老不死的,死了死了,还要回来吓人!”伸手撸了一把鼻涕,将手在床单上擦了擦,老太太忽然咬牙切齿着由悲伤转变成了愤怒。

  “回来,怎么回来的您知道吗?”我将手里燃烧殆尽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问她。

  “怎么回来的...我估摸着是走回来的?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因为每次回来,他都会挑我睡着的时候。”老太太脸上闪过一丝恐惧说道。

  “每次?这么说,他不止一次回来过?”闻言我连忙追问道。

  “第一次回来,是下葬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大前天。操办他的丧事将家里累够呛,那天我早早就睡了。睡到半夜,我觉得身上的被子好像被人扯了过去。黑灯瞎火的我就那么一摸,摸到了一个人。当时把我给吓的,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起来就去开灯。当时我在想,妇道人家,男人才死没两天,床上就睡了人,这要传出去,让我怎么做人?”老太太鬓角滴落下一滴汗珠来对我说道。

  看正版2“章p4节;m上I

  “可是现在想想,当时我开灯干嘛呀?就那么摸黑出去不就好了么?”老太太身子打了个摆子后悔不迭着。

  “老爷子回来了?”我试探着问了她一句。

  “是,是。等我把灯打开,不怕你笑话,当时就失禁了。那个时候,我真的希望床上睡的是别人。死老头子就跟死去那天晚上一样,一样的姿势,一样扯过我的被子压在身下,就那么躺在床上。他的寿衣上头都是土,手上脸上也是,看起来就跟刚从土里爬出来的一样。”老太太身子哆嗦着说着。

  “那天晚上可把我们吓够呛,全家人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家门,来这家宾馆过了一夜。第二天,婆婆找了几个关系不错的老朋友。大家帮忙找了几个屠夫用被子把公公一卷,放板车上又给拖上了山。”少妇双腿紧夹着,手掌不住在膝盖上搓动着补充道。

  “是啊,这也算是不敬了吧。不过没办法,我总不能让全镇的人都知道我家老头子死了又回来了吧?朋友说屠夫身上杀气重,以杀镇煞,一准没事。等把老头子拖到坟地,重新抬到棺材里之后,我给了那些屠夫不少的钱,就是想他们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谁想到这些碎嘴子,转身就给传了出去。”老太太记恨上那些屠夫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