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23章 坟地的蹊跷
  见老太太言之戳戳,我也不再多说,免得人家说我跟没见过钱似的。当然我也不怕他们赖账,真敢赖账,我也有办法让他们乖乖把钱送到我手上。只不过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止五万块钱了!从宾馆里出来,我拦了辆摩的准备去坟山那块儿。可是人家一听是那地方,直接就拒了载。临了,人还说就算我给一千,他也不去。看来老太太家的这事,对镇子上的人还是有影响的。无奈之下,我只有步行前往。

  坐车只需要10来分钟的路程,我步行整整走了一个小时。等我走到山脚下,已经是下午4点钟的样子。抬头看了看渐渐偏西的太阳,我加快了脚步向坟山上走去。初春的气候时冷时热的,在镇子上的时候,步行一段路还觉得有些热。可是到了这里,我却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点了一支烟,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枝一边抽打着跟前齐膝高的荆棘杂草,我一边缓步向前走去。

  冬天过去了,春天来了,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沙滩上,雄海龟正趴在雌海龟的身上......好吧,这是动物世界的解说词。抛去两只海龟不谈,现在也确实是万物复苏的季节,这其中,就包括了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蛇。我抽打身前杂草荆棘的目的,只是想打草惊蛇,让这货离我远一点而已。

  一支烟抽完,我也站到了坟前。左右看了看,除了我之外这里半个人影都不见。偶尔有一只鸟儿打头顶飞过去,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将烟头扔到脚下,确认已经将它踩灭之后,这才迈步向坟头走去。两步翻到坟头上,我探头向空无一人的棺材里窥视着。棺材并无异样,除了油漆还有沾手之外。

  “还没到你死的时候就死了,死了之后还会觉得害怕?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我从坟头跳进了棺材,伸手在棺材底部摸索了起来。

  “喂,道玄呐!”折腾了许久,我也没有折腾出个所以然来。忽然间想起张道玄对于风水这块儿还算有点研究,我赶紧给他打了个电话!

  “师兄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晚饭吃没?没吃出来吃,我请!”张道玄接到了我的电话,显得很高兴的在那说道。

  “那个,来观塘镇,有事要你帮忙!”我没有拐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的直接对张道玄说道。

  “死了仨的那档子事情,有人找到师兄这里了?”张道玄一听观塘镇,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赶紧的,我在上回咱俩住的那个宾馆等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被眼前的坟山给遮挡住了。我从坟头上纵身跳了下来,一边迈步向山下走去,一边催促着张道玄道。

  “好,我打车过去,很快就到!师兄,需要我准备些什么?”这是第一次我给张道玄打电话,寻求他的帮助。闻言他显得很兴奋的问我。

  “把罗盘带上就行!”我叮嘱了他一句。

  h'o

  “师兄,我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天色已经擦黑了。我坐在宾馆二楼的餐厅,点了几个菜等候着张道玄。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张道玄已经到了。

  “上二楼餐厅!”我对着电话说完,按下了挂机键。

  “明天,咱们去山上看看。这件事实在是太古怪...”等张道玄上来落座之后,我将桌上早就备着的白酒打开,给他斟了满满一杯说道。请人帮忙就得有个请人帮忙的样子,贵人不能贱用,该有的态度还是得有。张道玄受宠若惊的双手扶着杯子,嘴里连声在那道着谢。

  “是不是师兄发现什么问题了?”张道玄滋溜把酒喝下去三分之一,举起筷子夹了口菜压了压酒问我道。

  “发现了问题,我就不找你了。现在的问题在于,我特么啥问题都没发现。”我有些郁闷的举杯陪了他一口,然后夹了块香菇扔嘴里嚼着道。

  “师兄也别着急上火了,咱们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每天我陪师兄去看看,有问题咱们解决问题。实在没问题,师兄干脆就回绝了人家算了。咱们犯不上在这里干耗下去。”张道玄起身拿起酒瓶,替我把酒杯斟满之后说道。他是那种没困难才上,有困难打死他都不会上的人。在他看来,奥巴马牛不牛?牛如奥巴马,还得听国会的呢。咱们大大牛不牛?可是在某些事情上,还不是得跟政治局那几位商量着办么。世界上的问题,不是所有的都能解决的。解决不了是正常的,没必要自己难为自己。

  “每天看看再说吧!”我举杯对张道玄示意了一下,一口闷下去一半道。

  当我第二天头痛欲裂的被张道玄叫醒,我再度发誓今后绝不沾白酒。喝了两杯约莫4两酒,我就成这德行了。要是再多喝二两,岂不是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么。

  “师兄,咱们先吃点东西暖暖胃,然后再上山。”张道玄等我洗漱完毕,递给我一杯温开水说道。他经常喝醉,知道喝多了的人第一件事就是找水喝。喝完了杯子里的温开水,我觉得喉咙舒服多了。整理了一下衣物,我们俩并肩就出了宾馆,来到街边的小摊上一人要了碗馄饨吃起来。

  “这地方还不错,葬在这里,后人纵使成不了达官贵人,也能一辈子富贵平安。”上了山之后,就见张道玄拿着个罗盘东南西北的走了几圈。然后将罗盘一收,走到我跟前说道。

  “富贵平安,人家家里富贵我知道,可现如今这事情闹得,平安个屁!”我靠在一棵树干上对张道玄道。

  “他们家肯定是请过风水先生看过,才在这里选址的。只是师兄,他们家能请风水先生,未必别人家就不能请了?方圆几十里,我估计也就这块地方风水最好了。”张道玄向四周遥望着道。

  “什么意思!?”我递了支烟到他手里问道。

  “以前的人,比现在的人信这个。我怀疑,这坟下边,还有坟!或许,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也不确定!”张道玄将烟叼在嘴里,拿出打火机替我把烟点上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