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25章 逐渐接近
  工人们得了包工头的示意,拿起镐头和铲子就挖了起来。不多会儿工夫,就把坟头上边的浮土全都刨干净了。瞅着露出来的棺材,大家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回头冲张道玄张望着。

  “没事儿,空棺材。顺着它把旁边的土都刨干净,然后把棺材移到边上去。”张道玄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棺材板子对大家说道。他这么做,只是为了给工人们壮胆。见张道玄丝毫不在意的在棺材上拍打着,工人们彼此对视了一眼,壮了壮胆埋头继续挖掘了起来。半个小时之后,工人们将棺材四周的土都给刨到了一边,只剩下一具半开着盖子的棺材孤零零的矗立在他们面前。尽管是白天,日头还在大家的头顶上悬着,可是工人们的心头还是没由来的颤了一颤。

  “来,大家搭把手,把棺材抬一边儿去。要是觉得碍眼,待会一把火把它给烧了。”张道玄走到棺材头前,弯腰伸手把住棺材的底部对大家说道。见状,我从拜台的台阶上起身向他身边走去。一具棺材几百斤,稍微好点的木料能有上千斤重。只有在场的所有人一起使劲,才能把它抬到一边去。

  “一二!”所有人先后围了过来,分别站到棺材的四周,抠住棺材底部喊了声号子一使劲就将它抬了起来。然后大家小心翼翼的,把棺材抬到了距离施工现场10几米远的地方放了下去。

  “砸了烧了吧,省得干起活来碍眼!”棺材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坟地下边还有什么。为了让这些工人们安心干活,张道玄索性对工人们说道。这句话,深得了大家的人心。谁也不愿意自己的身后放着一具棺材不是。于是大家拿撬棍的拿撬棍,拿大锤的拿大锤。10来分钟的时间,就把这具棺材给拆成了一堆木柴。四下里收拢了一些杂草荆棘什么的堆放在一起,一把火就点了起来。

  “大家伙歇歇,抽根烟!注意别让火烧出去了啊,要是把山给烧了,且不定要咱们赔多少钱呢!”等火势起来,张道玄拿出烟来四下里撒了一圈。然后走到感觉不到火焰温度的地方对工人们招呼起来。这一烧,就足足烧了两个小时。等到火势渐小,工人们用头上的安全帽在山腰的水洼里舀来了水彻底将遗留的火星浇灭之后,时间已经是接近中午1点钟了。

  “今天就这么地吧,下山。大家回去洗洗澡,然后到上午集合的地方等我。我带大家去喝酒!”一看一点钟了,张道玄索性就让大家提前下了工。过了午时,阳气渐衰,阴气渐盛。继续干下去,没准真能撞邪了。我和他都不想这些工人出现个什么意外,虽然处理撞邪之类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完全是手到擒来,可是能避免就避免不好么。

  H。更D“新最o+快J上De

  “怎么样了?”张道玄等工人们开始收拾工具,拿出了电话就拨给了老太太。电话接通之后,老太太第一句话就是问这。

  “一切顺利,午时将尽,我让他们每天再来。对了,你在镇上备一桌酒席,我想请他们吃顿饭。”张道玄在老太太面前,如今是愈发的不见外了。他请工人吃饭,让老太太去订酒席,这特么真的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好,我马上让儿子去安排。要不要我去给大家敬杯酒?毕竟人家是在为我们家的事情出力!”老太太出了奇的温柔和通情达理。我站在张道玄身边,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不由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且从中我还悟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勾搭,是不分年龄大小的。

  “这个,你就不用来了......!”张道玄抬手捻了捻须,完了眼角忽然瞥见我正在看着他,面色很不自然的对老太太说到。

  “那也行,你招呼好他们!”老太太也没真心想去给工人们敬酒,闻言连忙借坡下驴的对张道玄说道。

  一顿酒席下来,我除了灌下去一肚子的饮料,是半滴酒没沾。吃饱喝足,大家伙的劲头也就上来了。对于明天的活儿,满腹的不在乎。甚至有人在那里出着点子,是不是早点上山,然后抢在午时过了之前多干一点。工人们实诚,吃了你的喝了你的。不给你多干出点活儿来,他们觉得不好意思。

  第二天大早,工人们早早的就聚集到了镇上。张道玄接到工头电话的时候,时间才刚刚6点。鸡叫三遍,太阳也渐渐露了头,张道玄看了看天色,决定今天就提前开工。洗漱完毕,又吃过了早点,时间才到6点半。坐着租来的农用车,突突突开到了山脚。耳朵里听着山上的鸟儿清脆的叫声,大家干劲十足地向坟地走去。

  “要说这挖土石方,老张你可算找对人了。远了不敢说,就是观塘这地界上,可没有比咱们更能干活的队伍。”往掌心吐了口唾沫,工头卖力地一镐头挖了下去说道。老张,这个称呼是昨天在酒桌上大家叫出来的。男人嘛,大多都是在酒桌上拉近关系的。

  嘴里虽然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可是这些工人们手下的活儿却没耽误。不多会儿功夫,他们就沿着昨天张道玄圈出的那个范围,挖出了一个深两米的正方形大坑出来。张道玄走过去看了一眼,坑里泥土的颜色跟刚才挖出来的那些差不多,都还比较新。发了一圈烟后,接着让工人们往下挖。

  约莫着这么往下又挖了几米深,底下就开始往上渗水了。张道玄走到坑边,将一个工人刚才抛出来的那块粘土揉开了一看,回头冲我示意差不多了。粘土分层很明显,上边的一半看起来很新,而下边的那一半则是呈现出一股子黄中带着黑的旧色。

  “嘡”一声,从坑里边传来一声脆响。工头的镐头似乎跟什么坚硬的东西撞到了一起!

  “上来,暂时没你们的事了!”张道玄闻声赶紧对坑里的工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