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29章 鬼道
  “这两个,是他的侍妾吧?!”张道玄用手电筒照在那两具骸骨上边,蹲下身子拈起压在骸骨身下的那一小片尚存的绸缎问我。

  正版V首发

  “或许?是吧!”我有些不确定的回答他。能够有资格做人侍妾的,都应该有几分姿色。可是看着地上这一堆骷髅壳子,我实在不能把它们跟美女联想到一起。

  “真是万恶的旧社会...”张道玄将手里的绸缎扔掉,摇摇头站起身来轻叹一声。

  “石棺...师兄你说这里边埋着的会是什么人?”绕着石棺走了一圈,张道玄伸手尝试着推了推棺材盖子。然后拍拍手上的灰问我道。

  “我虽然不懂考古,可是你看啊,这座墓室本身并不算很大。墓穴里的陪葬品,到目前来看除了刚才的那些个坛坛罐罐,也没发现个什么名贵的东西。除此之外,墓道里连点点缀啊,壁画啊什么的都没有。再看这里,除了几个烛台和这两具骷髅,你还看见有其他的东西为它陪葬么?我感觉吧,墓主应该是属于那种地主之类的人物。手里有几个闲钱,但是阶级地位应该不算太高。”我拍了拍棺材盖子,在那里对张道玄分析起来。

  “你看这棺材上头,连个寿字都没刻上去,这也太简陋了些吧。嗯?道玄你来看!”我用手摸着极其平整的石棺,手指却好似被什么硌了一下。低头看去,却看见本应该跟棺材严丝合缝的盖子,似乎有些没有完全归位的样子。以至于棺材和盖子之间,还留下了一道细微的缝隙。

  “师兄,别是有人来光顾过吧?要是值钱的东西被盗了,那个李青山会不会赖到我们头上来啊?”张道玄用手电照在棺材和盖子之间的那道缝隙上,将脸凑过去想要往棺材里窥视,嘴里则对我说着道。

  “不要冒失!”我一伸手将张道玄拉了回来,随后伸手拈出一张道符,运起道力嘭一声将道符给点燃了凑到缝隙前头提醒了张道玄一句。嘭,道符接近缝隙,忽然间加快了燃烧的速度。本来金黄的火苗,也变成了幽绿之色。张道玄见状眼露骇然,脚下连退了两步。这是棺材里有古怪啊,辛亏师兄拉了我一把。咽了口唾沫,张道玄在心里头后怕着道。

  “哼哼哼!”道符燃尽,两道幽绿的鬼魂从棺材里钻了出来。其中一个身穿杂色盘领衣,脚下踩着双千层底布靴,腰背略有些佝偻的鬼魂正看着我和张道玄发出声声冷笑。而另外一个穿着寿衣,面露凄苦的鬼魂则是看着我们眼露祈求之色。一眼看去,我发现这个身穿寿衣的鬼魂,正是那个诈尸回家的老爷子的魂魄。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大不讳,不经地府首肯擅自拘人魂魄。”我将张道玄掩在身后,背手向前踏出一步看着眼前这恶鬼喝问着他道。

  “那又如何?吾被镇在棺中数百载。要不是这厮在这里筑坟,将镇我的大阵毁掉,我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凄苦多少年月。为了感谢他,我决定收他做我的仆役。若干年后,或许能够躲开轮回,不再在阳世和阴间往返受苦。这可是天大的好处!”恶鬼手抓着身边拘来的魂魄,阴笑着对我说道。

  “人命关天,不是你想如何就能如何的。我想当年的你,恐怕也是作恶多端,才会被前辈高人给镇压在这里的吧!今日你敢出来,我就不介意再将你镇了。”我探手入怀,左右手分别拈出两张道符,看着那恶鬼说道。

  “哼哼哼,黄口小儿,不知吾当年的威风。要不是纯阳观里的牛鼻子多事,吾又岂会落得这个下场?吾不出来就罢,今日吾出来了,等料理完尔等,便去寻那纯阳观的晦气。”恶鬼似乎完全不将我手中的道符放在眼里,狞笑两声一甩头对我厉声道。

  “你有道符,吾也有!小子,数百年未曾跟人交手,今日便拿你祭旗。”恶鬼一张臂,八道幽绿的道符便浮现在他四周。上头的篆文,居然跟我道符上的相差仿佛。这是什么鬼?我脚下一错步,脚跟牢牢钉在地上心中愕然。

  “连名满天下的鬼道派都不知道,小子你的道算是白修了。也罢,当年鬼道势微,被天下所不容。凡有崭露头角者,皆为旁人所诛,也怪不得你不知道。某重出江湖之日,便是我鬼道重振旗鼓之时。届时,鬼道派必将尽败天下所谓名门正派。”恶鬼,不,现在似乎应该称呼他为鬼道了。鬼道的脸色在八道幽绿的道符映照下,愈发的显得油绿了起来。说完他一掐指诀,八道道符打着旋儿就向我袭来。

  “嘭嘭嘭嘭!”我见势双手连连挥动,先后打出了四道道符。见我连出四符将他的道符抵消了一半,鬼道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随后身体一振,又是八道道符环绕在他身边蓄势待发。

  “师兄,他太快了!”张道玄咽了口唾沫,脚下退后两步对我说道。是的,鬼道太快了。他跟我的区别就在于,我用符要从兜里拿,而他用符,念头一起便是八张。要想打败他,只有出招的速度比他更快。又或者,将他体内的灵魂之力全都消耗干净。

  “你先出去,让刘建军他们赶紧撤,这里不是他们能待的地方!”我双手急急入怀,掏出一沓道符来背对着张道玄催促道。你一次只能出来八张,我特么拿出一沓来,看谁厉害!我心里发着狠,寸步不让的挡在鬼道身前。

  “比多?没用的小子!”鬼道看穿了我的意图,一挥手将环绕在身体周围的八道道符向我打了过来。然后身体连振,八道又八道,道符漫天飞舞着接连对我发动着袭击。

  “棺材里有他的肉身,毁了肉身他就完了!”正在我跟鬼道僵持的时候,一旁站立许久的魂魄忽然开口对我喊了一句!

  “老子以为你特么半点弱点都没有呢!”我闻言大喜,将手中所剩不多的道符齐齐向鬼道打了过去。口中喝骂一声,纵步就向石棺跑去。肉身?我特么将他拖出去一把火给烧了,看你还怎么装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