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31章 小有收获
  “砰!”随着鬼道灵魂的湮灭,墓室内的那口石棺忽然炸个粉碎,无数碎石砖砾中躺着一具身穿杂色盘领,脚踩一双千层底布靴,腰间悬挂着一枚通体乌黑的玉石。玉石周边镶着一圈金边,顶端做成了一个9字弯钩形状,用来穿绳勾索便于悬挂。从棺材中翻落出来的尸体,看起来还栩栩如生。

  “黑玉...合该我今天赚一笔!”一见到鬼道腰间的那块黑玉,我当时就来了精神。蹲身下去,一伸手将挂索解开,然后将那块玉石收入囊中。杨回曾经说过,要想我的家宅附近灵气充裕。要想那些梦莲子发挥出本身应有的功效,就得用五色玉石分东西南北中摆下一个聚灵阵。她给了我一块白玉,眼下我又得了一块黑玉。只需要再凑齐青红黄三色玉石,这聚灵阵所需的材料就齐活了。

  “救命!”人是有贪欲的,贫道也不例外。得了一块价值不菲的玉石之后,我开始伸手在鬼道的尸身上摸索了起来,指望着能再搜刮出点什么小物件好再发笔财。可惜,鬼道通身除了这块玉石之外,怀中也仅仅只剩下那么几块散碎银子。看了看已经发黑的碎银,我很是嫌弃的将它们又揣回了鬼道怀中。好歹你也带个银锭子在身上啊,拿去卖了还能卖上几个钱,这几块碎银,我要了干嘛!?心中腹诽之时,耳边又听到一阵细微的呼救声。

  “咦?你居然没有烟消云散?”我循声看过去,就看见老头儿那通体几近透明的灵魂正对着我呼救。我将黑玉用揣进兜里,起身走过去看着它诧异道。一个普通的魂儿,在鬼道一击之下居然还能残喘到现在,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当然这货生前也不见得是个什么好鸟,是好鸟的话,他死的时候会有人抚掌相庆,沿街燃放鞭炮以示庆祝?对于这种人,小老百姓们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有等着天来收他们。

  “救命!”鬼魂趴在那里伸手向我求救着,念在他是方才开口提醒我才被鬼道打伤。我蹲下身子伸手按住他的印堂,微微运起一些道力帮他稳住了即将溃散掉的灵魂。

  “你看,要不是你迫不及待的将坟建在这上头,你起码还有好几年可活。你说你人还活着,那么着急给自己挖坑干嘛?如今好了,你真进坑里来了!说吧,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念在你刚才也有心帮我的份上,我酌情帮你圆上一个。可要想好了啊,只能帮你圆一个心愿,还要酌情。”眼看这鬼魂又凝聚起来了,我松开手对他说道。

  p;b●5

  “我只想去阴间之后,能少受些苦。其他的,家那老婆子身体好着呢,不去操她的心。儿子儿媳妇有我留下的那笔财产,几辈子也糟践不完,也不去管他们了。”鬼魂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准备拍打几下衣裳。可是转念琢磨过来了,都只剩下魂儿的,还拍的个什么灰尘?琢磨了半晌,他对我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无他,只是不想下到地府去受刀割油煎之苦罢了。生前不信善恶有报,死后他却是信了。

  “受多少苦,受不受苦什么的,我帮不了你。阴间自会有他们的标准来判定。你作恶作得多,想不受苦那是不可能的。作恶作得少,自然就会少受些苦了。”我闻言拒绝了这魂儿的请求,特么活着的时候天知道作了多少恶,死了才会这么担心自己会受苦!

  “那要是使钱呢?我有钱,早些年开始我就给自己烧钱存着了。我给钱,用钱买个保外就医什么的你看成不?”鬼魂方才见我一下就将那个鬼道给弄死了,觉得我是个有本事的人。此时他也实在是不知道跟谁商量这些死后的事情,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在那里问道。

  “你准备下去行贿?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小恩小惠的那些吏们或许会接你的,也能给你些方便,帮你些小忙。可是涉及到十殿阎罗的判决,除非是自己想魂飞魄散了,不然你给多少钱人家也不会帮你。不要用老脑筋看待新问题。阴间可不流行死缓改无期,无期改保外就医这一说。”我一把甩开鬼魂抓在我胳膊上的手,然后拂袖对他说道。一个新死之鬼,拉着我这个新上任的通判讨论怎么躲避阴司责罚的事情,这不合适!

  “算了算了,跟你也说不明白!很多事情你也别言之过早,你又没有经历过这些,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收钱办事?等下去之后再说吧,我有钱,多得很!”鬼魂见跟我说不通,随即双手插兜说道。他始终坚信的是钱能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一说。这种现象有,哪里都会有,可是绝对不像阳世这般肆无忌惮。况且这事儿经了我的手,我会让他去败坏阴间的风气?断然不会!不管是人是鬼,总还是要遵守一点规矩的。不然到最后大家都不守规矩,就等着同归于尽吧!

  “问你个问题!”见跟鬼魂在廉政方面谈不拢,我转而不再在这个问题上跟他多费唇舌。

  “什么问题?”魂儿反问我一声。

  “你背后的那个脚印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他的尸体上残留着一个脚印,我觉得应该把这个问题给问明白。

  “还不是刚才那个什么鬼道踢的?我才下葬,灵魂还没有完全离体呢。就被他把灵魂抓住,一脚将我踢出了坟外。”老头儿闻言很是气愤的反手在身后摸了一下。

  “你的魂被他拘了,你的身体是怎么回去的?要知道,这段时间你的尸体总是回家闹腾,你的家人都不敢在家里住了。”我将发生在他家里的事情简单对他说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或许在残留的潜意识中,我觉得家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吧?拜托你一件事,转告他们给我多烧些钱下来。”死了死了,老头儿还惦记着让家里多给他烧钱下来。死要钱死要钱,是不是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为什么不自己回去说,毕竟你是可以托梦给他们的!”闻言我有些奇怪的问他。

  “我忙得很,哪里有时间去弄这些。下去之后,我得请阎王爷喝酒,还得跟有关部门的大小头头联络感情。小伙子,世道就是这样,钱永远走在前头的...拜托拜托!”老头儿握住我的手连连摇晃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