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36章 表哥心中的秘密
  “说实话,那个地方,已经成为了考古界的禁地。”李青山回过神来,歉意的对我笑了笑,然后轻声说道。

  “为什么?”我将烟蒂掐灭了问他。

  “因为只有人进,未见人出。”李青山的面容很严肃的对我说道。

  “你过去办事,切记不要深入。能办则办,办不了就算。有的东西,不是科学能够解释得了的。就跟你们看风水的差不多,把你们那比喻成一门学科,把科学也比喻成一门学科的话。就好比用数学去解释历史,又怎么能够解释得通呢。”李青山认为我只是一个风水先生而已。他很好心的提醒了我一句。

  “胖妹,是我!”告别了李青山,我从江城高铁站买票直驱胖妹的家乡。下了高铁,我就给她去了一个电话。

  “程小凡?你来了?翩翩呢?”胖妹接到我的电话,很意外,也很开心。身在绝境之中,如果能有一两个朋友还坚持来看望你,跟你来往,那无疑是一件很让人欣慰的事情。

  “翩翩没有来,她委托我过来帮你。你现在是在家里,还是在......”我站在路边,点了支烟问胖妹道。

  “我在医院,不敢留在家里,我怕哪天我要是死了,会吓着爸爸妈妈。”胖妹在电话那头对我说道。

  “我马上过来,我将成为你的救命稻草,相信我!”问清楚了在哪家医院,我将没抽两口的烟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嘴里宽慰着胖妹,伸手就拦下了一辆的士。10分钟之后,的士载着我来到了胖妹所住的那家医院。

  “等你好了,可以开发一条减肥专线。能治好你,到时候等其他人瘦了,我也能治理好他们。一个人收他10几万的费用,咱俩对半分怎么样?”进了病房,我简直不敢相信坐在床头的那个妹子是胖妹。一直以胖著称,体重朝着200斤大关迈进的胖妹,几时变成眼前这个目测体重只有110斤左右的苗条却又不失匀称的美女了?我将在医院门口买的果篮放到床头柜上,嘴里跟她开着玩笑道。

  “你就别幸灾乐祸了,不过看在你专程来看我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记住啊,今后你家翩翩去哪里都行,千万别带她去什么沙漠。”胖妹想笑,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来对我说道。

  “把手给我,我看看!”我看着胖妹,姑且还这么叫她吧。很遗憾,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喊她胖妹,连她的名字我都不曾问过。眼下她瘦了,如果这次她能安然无恙的话,回去之后我一定让翩翩告诉我这妞叫啥。

  “干嘛,想揩油啊?当心我告诉你们家翩翩。”胖妹嘴里这么说着,却是把手伸了过来任由我的手指搭在她的脉门上。我微垂双眼,运起道力顺着胖妹的经络走了一圈。很奇怪,一圈下来,我居然没有发现她体内有任何的异常存在。或许是我按住她的脉门让她有些紧张,我觉得胖妹的腕子上微微有些汗渍。松开手一看,我的手指上沾染了一丝黄色。轻轻一搓,就搓出了一小团薄膜状的物体来。

  “你表哥,也住在这家医院?”其实我心里对胖妹的表哥充满了怀疑,是他带胖妹一行去楼兰古城的。事后居然推说只是一时兴起?谁会信?我想要跟他当面锣对面鼓的把话说清楚。为了他自己的性命,相信他也应该告诉我他为什么会带这群人去楼兰古城。

  “嗯,就住我隔壁!程小凡,我表哥快不行了。要是可以,你救救他吧!”胖妹到这个时候,在这个处境之下,还不忘她的表哥。

  “尽力而为,我过去看看他。你好好儿休息,我待会再过来。”我轻握了握胖妹的手,起身向隔壁病房走去。

  “王哲...又见面了!”走进病房,看着躺在床上满脸蜡黄的胖妹表哥王哲,我开口跟他打了声招呼。

  “你是?...程小凡?”王哲似乎精神有些不济,闻言缓缓睁开眼睛,看了我许久才想起我这个人来。

  “你来是...”王哲压根就没有想过,我跟他还能第二次见面。或许在当初我帮他把胖妹救出来的那一刻,他确实对我心存感激。可是事情转眼过去了这么久,再深的感激也都慢慢变淡了。

  XB最U新SY章w?节)上LM_

  “听说胖妹生病了,我过来看看她。顺便也来看看你!”我走到床头坐下,看着形销骨立的王哲说道。屋子里有一种味道,让人闻起来很不舒服。什么味道呢?就跟一股子油脂被煎熬出来的那种味道差不多。我看了看王哲脖子上覆盖着的那层如同薄膜般的东西,断定了这股子气味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难道这层黄色薄膜,就是他身上的油脂?胖妹说那天晚上她觉得很热,从那之后,他们当中就逐渐有人出现了王哲身上的这种症状。难道是什么东西,将人体内的油脂和脂肪都燃烧了个干净,最后才把人烧死的?我在心头暗自琢磨着。说实话类似于王哲和胖妹的这种症状,我以前闻所未闻。眼前发生的这些事情,我只有靠猜!

  “谢谢了,我很累,不能起来招待你。”王哲看了看我,然后缓缓闭起眼睛说道。言语中颇有点下逐客令的意思。

  “为什么要带他们去楼兰古城?”我起身往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停下脚步问王哲。

  “什么意思?”王哲睁开双眼看着我,眼神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懊悔。

  “你心里有数,要知道,你的表妹,即将成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你想她死,死得跟你一样难看的话。你尽管把事情瞒着吧。还有,蝼蚁尚且偷生,这次我过来,是想尽力帮你们,看看能不能救下你们的性命。你要是什么都不说,我如何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救你们?你要是拖下去,到最后倒霉的只会是你自己。就算拖,你还能拖几天?胖妹还能拖几天?”我走回床边坐下,盯着王哲的双眼逼问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