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37章 约
  “给支烟抽抽,在医院躺了快一个礼拜,这也不行,那也不许,都快把我憋死了。横竖我的时间也不多了,还去在意那些个规矩干嘛?!”王哲示意我帮他把床头摇高一点,然后对我伸出手来说道。刘建军曾经说过,一个心里头装着事情的人。当他开始要烟抽的时候,也就是他心里开始纠结要不要把事情说出来的时候。王哲不是嫌疑犯,而我也不是警察。我来问他,只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对我有利的信息而已。说起来,我跟他并不存在着对立的矛盾。

  “好几天没抽了,这猛一抽,头有些晕!”接过了我递去香烟,王哲等我帮他把烟点上,深吸一口之后喘着气对我笑道。

  “你慢慢抽,喝水吗?”我起身将病房的窗户打开一扇,让房间里的空气能对流一些。又走到病房角落的饮水机前倒了两杯水问王哲道。病房的档次不同,里头的设备也就不一样。普通病房就得去开水房自己打水,而在这里,除了没人侍寝之外是一应俱全。

  “不敢喝,喝了水就会出汗。也不是汗,是我身上这种东西。我怕出多了,会加快我的死亡。”王哲呡了呡有些干涸的嘴唇,看着杯子里的水苦笑道。王哲还是不想死的,人都不想死。有句话不是说么,好死不如赖活着。尽管知道自己没几天了,可是他还是在努力的想把死亡的时间向后多拖延一段时间,哪怕是一天也好。

  “不喝水你死得更快!”我将手里的水杯送到他的面前。

  ()3正…{版首发/P

  “谢谢!”王哲犹豫了一下,接过我手上的水杯喝了一小口,然后长吁一口气对我致谢道。他从来没有觉得白开水这么好喝过。一口水下去,他当时就觉得身体又是一阵发热。体内的那种东西,似乎又要顺着毛孔往外钻了。

  “不要刻意去关注它,放松!”我眼见他蜡黄的面颊泛起一丝红晕,伸手握住他的脉门运起道力顺着他体内的脉络就游走了一圈。跟刚才在胖妹那里不同,这次我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王哲的体内,正有一种刚烈如火的力量正顺着他的脉络往外喷发着。难道要在症状出现时查探,才会有所察觉不成?我将道力加大了几分,跟那些刚烈之气对抗着。

  “现在感觉怎么样?”跟王哲体内隐藏着的刚烈之气不同,我的道力则是如同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般中和着它们。少时,王哲的神色一松,他体内的那种力量暂时被我化解掉了。我感觉到了他体内力量的退缩,也不敢催动道力穷追不舍。因为我知道如果将它们逼得无路可走,或许它们会奋力一搏,到那个时候,受伤害的只会是王哲。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将道力缓缓收回,我站直身体问王哲道。

  “感觉好多了,身体里边没有之前的那种灼烧感。还有,你看...”王哲伸手在额头上一抹,将手指上沾着的汗珠送到我面前有些欣喜的说道。是的,汗珠,而不是之前的那种如同薄膜般的东西。

  “我只能暂时压制它们,想要救自己的命,你只有两条路可走。”我坐回椅子上,伸出两根手指对王哲说道。

  “哪两条路?程小凡,你要是能帮到我和表妹,我愿意把我全部的身家都给你。”本来自觉走到了绝路的王哲猛然听见他居然还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当即急匆匆拉住了我的手腕许诺道。

  “第一,是我长期留在你身边,每次你发作的时候,我就帮你缓解。这一条首先只是治标,并治不了本。况且,我也不可能长期留在你身边!”我收回一根手指,看着王哲说道。

  “那第二条呢?”王哲闻言眼神中的希望黯淡了一些问我道。

  “第二条,还是刚才那句话,你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我去一趟沙漠,将事情弄明白之后或许能彻底帮你们把这个麻烦解决掉。越早说越好,再犹豫下去,我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活到我回来。”我轻轻将王哲的手从腕子上拿开道。

  “最开始,我只是想着跟朋友们一起出次远门,看看外边的世界。我甚至在想,如果可以的话,每年都带着他们来上这么一次旅行。一来可以开阔一下眼界,这个城市太小,待久了人都跟不上趟的感觉。二来可以维系住大家的交情,我混这行的,真心朋友没几个,我不想到最后连说真心话的人都没有。”王哲将手里的烟头扔到床下,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

  “我们先去了苏杭,见识了一下跟这里不一样的风景。可是大家都觉得此行还有些不过瘾,毕竟平常都不是经常出门的人。这一出去,把玩瘾给勾起来了,就想趁着机会多玩几天。”王哲伸手从我放在床头柜上的烟盒里摸了一支烟点上后继续说道。

  “途中,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王哲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考虑接下来的话该不该对我说。可是跟性命比起来,什么秘密都不能成为秘密,最终他还是决定跟我和盘托出。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般妖娆的女人,你知道的,干我们这行的,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女人。我心里有表妹,这么多年来谈不上洁身自好,可是也不是见女人就网上扑的。可是那个女人,从看见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陷了进去。怎么说呢,她身上的那种韵味,是一般女人所不具备的。给人一种很高贵,很不可侵犯的感觉。越是这样,对我的吸引力就越大!”王哲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呡了一口之后垂目说道。他知道我是胖妹的朋友,如果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我想这辈子他都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段往事。

  “于是你们约了?”我冲他笑了笑问道。什么海枯石烂,只是没有遇上一个你想约,而别人又愿意跟你约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