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55章 谁没分寸
  周六,一大早颜品茗不知道接到了多少电话。都是她以前的老同学打进来的,大家显得十分兴奋,在电话里一通思往日,看今朝,此起彼伏之后,再三约定晚上不见不散。

  “待会你可别傻乎乎的来者不拒,你又不能喝酒,干脆一口都别喝好了!”一整天,颜品茗就在打扮中度过了。等时间到了下午6点,她才最终穿上了一件黑底镶银丝的晚礼服,外头搭了一件貂绒坎肩拉着我的手出了门。上了的士,她再三叮嘱着我。而我,则是在琢磨。尼玛穿得这么上流社会,陪着我打车去赴会?我似乎是该买辆车的节奏了。

  “哎哟老同学,我们可真是望眼欲穿,大家都在等着你呢!这位是...”的士停在蟠龙阁的门前,等颜品茗从车里下来。穿着一套白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常大鼻涕就迎了上来想要跟她来个拥抱什么的。我见状连忙一个箭步上前拦在了颜品茗身前,常大鼻涕一个熊抱下来觉得有些不对,完了看着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我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公程小凡。这位是昨天给我打电话的常思东,我小学的同学!”颜品茗微微落后我半个身子,然后仪态万方的在那里介绍着。

  “哎呀,程先生真是艳福不浅呐,想当初颜小姐可是多少人心中的梦中情人...”常大鼻涕打量了我一下,见我浑身上下穿着不超过1000块钱的衣裳。随即哈哈一乐,无视掉我对围拢过来的同学们抚掌道。所谓吃人的嘴短,就算这些人年幼曾经单纯过,可那也毕竟是在年幼。如今大家都30啷当岁,该变的都已经变了。听常大鼻涕这么一说,大家纷纷笑着响应起他来。

  “请叫她程太太谢谢!”我瞅了这厮一眼,然后架起胳膊对颜品茗示意了一下。等她温婉地挽上我的胳膊之后,我才面带矜持的对常大鼻涕说了一句。

  “同桌,这是你老公啊?真嫩!”不理常大鼻涕,我带着颜品茗径直往酒店里走去。才到大堂,就看见一个体态比之前的胖妹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中年妇女一溜小跑着过来,完了拉着颜品茗的手在那里感叹着。

  “肖丁丹?”看了这妇女老半晌,颜品茗才认出她来。岁月果真是把杀猪的刀......“你好,我是肖丁丹。当年大家都习惯叫我小叮当儿!”肖丁丹冲我伸出手来自我介绍道。好吧,小叮当儿,我实在看不出眼前的这位浑身上下哪里小了。

  “自从嫁人之后,我这身材...你这是怎么保养的?”女人在一起,谈论的话题无外乎三个。第一个,男人的持久力。第二个,男人挣多少钱。第三个,身材的保养和波大波小。对我点点头,将颜品茗从我身边拉到一旁,肖丁丹就在那里低声问将了起来。

  “廖老师,金老师,童老师...你们都来啦!”颜品茗正准备跟肖丁丹寒暄几句,一抬头就看见从酒店二楼拾阶而下的三位老师,连忙迎了过去恭敬的鞠躬道。对于同学,她或许会选择性的遗忘。对于这三位老师,她可是牢牢的记在心里。

  “看看,当年的黄毛丫头,如今出落得如此出众!大家都上去吧,别站在大堂里聊了!”昨日见过的那位老先生将手背在身后,看着艳压四座的颜品茗连连点头称赞着。随后一侧身,对大堂里的学生们说道。

  “这是鲍鱼,还算新鲜,老师您尝尝。这道菜,大家可得仔细着吃,我知道有人把它看成了粉丝。没关系,大家都是老同学,在同学面前丢丢丑没啥。鱼翅,大家尝尝!”进了二楼的大厅,在来宾簿上签过了字,然后又让三位老师各自发表了一番简短的致辞之后。所有人高唱了一曲让我们荡起双桨。该有的仪式和过程都走完了,宴席正式开始。常大鼻涕包下了整个二楼大厅,在里面摆下了五桌酒席。他跑前跑后的在所有人面前秀着优越感,并且乐此不疲!

  “程小凡,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很没意思啊。不介意的话,借你夫人用用?”上了桌之后,我看着那些二两一杯,端起来一口闷的主,索性示弱说自己滴酒不沾。正喝着饮料,打身后就传来了常大鼻涕的声音。

  “这个世道,有两样的东西不能借!”我放下手里的杯子,将垫在腿上的餐巾拿起来扔在面前说道。听我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抬头看了过来。

  “哪两样?愿闻其详!”常大鼻涕的话,廖老师听得明白。常大鼻涕是有钱,可是他毕竟去过我的家,知道我也不输于他。只不过在为人上,我似乎比他的学生要低调得多。见常大鼻涕有些目中无人,并且肆无忌惮的在那里对我挑衅着。老头儿连忙把话接了过去,想要把这件事都压一压。

  “一是钱,二是媳妇!老师,您当年的语文可没教好。您这学生,说话很吸引仇恨呐。我借你媳妇用用,你干么?”我伸出两根手指来,忽然回头看着身后的常大鼻涕问道。

  “只是用词不当而已,并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是你自己心里龌龊了!”所有人都没有搭话,唯独有一个身穿黑西装,脸色苍白的中年人坐在那里接了我的话。看他的年龄,应该跟刘建军相差仿佛。这个人,应该不是颜品茗的同学。

  K更K*新最“S快上H7

  “用词不当,那也是当年没认真读书的结果。还有,你认为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意思?一把年纪了,不要那么龌龊大叔!”对于来意不善者,我素来喜欢刚正面。套用一句话说就是,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就别吵吵!好吧,我是个粗人,某些时候是!

  “年轻人,说话有点分寸!”黑衣人看了我一眼,阴沉着脸对我说了句。

  “叫你声大叔,你就倚老卖老起来了?知道我现在最想对你说什么么?”我看着人家阴沉的脸,忽然一笑道!

  “想说什么?”颜品茗在一个正确的时间,问出了一个正确的问题!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却又不得不跟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一句话出口,全场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