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56章 大师鲁易发
  “你...”黑西装闻言脸色更是白得可怕,将手中的筷子往桌上一拍,起身就要跟我发飙。

  “别,今天是我跟同学聚会的日子。老师也在,有事以后再说。”常大鼻涕的“休养”明显要比那个黑西装高深那么一点点。见我两针尖对麦芒的在那里杠上了,而且貌似黑西装还杠不过我,赶紧端着酒杯过来拦住了他劝道。

  “哼!”黑西装看起来忍得很辛苦的样子,好半晌才一甩手重新落座。

  “见笑见笑...”我见黑西装坐下去了,也没打算不依不饶。冲同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们一拱手算是表示了下歉意之后也坐回了颜品茗的身边。

  “鲁大师...您别跟那穷酸一般见识。这次学校竞标的事情,还要您多多帮忙。待会儿等聚会散了,我给你安排安排。你不是要炼移情蛊么,今晚上一准让你满意。”常大鼻涕端着酒杯在酒桌间来回穿梭了几趟,等菜都上齐,大家都开始大快朵颐没空搭理他之后。这才走回主桌坐下,借着替黑西装夹菜的时候压着声儿对他说道。

  “上次你也这么说,那几个炉鼎简直是不堪大用。到最后不但移情蛊没炼成,还差点将我的蛊母给毁了。这次...我看那小子身边的那个女人还不错。”黑西装阴沉着脸看了看常大鼻涕,然后用筷子轻点了一下颜品茗的背影对他说道。

  “这个,怕是有些难度...我给您找几个刚进社会不久的妹子怎么样?保准要条儿有条儿,要盘儿有盘儿...”见黑西装对颜品茗感上了兴趣,常大鼻涕皱皱眉面露难色的说道。颜品茗,他且还在打主意呢。在没有得手之前,决计是不会便宜这个黑西装的。

  “算了,你看着安排吧。要不是年轻的时候受了你爹一饭一宿之恩,我哪里会到这里来跟你掺和这些俗事。小子,这次之后,我欠你家的人情可就清了。今后你我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黑西装深深看了颜品茗一眼,随后夹了一筷子小菜放进嘴里细嚼慢咽着道。

  #更u新w最快{上¤$

  年轻的时候叛逆,读书也不成,干活干不动。除了吃饭睡觉拉屎,黑西装压根不知道自己究竟擅长什么。家里孩子多,也顾不上管他。反正只要不冻死他,不饿死他,做大人的职责也就算履行到位了。家里不管,正合了黑西装的意。左右是个玩儿,本寨玩儿腻了,就翻山越岭的去外寨玩儿。一来二去,居然被一个寨子里的蛊师给看中了。炼蛊的人,最难炼的是心,是情!见这小子整天不务正业,家里也没人管他。蛊师觉得他是一个最合适继承自己衣钵的人了。不是因为他的资质,而是因为这小子没心没肺。

  顶开始呢,黑西装对于炼蛊倒也沉迷了一段时间。可是他这个人没定性,过了半个月之后,他就对那些在瓮里蠕动着的各色虫子失去了兴趣。正好寨子里有人要出去打工,这小子就跟着人家一起出了大山,来到了城市。这小子胆子大,遇水坐船,逢路搭车的一路混到了华中这块儿。可他再胆大,再精,也架不住身上长期没钱不是。到了小城的地界上,差点没把他给饿死。

  将死不死的档口,也合该他命不该绝。常大鼻涕他爹从厂里下班回家,瞅着这孩子快饿死了。就随手给了他两个才从食堂买的馍馍,又给了他五块钱让他赶紧回家,不要在外头流浪了。他吃了两个馍馍,又用那五块钱找了一个小旅社好生睡了一觉,整个人这才缓了过来。

  第二天他再次来到了昨天遇见常大鼻涕他爹的那个地方,等到下午人从自己身边过的时候,偷偷吊在后头摸清楚了常家的住处。炼蛊的人,不能欠人情,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只有彻底断了心里的杂念,一心一意去养蛊,养出来的蛊才能一心一意的对蛊师。这是蛊师几乎天天要对他讲的道理。经历了一番磨难之后,黑西装算是长了记性。

  记下了常家的地址之后,他沿途混回了大山。回去之后自然少不了挨上两顿揍。一顿是来自父母的,一顿则是来自师父的。两顿揍后,让父母和师父诧异的是,这货居然就那么定下性子专心炼起蛊来。蛊师百年之后,黑西装的蛊术也算是小有成就了。这小子炼旁的不成,可是有两样蛊他算是精通。一是摄魂夺魄,二是移情!说起来两者都是控制人心神的蛊虫,所不同的是前者可以让人对他唯命是从,而后者则是能让人死心塌地的爱上他。

  蛊术小成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小城,找到了常家。人与人之间的际遇,真是天注定的。常家发达之后,在城区买了套大宅子,黑西装要是晚来两天,常大鼻涕他们家就人去楼空了。认出了当年施舍自己两个馍馍外带五块钱的老常,黑西装第一句话就是问他心里最想的事情是什么。时隔多年,老常哪里还认得黑西装?闻言以为他是个精神病,随口就说了一句,要是自己的钢材销售点生意能翻一倍就好了。老常随口说的话,过了一礼拜之后就真的实现了。一个老大老大的工程负责人找到了他,非要把钢材供应商这个香饽饽塞他嘴里。你不咽下去,人家还不依。

  “当年你给了我俩馒头,我还你个香饽饽。你给了我五块钱,这份人情你是想现在我还了呢,还是想留给你的后人?”这是第二次黑西装去常家问老常的话。老常琢磨了很久,终于忍住了心头的贪念,决定把这个人情留给自己的儿子。

  “鲁大师?鲁大师?鲁易发大师?”常大鼻涕起身招呼了同学和老师们一圈,再度落座之后。见黑西装犹自在那里愣愣出神,连忙拿手在他眼前晃悠着喊了两声。

  “想起了一些往事!晚上的事情你别忘了,我先回房休息!”鲁易发回过神来,起身对常大鼻涕打了声招呼,转身就向蟠龙阁四楼走去。在那里,常大鼻涕给他订了一间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