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57章 炼蛊
  “晚上去陪我一个朋友,陪好了,除了这些之外,我还另外有奖励!”同学会一直持续到夜里9点,大家才酒足饭饱的散了席。送走了那些彼此交换着联络方式的男男女女们,常大鼻涕紧接着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属下,让他给安排两个小妹过来。不多时,属下就亲自驱车送来了两个水灵灵的妹砸。常大鼻涕从包里掏出两万块钱来,一人扔了一万之后对妹砸说道。跟即将到手的学校改建工程比起来,区区两万块钱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放心吧老板!我们姐妹轻音体软活儿又好,保管把老板伺候得妥妥帖帖的。”妹子接过钞票放进随身的包儿里,一撩长发对常大鼻涕抛了个媚眼儿说道。

  “不是伺候我,是伺候我朋友!”常大鼻涕闻言皱眉纠正道。

  “哟喂,老板的朋友,可不也是老板么。老板哪能跟乞丐做朋友,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你放心吧老板,把房间号告诉我们,剩下的事情您就别操心了。对了,把奖励准备好,明天我们姐妹可是要找你拿的。说话要算话哟,么么哒!”妹子清纯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婊砸的心。媚笑了两声,用手指在常大鼻涕的白西装上杵了两下对他说道。

  “嗯哼,今晚你男人夜班吧?”将房间号告诉了两个妹子,目送她们进了电梯之后,常大鼻涕拿出手机打了出去。

  “你倒是记得清楚,今晚过来吗?”电话里一女的娇嗔着问常大鼻涕道。常大鼻涕就好有夫之妇这口,其他的要说起来,他还真没什么兴趣。

  “不去你家了,不安全。你出来吧,还是老地方!”常大鼻涕对着电话说了句。去她家?万一她男人半道杀个回马枪。又或者她跟她男人合起来演一出捉.奸.在床的戏码,那自己不是找亏吃么?常大鼻涕好色,却没有被这个色给冲昏了头脑。

  “那个常大鼻涕,以前有没有跟你联系过?”出了酒店的门,我看着颜品茗一身性感的晚礼服,打消了压马路回去的想法。伸手拦了一辆的士,上车之后我问她。这货看女人的眼神,就跟曹查理在影片里看女人的眼神相差仿佛。

  “我天天在你身边,谁跟我联系过你还不清楚?他呀,要不是这次老师跟他联系,或许这辈子他都找不到我的联系方式。对了,你说我要不要换个手机号?”颜品茗风情万种的瞥了我一眼,然后轻声说道。

  “换号?没那个必要。换一次号又要重新通知那些亲戚朋友的,忒麻烦。况且,你换了号总不会不告诉你的老师们吧?只要他们知道你的号,常大鼻涕一准也能知道。有一说一,这小子要是敢对你纠缠不休,说不得我得把他的第五肢给废了。”我轻嗅着颜品茗身上的体香,有些意乱情迷的说道。这不赖我...冬天过去了,春天来了。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沙滩上,雄海龟正趴在雌海龟的背上...恍惚间,我的耳边似乎响起了动物世界里赵老师的解说声。

  “噗嗤,你这人说话怎么越来越不着调了!”颜品茗似乎对我表露出的态度很满意,一伸手在我腰间拧了一把笑道。

  “下次我也要去!”回到家里,顾翩翩就冲我嘟着嘴来了一句。

  、永"久,免“5费看M-小说T

  “下次?下次咱们哪儿不去了。这种聚会最没意思了,大家都是在那里攀比着。以后在家待烦了,咱们直接出去旅游多好。”看着茶几上放着的半碗面条,我很是心疼的走过去轻轻抱了抱顾翩翩在她耳边说道。没办法,今晚去给颜品茗当挡箭牌,带上顾翩翩也实在有些不方便。万一丫头吃醋了,当场把我给拆穿了,我估计那个常大鼻涕真的会对颜品茗纠缠不休。

  “我饿了!”丫头心里还是不爽利的,看了看面前已经凉掉的半碗面条,嘟着嘴对我说道。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心中对丫头有愧,我决定今晚啥都顺着她。

  “我想吃面!”看着面前的半碗面条,丫头给我来了这么一句。

  “你煮的面好吃!”丫头拉着我的手轻轻甩动了两下撒着娇。她很少撒娇的,正因为少,对于我来说才弥足珍贵。于是,贫道决定使出浑身解数,去厨房为她煮上一碗面。

  “常思东...我这边出事了!”常大鼻涕正准备大战三五个回合,就接到了鲁易发打来的电话。

  “怎么了?”常思东从床上翻身下来,将浴巾围在腰间问道。

  “出人命了...你想个办法把事情解决掉!”鲁易发看着床上两个已经断气的妹子,一伸手将那只正在吸吮着她们体内鲜血的粉红色蛊虫给招了回来说道。他没想到蛊虫会在今天进化,要是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让常大鼻涕安排人过来的。蛊虫进化的时候,需要吸吮人的精血化为己用。鲁易发炼了几十年蛊,蛊虫进化的事情,还是今天才第一次遇到。蛊虫能进化,代表着移情蛊的能力又进了一步。多少蛊师,一辈子或许只能进化成功一只蛊。看着在掌心爬来爬去的蛊虫,鲁易发心里是又喜又烦。喜的是他终于有一只进化蛊了,烦的是弄出了人命。

  “你...把人玩死了?”常大鼻涕闻言一惊。他不知道这个鲁易发的战斗力居然有这么强。

  “不是,是蛊...跟你说不清楚。你赶紧过来处理掉吧。不然我连夜就走,你那事我也管不了了!”鲁易发起身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电话那头的常大鼻涕说道。

  “别急别急,让我想想,这可是死了两个人,不是死了两只臭虫!”这么大的事情,常大鼻涕三十年来也是第一次遇到。闻言他顾不得再跟床上的女人亲热,挠着头说道。

  “奥哟,这么晚了常老板过来有事?”半个小时之后,常思东驱车到了蟠龙阁门口。正在大堂里打着瞌睡的保安听见门响,抬头一看,赶紧起身迎了上来问道。

  “朋友找我有点事,值夜班很辛苦吧?拿去买包烟抽!”常思东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拿出钱包从里面抽了一张百元钞票递保安手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