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59章 事发
  “死者死亡时间大约是昨天晚上十二点到两点之间,尸体上并没有明显致死痕迹。死者生前发生过X行为,不过从痕迹上来看,应该不是强暴。”法医粗略的检查了一下尸体,对身后捂着鼻子的许海蓉说道。

  “谁报的警?”许海蓉示意法医将尸体抬到车上去,然后回头问正在维持着持续的干警道。

  “那个女的!”一个刚刚录完笔录的警察闻言,回身一指站在远处正安抚着孩子的妇女道。

  '/d首9发

  “这是笔录,队长你就别去问了。尸体是那个孩子发现的,小孩儿吓够呛。”见许海蓉还要去问一次,那个警察轻拉了她一把说道。该问的他都问了,也全部都形成了文字记录。孩子本来就吓个半死,再去问,别前脚死两个,后脚又疯一个。真成那样的话,最后挨骂的是全体穿警服的。工作归工作,可是也得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不是。

  “钓鱼钓上来的...大家都查仔细一些,任何一个疑点都别放过!”看了那个警察一眼,许海蓉从他手里拿过笔录粗略的看了看,然后将笔录还给人家转身说道。

  “多好俩姑娘,怎么就死了呢?”围观者中有人一边叹息着,一边偷摸着用手机拍着照。

  “关键是一丝不.挂,肯定是遇上流氓,先那啥了完了才杀的人!你说这些牲口也是,那啥就那啥了呗,你害人家性命干嘛?”有人在那里附和着道。

  “你咋知道那啥了呢?别是你小子干的吧?”有人在一旁抬起了杠。

  “你和你媳妇儿穿着衣裳那啥呀?”闻言那人一眼瞪过去问道。

  “队长,这里有几枚脚印!”靠近池塘的地方,泥土都会比较湿润。一个警察蹲着身子侧着头仔细看了半晌,这才开口招呼起来。

  “取样!”许海蓉闻言心中一喜。不怕你作案,就怕你办点痕迹都不留。既然留下了痕迹,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顺藤摸瓜了!

  “队长,这是验尸报告!”隔天,法医就把验尸报告送到了许海蓉的办公室。

  “嗯?体内没有血液?双.乳中间有一个微创,心脏部位也有?什么意思!?”许海蓉拿起验尸报告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提出了几点疑问。人就算是死了,在短时间内体内也应该存在血液的,怎么可能没有血液呢?然后胸前有微创,心脏也有又是什么鬼?难道说,有人拿了一种极细的凶器,刺穿了死者的心脏才导致死亡的?

  “事实就是这样,两个死者的体内半点血液都没有,整个人就像是被吸空了的酸奶盒?差不多是那个意思。而据检查的结果,死者胸前存在一个绿豆大小的创口。创口的边缘并不整齐,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破的一样。创伤由胸前起始,贯穿了死者的横膈膜,最后抵达的心脏。”法医耸了耸肩膀,自顾倒了杯水喝了两口之后对许海蓉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许海蓉被法医绕得有些晕。夺下了他手中的水杯之后问他道。

  “死者好像是被什么虫子,咬破了皮肤进到了体内,钻进了死者的心脏造成了她们的死亡。之后,出于某种嗜好,又或者是需求,虫子吸光了死者的血。。如果按照验尸结果来看,这种说法我觉得是最贴近事实的。只是队长,这种说法是不是荒诞了一些?”法医官靠在许海蓉的办公桌前环臂抱胸说道。

  “知道荒诞你还说出来?去忙去忙,别在我这里晃悠!”许海蓉闻言心里惊了一下,然后她挥手对法医官发出了逐客令。姨妈巾拍鬼的事情她都做过,法医官看似荒诞的说法,她其实听到心里去了。

  “那几枚鞋印调查得怎么样了?”送走了法医官,许海蓉转身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就打了出去。

  “初步判定,这几枚鞋印应该是分属于三个人。”负责调查的刑警接到许海蓉的电话后向她汇报道。

  “三个人?”许海蓉闻言皱了皱眉!

  “其中两枚应该是属于两个成年人,剩下的一枚应该是一个孩子的。我在想,属于孩子的那枚脚印,应该就是早上报警的那个孩子的。”刑警翻看着资料对许海蓉说道。

  “说说那两枚成年人的!”许海蓉走到椅子前坐下问道。

  “一个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米八零之间,体重...估算的结果超过两百斤。另外一个,身高大约在一米七零到一米七三之间。体重,好像也超过了两百斤!?队长,是不是我算错了?不应该啊...”刑警看着自己计算出来的结果,挠了挠头有些心虚的问了许海蓉一句。

  “不,你没有算错。我想,这件案子可以定性为谋杀了。你忘记了除掉死者的重量,就是说,死者是被那两个成年人背着走到池塘边,然后抛尸的。只是他们没想到,隔天早上尸体就被一个钓鱼的孩子给发现了。根据鞋底的花纹还有尺码,先查鞋,然后再查小城都有哪些地方在卖这种鞋。工作量很大,同志们都辛苦辛苦。等案子结了,我请大家吃饭!”许海蓉靠在椅背上,抬手轻轻揉着自己的眉心对属下说道。她现在明白,为什么以前刘建军在的时候,老喜欢用手去揉眉心了。压力啊,脑仁儿疼。许海蓉轻叹一声,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然后走到窗边看着外边的车来车往。

  “你说,昨晚上那事...”死过人的房间,黑西装无论如何是不会再住了。在常大鼻涕的安排下,他换到了另外一家酒店入住。一进门,黑西装就问了常大鼻涕一句。

  “没事,昨晚上啥事都没有。我一直在家睡觉,哪儿也没去。”常大鼻涕现在最怕听到的两个字,就是昨晚!闻言,他点了一支烟狠吸了两口说道。

  “小学改建招标那事啥时候开始?早点办完我早点回去,进了山,就算事发他们也拿我没辙。”黑西装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回去了。想当年,游击队藏在山里,几万国军进去围剿都没找着人。他就不信,现如今为了这件案子,会派上几万人去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