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62章 卖蛊
  “你回来啦!”在山下租住在一家小宾馆里的鲁易发,伸手拈起从窗台外头爬进来的那只绿油油的小虫子,伸手在它脑袋上轻轻触碰了一下说道。蛊虫跟他性命相交,他死了蛊虫活不了,蛊虫死了他同样也活不成。这只蛊,是从谢剑桥那里回来的。而谢剑桥本人,此时则是躺在医院正接受着治疗。

  “小绿,等小粉回来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回家去!”手托着那只蛊虫,鲁易发看着它那对如同米粒般大小的眼睛说道。

  “哼!”很慎重的将小绿放进嘴里,任由它爬进了自己体内,鲁易发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抽搐。那种感觉,就跟有人在他的心上狠捏了一把一般。

  “不好,移情蛊出事了!”鲁易发喷出一口老血,眼前一阵发昏,踉跄了两步跌倒在地上。

  “电视台有熟人吗?”我用道符裹着那条粉嫩嫩的虫子把玩着,随手给张道玄打了个电话。

  “电视台啊?师兄有事?我给你找找,待会给你打过去!”张道玄对于我的事情很上心,说完把电话一挂,就去他的朋友那里打听起来。

  “倒是认识个编辑,师兄啥事啊?急不急?”刻把钟之后,张道玄就找好了关系,然后给我回了个电话。

  “帮我在电视台发条滚动的广告!”我看着在手中不停挣扎的蛊虫,对张道玄轻声说道。蛊虫对于蛊师的重要性,我也略有耳闻。既然他的宝贝落在我手里了,那么我就要用这个宝贝将他给钓出来。想对我身边的人下黑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打广告?”张道玄不知道我有啥事是需要去电视台打广告的。

  “广告上就写出售虫子,有意者电联...只售三天,过期不候!”我没有对张道玄解释到底为什么打广告,只是在电话里将广告词告诉了他。

  “师兄,你又开始做虫子的生意了?”张道玄心里纳着闷,这意思是不卖花圈,要改行的节奏?

  “别问那么多了,连续三天,在电视台做文字滚动播出,能办到不?”我打断了张道玄的问话对他说道。

  “只要给钱,别说三天了,就是三年也没问题啊!只是不知道电视台的广告排满了没...”张道玄闻言没有再追问下去。

  “排满了这三天也给我腾出空来,要不然我找你帮忙干嘛!”我揉揉鼻子说道。

  “完了,我的移情蛊...”瘫倒在地上的鲁易发缓过神来,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一翻身爬起来哭丧着脸说道。他觉得自己心头空荡荡的,和移情蛊之间的联系也是时断时续。他知道蛊虫落入了他人只手,目前看来,虫子应该还活着。能够拿住蛊虫的,就不会是一般人。拿住了蛊虫却又不下死手,难道事情还会有一丝转机?鲁易发心里侥幸着。

  晚饭胡乱吃了点,鲁易发面色深沉的回到了房间。他很想循着自己和蛊虫之间残留着的联系找过去,可是他又在害怕自己冒然行动,会将对手彻底激怒。将电视打开,他靠在床头愣愣的出着神。“如果对方愿意将蛊虫还给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鲁易发点了支烟,皱着眉头在心里想道。

  “出售虫子,有意者电联...只售三天,过时不候!”鲁易发眼中无意间扫到了一条文字广告,最开始他还没有在意,可是当这条广告接二连三的出现之后。他心里暗暗就琢磨开了,难道是对方在通过广告向自己发布信息不成?翻身滚到床头柜上的电话机旁,鲁易发照着广告里的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喂!”我正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就听见手机响了。从兜里摸出来一看,是本市的一个座机号码。琢磨了一下,我将电话接通了。

  “喂,你有虫子要卖?”电话里,一个让我觉得有些耳熟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敢肯定,这个声音我一定在哪里听到过。

  “是!”我嘴里轻声回了一句,然后闭起眼睛开始回想起到底在哪里听到过对方的声音。

  “什么样的虫子,怎么卖?”对方迫不及待的追问起我来。

  “粉嫩粉嫩的,怎么卖,就要看你舍得出什么代价了!”我缓缓睁开眼睛,将身体窝在沙发里对他说道。

  “我身上有两万块,全部给你,你把虫子卖给我!”对方鼻息明显粗重了许多,毫不迟疑的就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两万块...你觉得我会缺那两万块?又或者说,你认为那条虫子仅仅只值两万块?”我冷笑一声说道。两万块,放在两年以前,对于我来说或许算得上是一笔巨款。可是现在,两万块我真的没有放在眼里。再者说,你动手在先,失手了仅仅只付出两万块就想把事情给了了?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年轻人...不要那么贪得无厌!”对方这句年轻人,顿时让我想起了他是谁。常大鼻涕桌上的那个黑西装,我几乎可以肯定现在跟我通电话的,就是他!居然是他,他原来是个蛊师,难怪在桌上那么嚣张。

  %永久a免费u看小说:

  “买卖买卖,你买我卖,觉得价钱不合适,咱们可以谈。实在谈不拢,顶多我把虫子一脚踩死。”知道了对方是谁,我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不怕明面上的对手,就怕藏在暗处的敌人。

  “这条虫子,差点害死我的亲人,换做是你,你会善罢甘休么。两万块,我身边的人,哪怕掉一根头发,都不止这个数。你想想吧,看看你能拿得出什么条件来交换这条蛊虫。我的话说得够明白了吧!”我捏着那条蛊虫,开门见山的对黑西装说道。

  “有话好说,千万别伤害它!”黑西装急眼了,声调变得尖锐了许多。

  “那么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我的亲人下蛊?”我沉声问了他一句。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会有原因的。就算是精神病患者对人动粗,也是因为他看对方不顺眼。原因,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