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73章 所为何事
  “你到了没有?住处找到了没有?吃了晚饭没有?”天刚擦黑,我就接到了顾翩翩的电话。电话才一接通,就听见她接二连三的在那里关切的询问着我。这是这妞第一次在我出门的时候打电话过来表示关心,也不知道是不是颜品茗跟她面授机宜过。要知道以往她可是不会这么干的。

  “到了,在宾馆里,待会下去吃饭!你呢?在家乖不乖?晚饭吃了没?”能得美人关心,让我心情顿时美丽了不少。我半靠在床头,在后腰处垫了个枕头跟她煲起了电话粥。

  “刚刚吃完,今天我又跟品茗姐学了一道菜,等你回家了做给你吃啊。帝都的妞漂亮不?你眼珠子没掉地上吧?”顾翩翩在电话里娇声说道,言语中对我充满了不信任。好吧,贫道只是喜欢看看美丽的事物而已。

  “额,没注意看,事儿多着呢。”我揉揉鼻子对她说道。

  “事儿多,这回是谁找你帮忙来着?你真是交游广阔,就连帝都有人要你帮忙了。”顾翩翩一直对我隔三差五的出门耿耿于怀,但是她又相信我不是一个乱来的人。闻言追问我道。

  “这个,我说我现在算是国家公务员你信不?”我觉得,关于天组的事情虽然不能对她明说,但是旁敲侧击的透露一丢丢,也不算泄露国家机密吧?

  “公务员?噗...你卖花圈都能公务员,你让人家每年参加考试的人活不活了?”顾翩翩显然不相信我的话。

  “看看,跟你说实话你还不信。反正你要相信我,我出来都是在干正事。”既然顾翩翩不信,我也就不再往下多说了。因为她是个疑心宝宝,想要她相信一件事情,除非把这件事原原本本,事无巨细的全部对她说清楚。

  q正版N首*发@'

  “好好好,相信你干的都是正事。话说你在外头,要记得按时吃饭,按时休息。干活别那么拼命,干活的人到处都有。可是咱们家,你是唯一的,记住了没有?”顾翩翩很温柔的在电话里对我叮嘱着。咱们家,唯一,这些词儿听到我耳朵里,让我的心暖暖的。

  “这妞,啥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人了?”一直将手机打得发烫,我才跟顾翩翩互道了晚安,然后挂断电话在那里自言自语着。跟她在一起也有小两年了,她在我心里一直是那种不是很粘人,有点孤傲,偶尔会撒点小娇的女子。将手机揣回兜里,我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然后决定下楼去找吃的。夜幕已经降临,走在陌生的街道上。听着路人嘴里带着儿话音的对话,我拐进了宾馆附近的那条小胡同里。

  胡同不算长,约莫2-300米的长度吧。这个点,正是人们晚饭的时间。顺着胡同来回走了一遍,我找了一家人最多的馆子走了进去。没办法,外地人不知道哪家好吃,只有从食客的多少来判断厨子的手艺了。进门之后我迅速往人家桌上扫了一眼,然后照葫芦画瓢的点了两道人气最足的菜后,坐到了一处靠窗的小桌跟前。窗外那些骑着自行车,电动车的行人,没有让我觉得帝都人民跟其他地方的人民有什么不同。也只有走在宽阔无比的大街上,看着间或驶过的豪车和时不时出现在眼里的警察或者武警,我才感觉到这里和小城最大的不同之处。

  埋头扒了两碗饭,将面前的菜都一扫而空之后,付过帐我迈步走出了餐馆。看了看时间,并不是很晚,我决定在周围走走。这是我的习惯,每到一处,除了住,食,之外。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摸清楚周围的路况还有那些标志性的建筑物。那些建筑物,将是指引我方向的指南针。因为我有个最大的缺点,出了门就不分东南西北。

  绕着下榻的宾馆走了两圈,在确认自己不会迷路之后,我这才返回了住处。洗过澡,将内衣清洗好晾在衣架上,开着电视我就上了床。这也是我的习惯,住宾馆的时候会把房间里的灯都关掉。然后将电视打开,将音量调节到若有若无的状态,然后伴随着忽明忽暗的电视屏光入睡。

  “叮咚!”除了中途醒过两次,其余的时间倒也算睡得不错。就在我半梦半醒之间,就听见房间的门铃被人按响了。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的精神状态迅速清醒过来,我一翻身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就往外看去。

  “老沈,早啊!”看清楚来人之后,我将门打开,侧着身子将门外站着的老沈让了进来。老沈后头还跟着个姑娘,细一看,正是很久不见的马悦。那个喜欢穿皮衣皮裤,头扎马尾,拳脚功夫很好的姑娘。好吧,姑娘,问题是我现在只穿着一条裤衩。在姑娘的怒目而视下,我赶紧跑进去三两下将衣服穿戴整齐之后这才道貌岸然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早,休息得不错?”老沈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指了指外头已经高悬的太阳对我说道。

  “额,居然9点了!”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这才耸耸肩表示已经不早了。

  “送给你的礼物,以后看时间别老拿手机了,跌份!”老沈手一抬,马悦见状连忙从随身的坤包里摸出一个四方盒子递他手里。将盒子抛给我之后,沈从良坐到沙发上对我说道。

  “手表?”我打开盒子一看,里边俨然是一块外壳做工十分精良的手表。

  “戴上,里边有定位。这样你走到哪里,我们都能知道你的位置。不是监视你,你入行也不短了,知道组织上不会干这种事情。只是方便在接下来的任务中,组织上能够随时得知你的动向而已。毕竟,这次的事情有点严重。或许在任务过程中,你并没有时刻跟我们保持联系的机会。”沈从良一席话,让我从获得礼物的喜悦中清醒了过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闻言,我将手表戴在腕子上,坐到床尾看着沈从良问道。

  “知道帝都地铁一号线的故事么?”沈从良从兜里摸出一个金属烟盒,从里面摸出两只烟递给我一支问道。

  “愿闻其详!”我将烟点着,吸了一口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