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675章 后来
  “他们之间别是发生了一段悱恻缠绵的爱情故事吧?”故事听到这里,我插嘴问道。

  “你小子就惦记着爱情。如果只是段爱情故事,你认为我会大老远把你从小城喊到这里来?”沈从良瞪了我一眼说道。

  Y◎K…永T3久y免5《费r4看&|小}说

  “支援工程的电工到了现场,逐一把线路都检查了一遍,把该换的都换了,并且三班倒在工地里值班。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一切都很正常。”沈从良起身将窗户稍微开大了一些,然后靠在窗边说道。

  “晓天,史文斌,你们俩怎么也来值夜班了?”丁香凌端着一茶缸稀饭,手里拿着半张饼正准备回值班室,冷不防看见了蹲在墙角正冲她嬉皮笑脸着的赵晓天。心头诧异之余,走过去轻踢了他一脚问道。

  “不是你来值夜班了么?他说他不放心,非要报名主动过来值夜班。”史文斌端着搪瓷盆在那里喝着稀饭,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

  “别听他胡说,我这是看夜班要多两毛钱的补助。多挣钱儿补助,家里的日子好过一些。”一向没羞没臊的赵晓天,很罕见的胀红了脸在那里辩解着。

  “你能不能少谈点钱...真是的。”丁香凌又踢了他一脚,然后一甩脑后的两根麻花辫,端着茶缸就走了。

  “我说,你喜欢人家干嘛不直接去说?老这么藏着掖着,人家能知道你喜欢她?还有啊,下次想来讨好人家别拉着我。这也就是我傻,你特么追小妞,我特么来陪着你熬夜。”史文斌将盆里的稀饭喝了个干净,伸出筷子从赵晓天碗里夹了一筷子榨菜扔嘴里说道。

  “谁让咱俩是发小儿呢?”赵晓天将碗里的稀饭一股脑倒进了史文斌的盆里笑道。

  “赵晓天...赵晓天?”后半夜,一口气拉了二十几车土石方到地面卸掉的赵晓天刚刚换班准备眯一会儿,就听见丁香凌在自己耳边连声喊着。

  “怎么了?我可没偷懒,该我干的活儿可都干完了。”赵晓天不知道从何时起,很在意丁香凌对自己的看法。懒这个字,在当时来说就相当于现在的穷,是很让人看不起的。他不希望丁香凌看不起自己。

  “不是不是,你来!”丁香凌鬓角沾着几滴汗珠,小脸通红的伸手拉住赵晓天的胳膊将他向外拉去。

  “你们俩干嘛?算了,我什么都没看见!”史文斌被两人的对话给吵醒了,睁开眼见他俩在那里拉拉扯扯的,下意识开口问了一句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妥,翻个身将安全帽扣在自己脸上准备继续睡觉。

  “怎么了?”打了个哈欠,赵晓天跟随着丁香凌深一脚浅一脚的顺着坑道里昏暗的灯光向外走去道。

  “你看看那边,是不是有人?”出了坑道丁香凌身体有些哆嗦,她闭着眼抬手指了指眼前堆满了杂物,搭盖着简陋的顶棚的院子问赵晓天。这里是配件仓库,里边堆满了各种机械的零配件。丁香凌晚上就是负责在这里看库房。库房里一盏40瓦的灯泡孤独地悬挂在那里,照亮着周围10几米的范围。

  “没人啊,怎么了?”赵晓天听丁香凌这么说,随即拉着她的手将她掩在身后,从货架上抽出一根米多长的钢管来四下打量了一番道。

  “呼,吓死我了,可能刚才打了个盹,人有些迷糊吧!”丁香凌闻言睁开眼睛看了看,然后挣脱了赵晓天的手轻拍着胸口说道。

  “到底怎么了你?”赵晓天知道丁香凌是个泼辣的姑娘,等闲事她根本不会跑这么远去把自己给喊过来。工地上人多,他担心是不是有流氓半夜过来骚扰丁香凌。要真那样,他决定先去把那孙子开了瓢再说。

  “没事,没事,肯定是我睡迷糊了!你回去休息吧,待会又要换班了。明天早上下班一起回去?”丁香凌再泼辣,也终究是个姑娘家。眼看赵晓天紧张自己,心里也是泛起一丝小得意。

  “好啊,天亮下班我来接你。”说起来,这算是丁香凌第一次约赵晓天一起下班。赵晓天暗暗握了握拳,然后喜不自胜的道。

  第二天早上7点半,赵晓天去公共大澡堂匆匆洗了个澡,然后迈步就往丁香凌的库房里走去。路上,他翻了翻衣兜,里边放着两毛钱,是刚才在工地上领的补助。“权当没有了,待会在食堂买个肉菜给丁香凌家送去!”赵晓天摸了摸那张才到手的毛票,心里暗暗决定着。

  “都围这儿干嘛?”往前走了几步,赵晓天就看见丁香凌值班的库房门前围了一群人。几个身穿着白色警服的公安正在那里忙前忙后着。一辆画着红十字的救护车停在门前,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正抬着担架往仓库里走。赵晓天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迈开步子跑过去就要进仓库。

  “出去!”一个公安一伸手将赵晓天给推了出来。

  “同志,里边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朋友在这里上班。”赵晓天急了,拉住人家的胳膊就问道。公安没有理会他,只是接下来,赵晓天却看见满面苍白,双目紧闭的丁香凌被医生用担架从里边给抬了出来。

  “丁香凌,你怎么了?”赵晓天使劲挤过去,一把握住丁香凌的手连声问道。

  “松开,不许趁机耍流氓!”一个公安走过来,将赵晓天架到一边喝道。赵晓天一咬牙,抓住公安的胳膊就准备跟人动粗。

  “今天早上我来接班,就看见小丁躺地上呢。你也别太着急,人还有气,送医院去抢救一下,没准就醒过来了。或许这段时间她连轴转太辛苦了吧。”一个身穿着绿军装,一头齐脖短发的姑娘见赵晓天急得要跟公安动手,赶紧走过来劝住了他道。

  “后来呢?”我走到桌边,从小货架上拿了一包薯片扔给静坐在那里的马悦,然后靠在桌子上追问着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我猜想,故事说到这里,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接下来的故事,才是这次沈从良把我从小城叫到这里来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