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02章 国之重器
  “台北故宫博物院座落于台北市士林区至善路二段221号,建造于1962年,1965年夏落成。占地总面积约16公顷。为仿造中国传统宫殿式建筑,主体建筑共4层,白墙绿瓦,正院呈梅花形。院前广场耸立五间六柱冲天式牌坊,整座建筑庄重典雅,富有民族特色。大家请跟我来.....”时间紧迫,当晚我彻夜未眠将地形图全都记了下来。次日一早,莫妞就陪着我来到了故宫博物院的门前。一队游客正在导游的讲解下迈步往里走着,我抬头看了看牌坊正中雕刻着的天下为公四个大字,跟莫妞手挽着手也是跟在队伍后头向里边走去。

  “这里,前方五米拐角,有探头......这条路上会有人不定时巡视。”莫妞带着我缓步前行的同时,不时地提醒着我。我一边观察着四周围的环境,一边让它们跟我脑海中的地形图相互重叠起来。

  “毛公鼎,为西周晚期毛公所铸国之重器。于清道光二十三年出土......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个传说,相传夏朝初年,夏王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献青铜铸九鼎以镇天下。可是天长日久,若干岁月之后九鼎却是不知去向。有人说用毛公鼎暂代一时亦可,虽不如九鼎那般能护佑九州,却也能暂时让国运昌隆,毕竟毛公鼎可是有着一鼎抵尚书之称......”沿路上了博物院的二层,在二层正中央那个独立开辟出来的展室内,导游正站在展室里唯一的一件展品跟前对游客们讲解着。

  毛公鼎高约50厘米,鼎口直径约莫40多厘米的样子。三足,双耳,看起来很是端庄稳重。只是它被放置在一个四面透明的防弹玻璃柜当中,展室四周布置了不下六个探头。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保护措施,我压根是一无所知。这让我觉得想要获得它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准备好了么?任务需要你独自完成,进去的人越多就越容易暴露。我会在这里接应你,然后跟同志们会和,护送你前往金门坐船返回国内。不要担心,海上有我们的舰船,空中有我们的飞机,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竭尽全力保护你和毛公鼎的。”将地形都摸了一遍,莫妞挽着我的胳膊跟我走出了博物院。走到一处下水道井盖跟前,她假意蹲身整理着鞋带对我说道。看来,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博物院,我必须要做一回下水道的老鼠了。

  “应该没问题了,我决定今天就动手,免得夜长梦多。”地形我都摸清楚了,博物院里的监控和安保也大致上都了然于胸。事情成不成,说实话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成功还是失败,总得做了才能知道。

  “好,那现在我们就回去。你白天什么都不用管,安心休息。需要的设备,我们会帮你准备妥当的。”莫妞起身跺跺脚,然后笑靥如花的挽着我的胳膊,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说道。这个调调,不管是谁看在眼里。都会认为我们是在谈恋爱,而不是在密谋从博物院里拿点什么东西走。

  ◎}看p{正6N版…章C节上(

  “这是夜视仪,就算你身处暗处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这是纳米背囊,可以承受住铜鼎的重量,得手之后你把鼎兜在里边就行了。这是麻醉枪,里边有八发麻醉针。万一被安保发现,可以让他们在两个小时之内失去意识。这粒药丸,可以帮助你提高力量,足够搬得动铜鼎。时间持续半小时,但是会有后遗症,半小时之后你会失去抵抗力。所以吃下药丸之后,你就只有半个小时时间支配了。”一个白天什么都没做,我就盘膝坐在床上静坐了。等到夜里八点钟,莫妞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跟随她一起进来的,还有几个素不相识的同仁。

  “夜视仪我不需要,其他的东西我带上。”我将碍事的夜视仪退还给莫妞,然后将背囊背在身后调节了一下背带道。我有开眼咒这种比夜视仪好用得多的东西,能够为自己减轻一点重量是一点吧。

  “它可以帮你发现红外警报器。”莫妞将夜视仪拿起来放到我手中说道。

  “我有办法,真不需要这个东西,戴头上碍手碍脚的。”我将夜视仪放到床上,然后起身将枪套挂在后腰上说道。见我一再坚持,并且显得胸有成竹,在场的同仁们也没有再强迫我带上那个厚重的玩意了。

  “吃点儿东西吧!”等我把装备都带好走到客厅,莫妞端来一杯牛奶和两块三明治对我说道。任务之前不能吃太饱,就如同运动员比赛之前那样,不吃不行,吃多了更不行。我拿起三明治三两口吃下去,然后端起那杯温牛奶一气儿灌完,拍拍肚子示意自己准备好了。临出门的时候,我听见打身后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衣袂舞动声。回头一看,却是同仁们站在那里齐刷刷对我敬了一个军礼。我冲他们点点头,然后跟在莫妞身后径直下到了楼下钻进了一辆黑色的SUV里。

  “车就停在这里,我在这里等你。”将车停靠在窨井盖的外侧,利用车身巧妙地遮挡着窨井盖和正在搬动盖板的我,莫妞下车靠在车头处点了支烟轻声说道。

  “哐啷!”搬开窨井盖,我顺着里边的铁梯钻了进去。念起了开眼咒,漆黑的下水道里顿时一览无遗。转身勾手将窨井盖重新盖上,我才踩着梯子下到了下水道的底部。比起国内的下水道来,这边的下水道要开阔一些。起码人在里边,能够直得起腰来行走。一群老鼠正在在那里进食着,听见脚步声,它们纷纷停止了咀嚼,齐齐抬头向我这边看来。

  “吱吱!”也许是因为很少见人,所以我从它们身边走过的时候,它们也不觉得害怕,甚至不知道避让。一脚从一只圆滚滚的老鼠身上踩过,将它踩得惨叫一声,我头也不回地沿着下水道向博物院方向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