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09章 论功行赏
  又一次来到了帝都,等我从飞机里走出来的时候,赫然看见了等候在那里的沈从良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其他人。不过我知道,这些人都是领导。起码在级别上不会低于沈从良太多,也有可能会高出他那么一点点。吃下那颗药丸之后,我的身体已经康复得七七八八了。走到沈从良身前,他张臂拥抱了我一下,然后伸拳在我胸前擂了一把。

  “辛苦了!”沈从良递了一支烟给我,然后亲自替我将烟点上说道。他的这番做派,顿时引起了旁人的关注。因为在此之前,除了一号和极个别的首长之外,沈从良似乎还没有给任何人点过烟。

  “上车,你抓紧休息一下,我们去天坛。”沈从良拍拍我的肩膀,不等其他人凑过来就将我引向了停靠在一旁的红旗车前说道。那两个女医护兵,也是亦步亦趋的紧随我左右寸步不离,似乎她们一离开我,我就要挂掉似的。

  “唉?老沈,这车不错,便宜点卖我一辆?”坐上了红旗,我尝试着在座位上颠了两下,然后对坐在副驾上的沈从良说道。

  “办完事你来找我!”沈从良居然没有推辞,而是满口答应了下来。这让我心里就有些奇怪了,这货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这次的任务完成得不错,就算奖励你的吧。”沈从良随后的话,才让我意识到这个鼎或许真的对国家很有用处。

  “车牌,也帮我弄一个呗。就跟前头那辆那样的就行,它是京AG2632,你给我弄张牛点的,京AG6666怎么样?我这人就喜欢6啊8的,反正你看着办。”我指了指前头带着路的那辆奔驰对沈从良说道。

  “你...再说吧。”沈从良这回没有那么痛快了,似乎弄这个车牌对于他来说,也有些难度似的。京AG到底啥来头?能比一辆防弹红旗价值还高?我靠在座椅上暗暗琢磨了一句。

  到了天坛,沈从良吩咐几个黑西装将鼎抬了进去。等四周的警备力量全都散开之后,他这才跟我携手走到了阶前等候在那里。又过了一会儿,一个熟人出现在我眼帘里。可不是熟人么,全中国人的熟人,一号从车里下来,在警卫的保护下朝这边走着。我的小心肝儿随着他的临近,有些不争气的加速跳动着。

  “程小凡。”一号走到阶梯前停下了脚步,先是跟沈从良握了握手,然后回过身来将手伸到我面前笑着叫出了我的名字。

  “首长同志好。”我连忙双手迎了上去,轻握着一号的手向他致敬道。

  “辛苦了!”等我将手松开,一号对我点点头说了一句,然后迈步走向了天坛。

  “一号干嘛呢?怎么进去了这么老半天。”站在外头等了约莫半个钟头,我稍微挪动了一下脚步悄声问了沈从良一句道。

  “嘘,别多嘴多舌的,站好了。”沈从良瞪了我一眼道。又过了十来分钟,一号终于红光满面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他脸上微微露出的喜意,似乎刚才办成了一件合心意的事情一般。

  》k正(Q版z(首'发G1

  “在帝都多休息两天,有什么要求,可以跟组织上提一提。”一号先后两次跟我单独谈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对我多加了几分关注。

  “那个,首长同志,我想要一块牛一点的车牌...”一句话出口,沈从良恨不得一脚踹到我身上。找一号要车牌,全国怕是只有我敢干这事儿了。

  “沈从良你去办。”一号愣了愣,显然也没想到我会当着他的面提出这个看起来很荒唐的要求来。缓了缓脚步,他老人家直接把这事情交给沈从良去办了。

  “那啥,记住京AG6666或者8888啊...”目送一号离去之后,我扭头嘱咐了沈从良一句。

  “滚蛋!”沈从良终于忍无可忍的一脚踹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咬牙切齿的对我怒道。

  “长江流域的雨,这两天应该就能停了。”坐回那辆合了我眼缘的红旗,沈从良忽然没头没脑的对我说了一句。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家应该也遭灾了。当机立断,我立马拿出电话给家里拨打了过去。

  “我在帝都,过两天就回来,家里还好吧?没被水淹吧?”电话是顾翩翩接的,才一接通电话,跟她寒暄了两句之后我接着就问道。

  “我们家地势高,没什么事情呢,就是住在江边的人比较惨,大水都淹到腿肚子那里来了。”顾翩翩在电话里对我说道。听她说家里没事,我悬着心才放了下来。

  “好好儿在家呆着,淹水了,哪儿也别去,学校放假了没有?别让学生上课了,太危险。”我紧接着问顾翩翩道。

  “早放假了,什么时候水退了,再通知他们回来上课。”顾翩翩在电话里答道。

  跟顾翩翩说完话,打听完家里的消息之后,我接着又给乡下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已经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并且有军人在那里防汛抗洪,我心里才踏实了一些。任何时候,军人都是我们的后盾。有了他们的存在,老百姓才能够无惧危险。

  在帝都休息了两天,等身体完全康复之后,那两个医护兵才离开我返回了本职岗位。而沈从良也将一辆全新的红旗防弹车送到了我的面前,车上的牌照赫然是京AG6666。

  “你,不会要我自己开回去吧?说实话,我连刹车和油门都分不清楚的人......”我绕着车来回走了两圈,然后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感受了一把,这才出来对沈从良弱弱的说了句。

  “你特么还敢再没出息一点么?”沈从良咬着牙顿了顿手里的拐杖对我说道。

  “那个,回去之后就考驾照。这车,你还得派人给我送家去。关于年检啥的,你到时候派人帮我办。还有,油钱啥的,能报多少算多少......”话没说完,就见沈从良扬起了手里的拐杖,我见状立马抱头鼠窜而去。

  “问你个事儿呗?莫妞她们,没啥事吧?”我安全回来了,可是对于莫妞她们,却始终有一分记挂。临离开帝都的时候,我问了问前来送行的沈从良,想要从他这里打听一下消息。

  “她们安全,你不用担心。车我会派人给你送回去,你小子回去就考驾照知道不?”沈从良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找人代考行不?”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不行。因为沈从良的拐杖,已经敲在了我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