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16章 弱势群体
  因为堵路的原因,四车道变成了一车道。所有的车都见缝插针的如同蜗牛一般向前挪动着,面对着这种情况复杂的路况,我决定让体内的顾纤纤暂时代替我驾驶。好吧,这也是一种鬼上身。我潜伏在自己体内,在那里暗暗揣摩着顾纤纤在各种情况下的操作,同时将她的反应记在心里。想要成为老司机,就要多想,多看,多操...作!

  “我女儿不是寄女,你们不能这么无耻只听有钱人说的话。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你们不能在她死后还这么污蔑她...”红旗从被堵的路口缓缓驶过,一个50岁上下的中年人正在两个交警的拉扯下拼命在那里嘶喊挣扎着。在他的身前,横着一辆三轮车,车上挂着一张白纸,上头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中年人的皮鞋掉了一只在路上,被一辆皮卡从上边碾过。

  “有问题你可以向上边反应嘛,堵路可是违法的,咱不能干违法的事情不是?”一个20来岁的辅警架着中年人将他拖到了路边,然后捡回自己掉落在一旁的帽子戴上,喘着粗气劝道。

  “我堵路就是违法,草菅人命就不违法了?”中年人看着眼前滚滚的车流,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了起来。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男人的嚎啕,倒也引起了一些路人的注意。只是大家都是屁民,就算关注了,我想起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顾翩翩透过后视镜,看着那个坐在路边嚎啕着的男人,轻叹了一声。

  “怎么才来?嗯?买车了?这牌照是你的?前两天刚下的文,还要求各部门见到这个牌照不要大惊小怪,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惊慌,我心里还琢磨是谁有这么大能耐能弄到这么一副车牌呢,快进来快进来!”这次进老周家所处的那个高档别墅区,没有保安拦着要签字办手续什么的。在这块地方干久了,他们的见识也跟着在涨。能挂这副车牌的主,他们寻思着怎么地也不能去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京AG什么的他们不知道里边的意思,但是他们知道京A和那4个6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牌儿。将车停在老周家门口,才从里边下来,就看见老周还有周克琰从屋里走了出来。一瞅我的车和牌儿,两人当时就在那里抚额说道。

  “路上堵车,多耽搁了一个多小时。”顾纤纤将身体的主导权让给了我,我走上前去跟老周和周克琰握了握手说道。

  “现在不管在哪个城市,堵车都是正常的,区别只是在于堵在那里的时间是长还是短而已。辛苦了,进来喝茶,休息一下我们好好喝两杯。哦,我还忘了,你开车来的。今天就别回去了,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走。”周克琰将我们引进屋内,抬手虚指了一下沙发说道。茶已经泡好,我端起杯子呷了一口,水温正合适。

  看正S&版◇章o:节上ys

  “周老,你的收藏品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大开眼界。嗯?这位是程先生吧?周老经常在我们面前提起你。久仰久仰,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想不到程先生竟然如此年轻。”说话间,一个身穿唐装,脚踩布鞋,年龄约莫40来岁的儒雅男人从老周家的藏室里走了出来。抬眼在客厅里一扫,虽然在那里拱手道。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工行沪部分行的郑行长。跟小凡你一样,也算是我的一个忘年交。这位我就不用介绍了,程小凡,之前我在电话里提起过的。你们两个说起来,都是年少有为的才俊,今天务必要多喝两杯亲近亲近。”老周知道我抽烟,转身从吧台里拿了一盒特供放到我面前介绍道。

  “我哪里算得什么才俊,程兄弟才是,才子配佳人,这要是在过去,必定是一段佳话。你好,鄙人郑诚,诚实的诚,初次见面请多关照。”郑诚迈步过来,跟我握了握手后又对坐在我身边的顾翩翩伸出手道。这是一个极其圆滑的人,三言两语之间就能跟人拉近距离。

  “小凡一路开车辛苦了,入席吧,咱们边吃边聊。”等我抽过一支烟,将茶水喝完之后,老周这才吩咐家里那个年轻貌美啥都大的保姆开始上菜。

  “都是自己人,能喝多少喝多少,我也不劝。小凡你说好我就停!”入席之后,郑诚抬手起开一瓶南春往我杯子里斟着酒道。我看着面前这个圆头圆脑的玻璃杯子,心里琢磨着一杯下来得有4两的样子。才倒了三分之一,我就抬手拦住了郑诚的手示意够了。

  “小凡素来不擅饮酒,你自己多喝点。”老周知道我的酒量,今天能超过一两已经算是给足了他面子了。怕郑诚误会我拿大个儿,连忙开口替我解释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就拿我来说,土生土长的沪部人,至今还是旱鸭子一个,这让我上哪儿说理去?不劝,头回见面,喝好不喝倒。”郑诚将酒瓶拿起来,往自己杯子里倒着酒道。

  “小凡呐,这次郑诚过来,其实是有件事想要麻烦你。”酒过三巡,老周拿起公筷往我面前的碟子里布着菜道。

  “有话直说。”我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说道。

  “是这么个事情,最近我睡觉老是睡不安神。总觉得屋里有人看着我似的。有时候吧,还会觉得有人在我耳边说着什么,可是仔细去听,却又什么都没有...”郑诚见老周把话题引出来了,放下杯子替我点燃了夹在手里的烟说道。

  “这种感觉有多久了?”我吸了口烟问他道。

  “能有个把礼拜了吧。前两天我把事情对周老说了说,他就向我举荐了你。程兄弟觉得,我这算不是算是撞邪了?”郑诚坐回座位上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欠身问我道。

  “那你之前,有没有得罪过人?”我往桌上的贝壳里弹了弹烟灰问他。

  “得罪人的话,你应该知道在银行里干事情,要是一板一眼完全遵照法律法规来办的话,得罪人是少不了的。毕竟,银行算是个弱势群体。”郑诚轻叹一声说道。

  “噗...”郑诚一句银行是弱势群体,让顾翩翩当时就把喝进嘴里的饮料给喷了出来。毕竟这个笑话当初可是连总理都逗笑了的。

  “郑行长真幽默!”我拿起餐巾替顾翩翩擦着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