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17章 纪龚堵路
  等到散席,我大致上弄清楚了郑诚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总的来说,就是他最近总会出现一些幻听。有时候是有人在他耳边说着什么,而有时候则是有人在他耳边哭泣。不过有一点相同的是,发出这些声音的都是一个女人。

  “程兄弟,这件事你能解决么?”见我听完坐在那里只是抽着烟并不言语,郑诚跟老周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欠身问道。大老远的从沪部来到江城,就是为了想要把这件让他夜不能寐的事情给解决了。来之前老周信誓旦旦的保证只要他来,这件事就能解决掉。可是眼下看来,似乎并不是他所说的那么回事?郑诚的心里有些打起鼓来。

  “有句话不知道我当不当问。”我将烟蒂摁灭之后靠在沙发上问郑诚道。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世界上这么多人,为何别人没有出现他的这种幻听?好吧,用他的话说是幻听。用我的话说就是鬼缠身。鬼缠人也不是见人就缠的,这其中要么你给了它可乘之机。要么就是它跟你有仇有怨。我想问明白,郑诚之前是不是跟女人有过纠葛。而且这个纠葛,或许还造成了人命官司。

  “但问无妨!”郑诚面色一正,靠坐在椅子上对我说道。我端起面前的杯子,轻轻吹了吹里面的茶叶,并没有急着开口。因为接下来的问题,除非他撒谎。要不然,似乎并不适合在人前讲起。

  “翩翩呀,我那藏室你还没有参观过吧?可以去看看,里边还是有些小玩意的。克琰,扶我去门口散散步,人老了稍微吃多一点就觉得胃胀。想当初,我可是能一顿吃下80个水饺的人。”老周人老成精,见我如此模样,立马会过意来起身道。

  “恕我直言,你是不是跟某个女人产生过纠葛?人命的纠葛!”等到客厅里再无第三个人,我才点了支烟缓缓开口道。郑诚若是说实话,我倒是可以酌情帮帮他。不谈律法上的事情,那自然会有人来管。起码在贵缠身的事情上,我可以让他不再身受其扰。不过他要是不说实话,我也懒得去深究,管不了的事情,我不会钻牛角尖强迫自己去管。道家有云:顺其自然!

  “怎么可能?老弟呀,我不瞒你。混到我这个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不至于去跟女人产生纠葛,更不可能产生什么事关人命的纠葛。”听我这么一问,郑诚有些的激动的起身对我说道。从进门到现在,他一直都表现得很儒雅,只是现在看起来,他有些失态了。

  “只是随口问问,郑行长不用这么激动。这件事情,恕我无能为力。”我哑然一笑,随后起身对他拱手道。

  “安排间客房让小凡休息。”郑诚高亢的嗓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老周他们从门外走进来,见我两似乎有些话不投机,连忙招来小保姆对她吩咐道。酒驾是害人损己的事情,老周他们自然不会让我去干那种事情。

  “怎么吵起来了?”顾翩翩从藏室内走出来,轻轻挽着我的胳膊跟在小保姆身后向二楼走去。进屋之后,她替我解开外套挂在衣架上问道。

  “或许是刚才问的问题,戳中了他的隐私罢了。没事,他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去追着问。”我走到窗边,伸手推开窗户,看着外边齐岸的水面说道。大雨已经停了好久,看起来这里的水位并没有下降多少的样子。

  “你又不是警察,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刚才喝了不少,你躺躺吧。我看以后咱家要立个规矩,不管是谁,一律不许劝你喝酒。”顾翩翩将被子摊开,从门口拿来一双拖鞋,然后蹲身替我换上说道。

  “小凡呐,郑诚这事你真的没办法?”在老周家休息了一晚上,次日一早我就准备启程回家。临走时,老周轻叹一声问我道。郑诚以前帮过周家一些忙,我也帮过周家一些忙。老周倒是希望他的朋友,彼此之间都能成为朋友。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注定了不会成为朋友的。

  “没办法。”我耸耸肩膀回答得很干脆。这事要是搁在以前,我或许会开口解释一下为什么不帮。只是现在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压根没有那个必要。世事无愧于心就好,每做一件事都要去跟人解释,我还做不做自己的事情了。而且很多时候,你开口解释了,人家也未必会听会信。

  “让你老远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学校那边还好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或许是觉得这次的事情办得有些唐突,老周在送我上车之后弯腰对我说道。

  “正好跑跑磨合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学校那边有需要的话,我是不会客气的老周。”我伸手跟老周握了握说道。

  开车从老周的别墅区出来,没开多远就被堵在路上了。我坐在驾驶室抽了两只烟后,车还是被堵在原地纹丝难进。伸手在方向盘上一拍,我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我开始琢磨,下二回再来江城,我是不是跟以前那样坐城铁算了。

  “昨天的那个人,又跑这边来堵路来了。”往前走了几十米,我终于找到了道路被堵的原因。还是那个中年人,还是那辆三轮车。一人一车,就那么横在了路中间。中年人手里拿着个铁皮喇叭,正在那里声嘶力竭地说着什么。我摇摇头,转身走回车里对顾翩翩说道。

  “恐怕是真的遇上什么难事了吧?要不然不会这么干的。”顾翩翩将车窗摇上去,靠坐在副驾上对我说道。

  正版}首发0

  “谁知道呢,唉,也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我又点了支烟,一只手扶在方向盘上轻声说道。如今大家的难事都不少,可要是每件事都要靠堵路,或者是跳楼之类的方式来得到解决,也不知道是谁的不幸!

  “纪龚,赶紧跟我回单位。你再这么闹下去,要想不想在厂子里干了?”几个气喘吁吁的人,头上还戴着红色的安全帽,甚至连工装都没来得及换就赶到了现场。纪龚是有单位的人,有单位的人“闹事”,单位领导必须出面解决。单位领导解决不了,事后自然会有人来解决单位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