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22章 杀人者纪龚 (加更)
  “你杀了我,你也跑不掉。”郑诚浑身哆嗦着,身上汗如浆出。这是疼出来的汗水,他很疼。看了看自己的老婆,他牙关不停打着磕对纪龚说道。

  “我没想过要跑,从我离开生活了半辈子的那个城市开始,我就再也没有想过哪一天会回去。我再问你一次,你说,还是不说?”纪龚噗一声将改锥从郑诚的掌心拔了出来,然后手上一使劲,又将改锥捅穿了对方的手掌问道。

  “说了吧,说了吧。你在隐瞒什么?”女人顾不得害怕,从地上爬到自己的丈夫跟前,伸手捂住他不停淌血的手掌哭着说道。

  “我说了,你也拿他们没办法。”郑诚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对纪龚说道。他决定说出真相,不再替人掩盖什么了。因为他知道,今天自己要是不说出来。眼前这个人真的会杀了他。

  “有没有办法,那是我的事情。”纪龚见郑诚语气松动了,随手拔出插在对方手上的改锥说道。改锥拔出来,郑诚手掌涌出的鲜血更多了。女人见状,捂住自己的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踉跄着跑进屋里拿来了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云南白药撒在丈夫的伤口上,然后用绷带替他把手包扎了起来。

  “你的女儿,是我一个客户手下的销售人员,那个客户对她似乎很器重。当然你应该明白,想要延续这种器重,作为一个女孩子来说,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只不过很出人意料的是,你的女儿并没有为了获得更高的位置而付出常人都会付出的那些代价。她的这种行为,让我的客户深深地感觉到不满。”郑诚挣扎着起身,靠坐在沙发上喘息着说道。

  “当然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你可以认为是你的女儿太优秀从而引起了旁人的觊觎。得不到的东西,往往才是最好的。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我们也不例外。于是我的客户就设了一个局,想要用药迫使她就范。”郑诚看了自己老婆一眼,然后靠在那里说道。

  “女孩子很刚烈...她是撞在桌角死的。”郑诚哆嗦着嘴唇,看了看自己被包扎起来的手掌说道。

  “药是谁下的!”纪龚手里紧紧握住改锥问道。

  “我!因为你的女儿对他们其实一直都挺提防,跟她接触过几次,她似乎对我没有什么戒心。或许,我的面相给她一种信任感吧。”郑诚沉默了好半天才对面前的纪龚说道。他的面相确实对人有很大的迷惑性,因为他的面相,他才会得到老上级的赏识。也是因为他的面相,他才能娶到现在的老婆。更是因为他的面相,才会让纪青青错信了他。

  “但是想要对她用强的人不是我,我只是在她杯子里下了药。其他人对她的逼迫,才是造成她死亡的主要原因。”郑诚咽了口唾沫,看着眼前那柄颤抖着的改锥为自己辩解着。他现在很害怕,这柄改锥会不会捅到自己的心脏里去。人生第一次,他对钱是万能的这句话产生了怀疑。因为现在看起来,似乎自己给多少钱,都不见得能够平息眼前这个老男人心里的怒火。

  “把其他人的姓名,地址写下来。”纪龚真的很想将手里的改锥捅到这个人渣的心脏里去,不过为了弄清楚其他人的信息,他选择了忍。

  “我写,写了之后,你就会放过我对吧?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你可以舒舒服服的过完下半生,不用再去操心退休金什么的问题。”见纪龚语气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激动,郑诚心里又泛起了一丝侥幸感。他示意自己的老婆拿来纸笔,一边在上头书写着,一边开出了自己的条件。500万,他心里甚至已经做了决定。只要纪龚从他家离开,不再找他的麻烦,他愿意拿出500万来给这个男人。

  “写吧,最好写详细一些。”纪龚从兜里摸出那盒在楼下买的烟来,小心翼翼的拆开之后点上了一支说道。有钱真好,这烟抽起来,就是比5块钱一盒的好抽。纪龚看着郑诚的笔迹,深深吸了口烟暗叹了一句。

  “写完了,这上边是他们的住址,还有电话,我连车牌号都写给你了。我是很有诚意想要跟你解决这件事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一大笔钱......”郑诚将手里的纸递给了纪龚,然后开口连声道。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女儿虽然不是死在你手上,可是你要不下药,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说起来,一切都是因为你下药才引起的。工作没了,大不了再找。我就不信,这个社会所有的老板都那么混蛋。钱,对于我来说曾经很重要。不过现在不重要了,我要钱干什么?我包里都是钱,50万,50万呐。我要钱做什么?我要钱做什么?”接过了郑诚递来的那张纸,纪龚郑重的将它对折又对折,然后才放进随身的挎包里。不等郑诚把话说完,他扑了过去,将手里的改锥一下接一下的捅进了这个男人的胸膛。

  “我杀掉了一个害你的人,闺女,等着爸爸。爸爸会一个接一个将他们全都送下去为你陪葬!”不理女人在耳边的尖叫,纪龚将改锥从已经死透了的郑诚身上拔出来,在他的衣服上擦拭掉血迹后喃喃说道。

  “报警,我要报警,杀,杀人了...”纪龚走了,他没有去伤害那个女人。就算她跟这个害自己闺女的男人是一家人,可是在纪龚的眼里,她跟这件事也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他前脚出门,后脚女人就捂着嘴拨通了报警电话。

  “~正版AP首*C发$

  “听说了没?有人在家里被人给捅死了......”这是纪龚走在路上听到的消息,他知道,那个女人报警了。于是他没有再回酒店,而是转身钻进了一条小巷。他要去理个发,然后换一身衣裳好躲避接下来警察们的搜捕。经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纪龚脱掉了胸前溅了丝丝血迹的外套,让它扔到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