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23章 步步紧逼
  “哈哈哈,老米,下回我请,我请啊。”一个大腹便便的老板,手搂着两个姑娘从夜总会里出来。打了个酒嗝,回头跟身后挥手相送的两个人高声说道。

  “祸害了一个姑娘,亏他还笑得出来。”目送着那人和姑娘钻进车里,两人当中有一个轻声说道。

  “小点声,咱们可还指着他挣钱呢。所以呢,要想不挨欺负,就得变成跟他一样的人才行。走吧,钱都付了,咱俩也去快活快活。”另外一人摇摇头,伸手搂着同伴的脖子说道。

  “老板,今晚上去哪儿啊?”车里,两个姑娘补好妆后问坐在当间儿正上下其手着的老板道。

  “去,去哪儿?去我家。嘿嘿嘿,今儿我可要大开杀戒,不把你们弄得哭爹喊娘誓不罢休。”伸手在自己坟起的大肚子上拍了拍,老板将满是酒臭的嘴在两个女人身上来回拱着说道。

  “老板别这样,司机都看着呢。”两个女人在那里欲拒还迎着。司机抬头看了看后视镜,心里头一万头草泥马在那里奔涌而过。

  “我要是当了老板,找两个算什么?我要瓢10个......”司机暗暗在心里激励着自己,一定要好好儿干。将来也要跟老板这样活着,那才算是人生。

  “停车,赶紧停,我特么要吐了。”酒喝得太多,坐在车上再被女人们在身上来回一揉,老板顿时就觉得那酒气兵分两路直奔自己的喉咙和膀胱而去。他不仅仅是想吐,而且还想尿。司机闻言赶紧将车靠到路边停了下来,真等老板吐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他自己。洗车费老板是不会掏的,并且很有可能他衣裳的干洗费也得自己出。

  “老板,你没事儿吧?”两个女人从车上下来,目送今晚的新郎走到一棵梧桐后头然后开口问了一句。

  “帅哥,怎么不跟你们老板一起去捧我们的场啊?”一阵淅沥沥的水声从树后传了过来。两个女人前后看了看,此时的街上已经鲜有行人了。伸手提了提自己身上那件深V的吊带,她们钻进车里勾搭起司机来。对于她们来说,任何一个男人都有可能成为她们的客源。

  “我们老板去捧场就行了,他比我厉害。”司机本想跟这俩妞调笑两句,可是转念一想特么这两位待会儿可是要陪老板过夜的人。万一她们玩儿嗨了,把自己说的话转告给了老板,自己还能不能继续开车了?琢磨了一下,司机遂语带双关的对她们说了一句。既不露声色的调戏了这俩妞,又正大光明的捧了老板。

  更@u新#%最|_快a&上m

  “哪方面比你厉害呀?”一个胸前沟壑深深的女人点了支烟,吸了一口冲司机吐去问道。

  “哪方面都比我厉害!”司机用眼神狠狠剜进了沟壑里,并且来回探究了半晌答道。

  “厉害个屁,低头都看不见小鸡.鸡的人能厉害到哪里去。帅哥下回记得来找我们啊,给你打八折。我说你老板这泡尿可够久的,几分钟了还没尿完?尿不尽呢吧?”将烟灰磕在车外,那女人轻笑一声说着。说着说着,就想起了今晚的正主还没回来。

  “我去看看!”司机远远瞅了一眼靠在梧桐树上的老板,打开车门就向那边走去。

  “老板,老板?两个美女可等急了。”走到老板身后,站在距离他三米左右的地方,司机轻声提醒着靠在树上的老板道。

  “老板?”站在那里又等了分把钟,依然不见老板有什么动静。他壮着胆子走过去,轻轻扯了扯老板的衣袖。

  “嘭...”老板的身体被他这么一扯动,随之面朝地面就那么扑了街。

  “老板,老板...救,救命啊!”司机抢上前去,费尽力气将体重是自己两倍的老板翻过身来。然后一松手将他又扔到了地上,踉跄着往车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

  “喊什么喊嘛,大半夜的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搭理你的。打电话呀...”眼瞅着司机大喊着一溜烟跑过来,沟壑女将手里的烟蒂弹了出去对他说道。

  “窒息死亡,尿液堵住了呼吸道...”法医割开死者的喉管,一泡腥臊的黄色液体喷薄而出。法医耸耸肩膀对一旁的记录员说道。这年月,什么稀奇的事情都会发生。有人将丁丁塞进啤酒瓶,然后拔不出来。磕破了啤酒瓶,丁丁拔出来了,却又割破了输金管。有人将日光灯管塞进了谷道,然后把灯管玩破了造成肛.裂。这些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所以喝自己的尿噎死了,也算不上特别奇怪吧?法医将手上的橡胶手套摘下来,扔到垃圾桶里暗暗想道。

  “师父,要不要再检查一次?他可是恒古实业的老总...”才入行不久的小法医跟在后头轻声说了句。

  “老总又怎么样?挂了一样是摊臭肉。要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科学,相信自己的判断。就这么写,明天给刑警队送去。不,过半个小时给他们送过去。然后,回家睡觉。”法医官停下脚步,回头拍拍自己徒弟的肩膀说道。说完看了看停尸房的挂钟,已经是早晨8点了。不知不觉就熬了一夜,法医官脱去外套打了哈欠补充了一句。

  “死者郑诚的案子有没有什么进展?目击者说曾经看见过一个衣服上有血迹的男人从小区里离开。那个男人找到了没有?”沪部刑警队内,正在召开着案情研讨会。队长手里端着杯咖啡,接连对部下们提着问题。

  “嫌疑人名叫纪龚,江城人士,据死者的太太说,似乎是为了自己女儿的案子前来报复的。据说,涉及其中的不止郑诚一个人。嫌疑人在杀害死者之前,还逼迫他写下了其他人的姓名和地址。但是死者的太太,对丈夫涉及的案子并不知情,所以我们也没有获得那些人的名单。我们查到,之前嫌疑人曾经在一家酒店开过房。只不过案发之后,他并没有回到那家酒店。队长,我觉得已经可以确认凶手的身份了。网上追逃吧...”具体负责案件的刑警起身将幻灯机打开,指着里边的资料对队长建议道。

  “他女儿的案子?报复?查,先查清楚这个纪龚的女儿到底有什么案子。然后看看能不能把那些人的名单确定下来。既然要报复,我想嫌疑人不会仅仅只报复其中一个。这种人的心理我很清楚,杀一个是杀,杀十个也是杀。所有人出警,务必带枪。我们面对的人,是一个已经不在乎自己性命的家伙。确定名单之后,24小时守候,一直到抓住那个凶手为止。”刑警队长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将杯子放到桌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