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26章 鬼道纤纤
  郑诚死了的消息,还是老周打电话告诉我的。有些事情,有些人或许一辈子都不见得会知道。而有些人却能通过一些渠道打探到一二。就如同郑诚的死,这件事我就不知道,媒体也没有进行播报和刊登。我只记得,老周在电话里最后一句话是罪有应得。我不知道那个郑诚到底干了什么,才让自己的生前好友给了他这么个评价。

  诚如前言,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是我们不知道的。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每件事都知道。我们所知的,仅仅限于自己身边发生过的,或者亲眼所见,或者道听途说的一些事情。我现在所知道的事情,就是顾纤纤又可以跟我腻在一起,并且终日里喊我官人。

  “纤纤呐,这边按按!”我用著名的帝都躺,懒在沙发上对身后给我拿捏着肩膀的顾纤纤说道。重生后的顾纤纤跟之前有了些不同,身上那套桃红的底子镶嵌着金边的套裙,给人一种俏皮中带着一丝庄严大气的感觉。变化最大的,当属她的那柄纸伞了。伞柄和伞骨跟以往比起来有了天壤之别,因为它们不再是跟以往那样笔直而有规律的组合排列在那里。现在的伞柄看起来,完全就是一根刚刚从桃树上掰断的枝桠,枝节突兀地作为一根支柱让那些长着小骨朵的伞骨支撑在它身上。

  整张伞面已经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了,如果非要用一种我们能接受的东西来形容它,我觉得似乎用蕾丝比较合适。整张伞面就如同一块蕾丝面料做就的那般,蒙在了伞骨上。并且在四周围,还叮呤当啷的挂了12个花骨朵般的小铃铛。若是将伞撑开,顾纤纤的身影就会若隐若现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当然,仅仅只限于出现在我的眼前。要再俏皮一些的话,她还能制造出一阵清风,吹拂得伞上的那些小铃铛发出阵阵叮叮铃铃的声音来。清风,纸伞,纤细的身影,再配上斜插在她头上的步摇。来回走上那么几步,端地让人心驰神往。

  “官人呐,你懒得好有型。”顾纤纤用手在我的肩头拿捏着,嘴角带着一丝浅笑在我身后说道。她就是这样的人,不管我做什么,怎么做。她都只会全心支持,并且从中找出一些优点来。

  “我们去房里!”享受着她的拿捏,忽然间我想起了一件事情。从沙发上起身,我拖着顾纤纤的手向楼上走去道。

  “大白天的,官人想作甚?”顾纤纤一如既往的懂得如何跟我调.情,脚下顿了顿,抬手半掩着俏脸做那欲拒还迎之态对我说道。这种时候,贫道唯有拿出男子汉的气概来,才能降服于她。手里一使劲,将她搂进怀中,就那么腻歪着拾阶而上,片刻便进得房中。将顾纤纤拉进房中,挑了挑眉毛将她拦腰抱到床上。然后......我从柜子里拿出一本书来递到她的手中。

  “你不在的时候,我偶然间得了一本书。你看看能不能学?”挨着美人坐下,我伸手轻抚着她的秀发说道。

  “鬼道经?”顾纤纤看着封面上那三个古朴的大字,抬头看向我问道。

  看◇正版HE章节…K上%

  “嗯,我觉得这种功法,似乎更适合你来修炼的样子。先看看,能学就学,不能学就算了。”我伸手翻开一页,指了指上边的图形对顾纤纤说道。顾纤纤的归来想我想起了鬼道一门,他们不正是擅长灵魂出窍,然后借用灵魂的力量施展出道术来对敌攻击的吗?顾纤纤目前俨然还是灵魂的状态,我觉得让她学习鬼道经是最合适的了。而且她的灵魂已经存在了好几个朝代,如果能够学会鬼道经,我想凭借着她的底蕴,施展起其中的招数来威力应该是无与伦比的。

  “我看看!”顾纤纤扫了扫鬼道经,然后对它产生了兴趣。从床上一起身,她便手捧着经书在屋里来回飘动着研读起来。事后我问顾纤纤,为啥她读书要在屋里飘来飘去,她说纯属个人习惯。就如同我喜欢坐在马桶上抽烟,玩手机是一样一样的。对于这个解释,我表示理解和接受。

  “锥心!”也不知道是顾纤纤天资卓越,还是她的底蕴过于雄厚。总之我一支烟还没抽完,就见她嘭一声打开纸伞,好吧或许现在应该称为绢伞更为合适。她嘭一声撑开绢伞,一个转身就冲我打来十二朵桃花。我见状将手里的烟蒂弹出窗外,运起护身咒就跟她周旋起来。我知道顾纤纤是在用我练手,好让自己能够更快的参悟鬼道经里的内容。

  “官人当心了,倒海!”顾纤纤肩架绢伞,抬手抿嘴一笑,忽而手指一弹,又是十二朵桃花交错着向我打来。十二朵桃花上下翻飞着,让人猜不出它们下一步会飞向哪里。我啪啪祭出两道雷咒,将已然近身的锥心咒打掉两枚,随后脚下快步移动着想要避让开接踵而至的倒海。

  “你在房间里干嘛呢?疯了?”正打得热闹,房门兀地被人推开。顾翩翩腰间系着围裙,正一脸狐疑的站在门口问我道。跟顾纤纤之间的切磋被她打断,我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房间。椅子也翻了,被单一半在床上,一半在地下。床头灯的灯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谁给碎了,玻璃渣洒满了床头。

  “额,其实我是在用行动向你诠释,什么叫做手舞足蹈。好吧,换下一话题,你先去做饭,吃饭的时候我介绍个人给你们见见!”我摸了摸鼻子,冲一旁正怒气满盈的顾翩翩说道。而顾纤纤,则是将伞收了起来,然后冲我吐了吐舌头。

  “你摆四双筷子干嘛?有客人来?”顾翩翩现在俨然化作了全职的主妇一般,她端着汤碗从厨房走出来,看着饭桌上的四套餐具问我道。

  “不,是有熟人来。嗯,对你来说应该是熟人。”我端坐在饭桌上首的位置,一抬手指了指右手边那个空位说道。我决定,从此以后在这个家里,要让顾纤纤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