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28章 贫道要踩人
  等我到时,嫂子和孩子已经被人从家里赶了出来。她们暂时跟人合租在一套两室一厅一卫的房子里。我敲开门的时候,嫂子正在做饭。锅里是一些土豆和肥肉,而跟她合租的那户人家则正在客厅里摘着菜,准备等嫂子炒完菜他们家再来做饭。

  “小凡叔叔。”时隔一年多不见,孩子依然认得我。还记得当初孩子对我说,他长大了也要做个和爸爸一样的英雄。我不知道这次的事情对他有没有什么影响,会不会让他放弃当初的想法。

  “小凡,还没吃饭吧?要不来将就一餐。”菜只有一个,土豆焖肥肉。嫂子将菜盛到盘子里,有些羞涩的对我招呼着。

  “好,正好饿了。小时候吧,父亲就经常炒土豆给我吃。”我没有拒绝嫂子的好意,也没有开口说别忙活了,我们出去吃之类的话。我觉得我留下吃这顿饭,比带她们出去吃一顿,要显得更尊重她们一些。就着土豆和肥肉,我很快就扒完了一碗饭。而嫂子和孩子,则是在那里低头细嚼慢咽着。嫂子将菜夹进孩子的碗里,孩子却说自己吃不下,又夹回了嫂子的碗里。娘两个,就那么彼此谦让着想要对方多吃一些。

  “嫂子家里的家具什么的...”我看了看几近家徒四壁的房间,点了支烟问道。杨朝阳家的情况有些困难,可是也不至于什么都没有。可是眼下看起来,这间屋子里除了老杨的遗像之外,居然连一样原本属于他们家的东西都不存在。

  “走的急,都没来得及拿,只拿了存折和老杨的遗像...”嫂子低头挑了一筷子饭进嘴里,咀嚼了半天才对我说道。

  “哦,好,好得很。”嫂子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这些年来,那些人模狗样的东西我见得太多了。我起身拿了个纸杯,走到客厅在饮水机里倒了杯水。一口气将它喝光,借以平息着心头的怒火道。

  “小凡叔叔,我的布偶还没来得及拿呢。那是爸爸买给我的生日礼物。”孩子抬起头来对我说道。不等他说完,就被嫂子瞪了回去。

  {nQ+正版*首C(发G

  “没事,明天我带你去买新的。”我摸了摸孩子的头对他说道。我知道我买的,肯定替代不了老杨买给孩子的。可是多少对孩子也算是个慰藉。

  “我问你啊,将来你长大了,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走在孩子身前,缓缓开口问道。

  “我想做一个有钱人,这样妈妈就不会被人欺负了。”孩子的回答与一年之前比起来,有了变化,以前他是想做一个英雄的。怪不了孩子,只是现实这个老师太合格,他很好的给孩子上了一堂课。

  “不错啊,有理想。不过光有理想还不行,关键是自己要去脚踏实地的做。要时刻相信的自己的力量,是足以改变自己的人生的。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彻底将你打倒的人,只有你自己。”孩子的理想虽然有了变化,但是却不能说他错了。想当个有钱人,为自己的家庭带来更好的生活,在某些时候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家人有错么?显然没错。当英雄是需要保护大家的,而孩子现在连自己跟母亲都保护不了,你让他怎么能有当英雄的梦想?

  “知道了小凡叔叔。”孩子握着筷子,抬头仰视着我道。

  “老杨,做兄弟的对不住你了。不过你放心,你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会把嫂子和孩子都安顿好的。”我摸了摸孩子的头,转身走到杨朝阳的遗像跟前,低头默默的在心中对他说道。说完这些,我仿佛看见遗像里的老杨对我点了点头。

  “带上东西,我们换个地方住。你安心上学,其他的事情不要管,也不要想。给叔叔几天时间,叔叔让他们还给你一套大房子怎么样?”等孩子吃完饭,我伸手拦住了准备去洗刷碗筷的嫂子。然后对起身准备做作业的孩子说道。

  “住这里会不会不太合适?”嫂子拗不过我,将东西收拾好装进了箱子离开了合租的房子。当我开车带她们来到一家市内最高级的酒店门前,嫂子脚下往回缩了缩道。她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半辈子,自然知道想要在这家酒店住一晚上需要多少钱。换句话说,在这里住一晚,顶得上她半个月的工资了。

  “您好...”我带着嫂子和孩子走进了大堂,前台妹子抬头说了一句您好之后,看了看嫂子她们的衣着就再没了下文。社会就是这样,现实得让人心口犯堵。

  “套房两间,最贵的,开一周!”我将身份证和银行卡扔到柜台上,昂着下巴说道。用不着跟人置气,用现实来给她上一课比你抱怨多少句都管用。

  “您好先生......”于是人家继续热情的招待起我们来。很好,大家都继续做有素质的人士。

  “嫂子你们住这间,我住你们隔壁。这些钱你先拿着,暂时别去上班了,好好儿照顾孩子。对了,我不在的时候,就在酒店点餐让他们送上来。待会我会跟前台打招呼的。”将嫂子和孩子送进了房间,我又开口嘱咐着她们道。临了,我塞了几千块钱给嫂子。

  “你去年给我的钱,我没动...用不了这么多。”嫂子在那里推辞着。去年,去年的时候我记得只给了几万块给嫂子。那个时候我手头的活钱也不多,想不到她居然都给存了下来。

  “明天和孩子去买两身衣裳吧。”我将钱挡了回去,然后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老沈啊,老杨家的被人欺负了,这事你说怎么办吧!”坐在房间里琢磨了半天,我决定这件事还是应该跟老沈通个气。

  “老杨?”沈从良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杨朝阳!”我提醒了他一句。

  “怎么回事?”老沈闻言很严肃的问我道。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办完跟我说一声就行了。”等我把情况详细说完,老沈在电话里对我说了一句,然后啪一声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我叼着烟走到窗口,看着下边的车来车往冷冷哼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