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29章 一个打一群
  “都特么傻站在那儿干嘛?动啊,等饭呢?”嫂子老宅所处的那片区域跟去年比起来,多了很多废墟和破拆的机械。我开着红旗弯进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一群头戴着红色安全帽,身穿着西装,脖子上挂着半斤重的链子的人在那里对施工队指手画脚着。也是,老城区拆迁这么大的工程,一两个人是吃不下的。这就跟过去皇上和爱妃们啪啪啪一样,要雨露均沾。要不然热了那个,冷了这个,最后搞不好是要出问题的。

  嫂子家的那幢房子已经被拆除了一半,断裂的预制板和钢筋就那么杵在那里,跟才经历过战火一般。施工队里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冲进还没来得及拆的房子里,搜寻着任何在他们眼中看来还有利用价值的东西。例如折叠椅,收音机,塑料桶什么的。运气好的话,洗衣机跟老式的彩电也是可以搜到那么一两台的。眼前的这番景象,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那些个黑白色的电影里的桥段,鬼子进村!也就是现在城里不让养家禽家畜,要不然我觉得他们的洋镐和撬棍上,一准要绑上几只鸡,手里再牵上一头猪。

  we永久w免费(看小r说

  “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经说,美国永远不做第二...我们强邦公司也应该有这种信念。在这块地界儿上......”老板有很多个,各自有各自的地盘儿。我踩在瓦砾上正往嫂子她们家原址走。迎面就听见一个西装男正站在一堆碎砖头上对底下的工人们高举着拳头激励着他们。

  “他不做第二就滚去做第三,这块儿是你负责的?”我走上砖堆拍了拍那货的肩膀问他道。

  “你谁啊?”或许是自己的演讲被我打断了心里很不爽,西装男回头瞅着我面色不善的问了一句。

  “你把我嫂子的房子拆了,我来问问你赔偿的事儿。呐,家具,电器,还有一串儿阴沉木的手串儿。这些东西我们可都没拿出来。家具电器什么的就算了,那串阴沉木的手串儿,你总得还给我吧?”我点了支烟走到西装男面前说道。

  “手串儿?什么手串儿,通知早就已经下发到各家各户了。你们坚决不走,我只有用非常手段咯。现在的人,自己不努力个个都等着拆迁发财。我告诉你啊,那种好日子可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现在可都是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来执行的,想讹我?当心送你去局子蹲几天。好好儿上班去吧年青人,这里头的事情不是你能够掺和的。”西装男抬手在我胸脯上拍了拍冷笑道。能包工程的,都不是善茬。善茬根本不适合在生意场上混饭吃。因为到最后善茬们会发现,饭没混到两口,自己却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我现在在跟你讲道理啊,第一,国家的规定我是举双手赞成和拥护,但是你得给文件我看。红口白牙的一说,谁信呐?我要看看,是不是国家让你这么干的。”我抬起一只手,将西装男的手掌捏住,然后反手一指身后那片残桓断壁问他道。

  “还有啊,现在是法治社会,不是以前的旧社会。旧社会有钱人打人不犯法。那么第二,如今建国几十年了。就算你再有钱,打人也是犯法的大叔。你打人,我必须得自卫,说到哪里去道理都在我这边。”我低头看了看西装男拍在自己身上的巴掌,然后一抬头冲他狞笑一声,反手就将他扭到了地上。

  “我素来信奉祖国,信奉它所说的每一句话。有一句我隐约记得是,我们坚决不打第一枪。还有一句是,战争什么时候开始你说了算,可是什么时候结束,得我说了算。我现在面对面告诉你,给你三天时间,把老子的阴沉木手串还回来。要不然我拆了你的骨头做手串。你可千万别逼我不跟你讲道理。”西装男的胳膊被我反扭在身后,疼得脸色煞白。我蹲下身子,将手在他西装上擦了擦说道。

  “好小子,老子混了三十多年,你特么是第一个敢对我动手的人。都特么死人呐?操家伙上,打死了算我的。马勒戈壁的,几十万块钱老子分分钟赔给你。”西装男一咬牙昂起头来对底下那些工人们吼了一嗓子。

  “老大,那边闹起来了,要不要过去看看?”大家都在一个工地上赚钱,眼看着这边有人闹事,一旁的工程公司...很抱歉,我还是习惯称呼它们为建筑队。一旁的建筑队里就有人说了。

  “看个毛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继续开工。”建筑队的老板拦住了手下的马仔说道。

  随着老板的一声令下,数十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在马仔们的带领下,手持着撬棍铁锹,还有洋镐等物事齐齐向我蜂涌了过来。有那几个赤手空拳的,为了在老板面前证明自己也曾经动过手,甚至还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砖头来。

  见了嫂子她们窘迫的生活,我正一肚子火呢。眼瞅着这些人要跟我来硬的,一咬牙将西装男扛到肩头,背着他原地打了个转而逼开了几个手持钢筋的马仔,然后一使劲将他对着人群就抛了过去。不等他落地,我连忙给自己上了一道护身咒。工地上别的不多,就特么钢筋多。我趁势捡了两根拿在手里,对着眼前的那群人劈头盖脸的就抽打了过去。

  “打,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打完收工,去水上人家包夜,全踏马都算我的。马勒戈壁的,今天不把你打死在这里,老子就不姓黄!”西装男被马仔们从地上扶起来,手捂着被我扭伤的那条胳膊连声对手下们吼道。

  “你麻痹今天谁求饶谁是表子养的!”我手提着钢筋冲进人堆,对着他们的胳膊和大腿就是一通狠抽。

  “嘭嘭嘭,嘡嗡嗡嗡...”几根撬棍先后砸在我的身上和头上,甚至还有一把铁锹打在了我的脸上。撬棍被反震得脱了手,铁锹上则是印出了我脸上的轮廓来。要是普通人,这几下过后不死也离死不远了。手持铁锹的马仔看了看安然无恙的我,又低头看了看犹自颤动不已的铁锹和上边的轮廓,愣在原地咽了口口水。

  “入你妹,你打爽了吧?该老子了!”我一抖手中的钢筋,冲他狞笑一声纵身就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