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35章 装B遭雷劈
  “安小姐请回避一下的好,毕竟血腥的场面并不适合像安小姐这么漂亮女人去看。”祝老三双手团得一阵噼啪作响,然后眼皮跳动着对小妞说道。

  “不会很血腥的,几秒钟就好,不用那么麻烦去回避了。”我运足了道力冷笑一声说道。

  “好小子,给脸不要脸。”祝老三终于怒了,他一拳向我的胸前砸来,嘴里怒喝着道。

  “嘭!”祝老三一拳砸在我的胸口。

  “噼啪!”我被祝老三砸退了两步,同时也挥动着拳头一拳砸向了他的面门。蕴含在掌中的天雷顺势打到了他的身上。于是,我站着,他倒了。

  “KO!”我轻拂了拂有些皱褶的外套,然后竖起两根手指做了个V字形说道。

  “敢动我们老大?上!”门口一直站着看戏的那个保镖见他老大一个回合就躺了,摩拳擦掌着就要招呼众人上前群殴。一句话落地,等他冲进屋里之后,却发现身后的同伴们早已经跑了个一干二净。开玩笑,祝老三号称铁拳无敌,打遍全市无敌手。他的名号和威风都是靠拳头打出来的,如今却被人一拳给揍翻在地。再不走等着挨揍么?人多又怎么样,对于人家来说,只是一拳和几拳的区别而已。保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的脚步太快。

  “把你们老板背走,等他醒了告诉他。在姓黄的这件事情上,我才是王法。明天,要么送手串来,要么等着后天我去问他要翡翠白菜。还有,B,只能我装。他装,不行!”我一把拉住那个准备迈步跑出房间的保镖,将手在他身上擦了擦说道。

  “别忘了,把门钱给赔了再走。”等保镖将祝老三背在身上转身走出门外的档口,我伸手从烟盒摸了支烟叮一声点燃后对他说道。话音未落,就见保镖脚下踉跄了一下。

  “我现在相信你是红三代了。”小妞等人走后,走到我面前对我说道。

  “为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揍完人后,小妞就将我跟红三代扯到了一起。

  “就冲你刚才辣么狂。要知道,就算省里的公子们下来,见了祝老三也要称呼一声三哥的。”妹纸看着我低声说道。

  “你错了,真正的红三代们,素来是很低调的。我之所以会这么狂,只是因为看不惯他比我狂而已。”我耸耸肩对妹纸说道。只不过看着她那狐疑的神色,我知道她心里压根就不会相信我的这番解释。

  “嗤,你就装吧。今晚有时间么?”果然,妹纸对于我的解释是不相信的。

  “我不是个随便的人...”我冲妹子挑了挑眉毛说道。

  “你...我是想请你去家里吃顿饭。”妹子一跺脚对我发出了邀约。

  “见家长?这么快?那我更不可能答应你了。毕竟我们俩是清白的,去了你家,清白就不存在了。”我坚决不去妹子家里,谁知道到时候人家会不会用强,用不了强就下药什么的。毕竟在她的眼中,我是个红三代。或许为了攀附上这个关系,人家准备豁出去了呢?

  “我父亲是市委...”小妞急眼了,抬手在我胳膊上狠拧了一把说道。

  “书记嘛,我知道。刚才那个祝枝山...祝老三说过了。”我呲牙咧嘴的挣脱开小妞的纤纤玉指说道。

  “去呗,我父亲想知道,你为啥来这里。你说了,他也好安心工作。要不然整天疑神疑鬼的,连觉都睡不好。”小妞转而对我展开了怀柔攻势。任森呐...我摇摇头,心里很是受用的感叹了一句。

  “那我要带两个人一起去。”我琢磨着,在拆迁的这件事上,或许把当事人带去面见书记比较合适。因为具体的情况,只有从当事人的嘴里说出来,可信度才是最高的。

  “行啊,那我先回去准备准备。下午派车来接你。”妹纸见我答应了,连忙喜笑颜开的说道。

  “老祝进医院了?被人打的?一拳?”脑仁儿有些生疼的汪副市长接到这个电话后,觉得脑仁儿更疼了。原本以为让祝老三出面,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赶出这个城市也就完了。毕竟山高皇帝远,帝都有关系又怎么样,首长们日理万机,会来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可是没成想,一贯以拳头硬著称的祝老三今日阴沟里翻了船。素来只有他揍人的,今日却被人给揍了。这要是接着让那小子闹下去,这事里的猫腻被捅穿了怎么办?汪副市长看着眼前的城市规划图,心里一阵七上八下。

  更DC新5最快,上

  “老领导,有个事儿我想向您打听打听...”放下了电话,他紧接着就拨通了一个省城的号码。

  “小汪啊,什么事情啊?”省内,某人接通了自己老部下的电话。

  “是这么个事情...”汪副市长没有说拆迁的事情,只是说有一辆挂着京AG6车牌的红旗车忽然来到了本市。他想打听打听,车主到底是个有着什么样的背景的人。

  “有这种事?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你先挂电话,我问问老领导去。”等他说完,老领导心里一惊,继而准备去问自己的老领导。京AG6下来了?会是谁呢?怎么自己完全不知道信息呢?难道上头......一念至此,某人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抽搐。

  “小凡同志看来在下边没有招摇撞骗嘛,你呀,还跑到我这里来打预防针。今天喊你来,就是告诉你,刚才有人来打听小凡的背景来了。你向我汇报那件事,过去两天了吧?两天他们才察觉到车牌的存在,小凡同志还是很低调的嘛。”中南海,一号拿着水壶一边浇着花,一边对谨立身后的沈从良说道。

  “在这件事上,我当时是冲动了一些,以至于没有叮嘱他要适可而止。是不是他在下边,惹下麻烦了?”沈从良手掌在拐杖上摩挲了一下,然后轻声开口问道。

  “他是你的老部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最清楚。我觉得这一次他不算出格,有的人,有的事,也该有个人出面教训一下了。”一号将水壶放下,接过随侍人员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手对沈从良说道。

  “我刚才就跟某些人说了,小孩子有脾气是正常的,让他把脾气发完,也就没事了。”一号指了指沙发,示意沈从良坐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