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38章 赔偿
  “这块儿的工作呢,是我主要负责的。是我的责任,我必须得承担。房子的事情明天就能解决,老安我得请个假,明天亲自带他们母子俩去把问题给解决咯。还有啊,那个找你麻烦的黑社会据说已经跑路了。不过这个你放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对于他在本市的财产,我们会进行封存,然后调查他的经济来源。程同志是上边下来的,这第一印象至关重要。总不能要你离开的时候骂我们不作为吧。”又来了几个人,我破例多倒了一丢丢酒陪着他们。我是不吊他们的,可是嫂子和孩子目前还得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过日子。席间汪副市长团团敬了一圈酒之后,这才坐下来很恳切的对我说道。

  “跑了?跑得真快。几位领导真是有心了,我嫂子的事情,就拜托给大家去操心。等她的事情料理完,我再回家。”我举起酒杯,还刻意晃了晃,好让人家看清楚杯底的那一丢丢酒说道。

  “还有一条,我不希望上午那个谁来着?”我将杯底的酒沾了沾唇放下,完了看向身边的妹纸问道。我知道那货姓祝,我这么问只是表明一个态度,就是他连让我记得名字的资格都没有。

  “祝老三!”妹纸轻声提点了我一句。

  “我不希望他再出现在这个城市的范围以内,更不希望嫂子和孩子因此受到什么伤害。要是被我知道他回来了,我不介意下回过来问问他,到底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我这个人做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做绝。”我不管那个姓祝的到底是跑了还是藏起来了,总之一句话,别让我知道他对嫂子一家造成什么骚扰或者是威胁之类的。大家相安无事是最好的,可非要逼我动粗,我也不是第一次动粗的人,无所谓。

  “市局会对这个人进行调查的,如果查有实据,自然会有法律来严惩他。”对面坐着的一位闻言开口说道。

  “证据嘛,真要用心查总会有的。”我笑了笑对他说道。

  “叔叔,你明天真要走了?”吃罢饭,又陪着几位聊了几句。老安安排了一个代驾送我们回了酒店。走到房间门口,孩子忽然问我。

  “手串钱明天送来,然后把你们的房子安排妥当了,我当然要回家了啊。不过明天要是不送,叔叔后天就亲自去找人家要白菜钱。你作业还没做呢,赶紧回屋做去。”我摸了摸孩子的头对他说道。

  “小孩子有脾气,有脾气就要发,发完了就没事了。这可是从一号嘴里说出来的,所以诸位,就算以前咱们有什么误会,就此揭过好不好?先把这尊大神送走,工作上的事情咱们商量着办。咱们才是自己人,有什么话不能说的?”等我告辞之后,汪副市长琢磨了一下起身对围坐在一起的众人说道。说着,他还抬起手朝天指了指。他有后台,在坐的谁没后台?况且上头有个风吹草动,那些后台们总会提点自己的亲信们一声的。他有理由相信这番话其实早就传到了这些人的耳朵里,他这么说,只是在刻意对众人卖好而已。

  “是啊,就算有意见,我们这个班子不能散。先全力将人家刚才说的那些事情落实再说吧,这尊大佛,我们惹不起。”对于汪副市长的话,大家都表示赞同。他们怎么斗,都不会伤筋动骨。可我要是继续留在这里,真要弄出点什么来,那可就不仅仅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我就知道我要不成白菜钱了。因为黄工头拄着拐大早上的就站在门口恭候在那里。

  b永,q久》免re费看)%小说《.

  “哥,串儿我实在找不到了。我,我愿意赔钱。”我一开门,人家就在俩妹子的搀扶下点头哈腰的对我苦着脸道。妹子的皮肤真白,胸真大。我冲那俩妹子挑挑眉毛在心里暗道。

  “这张卡哥你收下,待会我亲自带我嫂子去看房。看好了房装修啥的,我包圆儿了。哥,你看这么地,你心里畅快了不?”见我不答话只是拿眼往妞的胸上瞅,黄工头对人使了个眼色,然后继续点头哈腰的对我说道。

  “是啊欧巴,我们老板为了这事儿可上心了。你看他都熊猫眼了,昨儿一宿没睡,看了一晚上的图纸。就想着给嫂子她们找一处既挨着学校近,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宅子。”那胸前如同挂着两颗榴莲的妹子走我跟前儿,一撩头发抛了个媚眼儿说道。

  “密码儿!”暂时抛却了榴莲,我伸手接过黄工头手上的银行卡问他。

  “啥?”或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黄工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特么打的是你的腿,你咋连脑袋都不好使了呢?我问你卡的密码儿!”我将卡拿到他眼吧前儿晃了晃又问道。

  “123456!”黄工头闻言大喜,随即左右窥视了一番,凑到我的耳朵边上说出了密码。

  “卡里有多少钱?我可告诉你啊,我嫂子家那串珠子......”我决定待会就去ATM机上查询余额。

  “哥我知道,嫂子家那串珠子是祖传的阴沉木。俗话说纵有珠宝一箱,不及乌木半方。这个我懂。200万,哥,卡里有200万。”一听我又要提珠子的来历,黄工头立马儿接着说道。从这之后他落下了一毛病,听不得人家在他面前说珠子什么的。曾经有段时间,咱打开手机就能看见车珠子的推广。后来这个推广没有了,据说就是黄工头发了狠,让人把车珠子的推广给撤了。

  “把我嫂子家的房子弄好,这事儿就过去了。”我将卡揣兜里对人说了一句。

  “唉,唉!”黄工头伸手摸了摸脑门子上的汗对我连连点头着。

  “曾经我们养过一条狗,也叫大黄。我家媳妇儿吧,没事儿就爱摸它的头。摸着摸着,脑袋上的毛儿都摸没了。”我瞅瞅黄工头那锃光瓦亮的脑门,给他说了个小故事。

  “得嘞,待会儿我陪你们一起去看房。要知道我嫂子这个人忒好说话,你这个人又忒奸,我怕你坑她!”我直言不讳的对黄工头说道。

  “不能啊,哥...”黄工头抬手又摸了摸脑门嘴里答着,同时在心里寻思着,我为什么要提那条名叫大黄的狗。

  “难道他想多讹我一条金毛?”黄工头跟在我身后暗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