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41章 望子湖
  川中市有个川北镇,辗转开了两天的车,我才来到这个地方。镇子看起来很繁华,跟小城的城区差不多。除了面积更小之外,基本上吃喝玩乐方面没有区别。镇子北面有一湖泊,名为望子湖。距离上一次连绵大雨,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只是令人奇怪的是,望子湖的水位却是没有丝毫的降低。不单没有降低,反而有日益上涨的趋势。几百个武警战士,正肩扛手提地往湖堤上运送着沙袋,试图将湖堤临时加高一些。

  “湖水通往哪里?”湖堤上,身穿着米色夹克衫,下穿着一条黑裤子,脚上穿着胶鞋的市领导正对区长镇长们问着话。雨都停了这么久,就算每天太阳晒,也多少该蒸发掉一些吧?怎么这水位跟下大雨的时候比起来,半点都没有下降呢?市领导看着距离湖堤上限不足一米的水位,皱着眉头寻思着。

  “湖水通往哪里?”区长镇长们闻言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回头拉过正在阻止当地村民挖土装袋的村支书问道。

  “这就是一湖死水,能通往哪里。”村支书正焦头烂额着呢,被人这么一拉当即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望子湖堤外两里地,就是他们村。要是万一堤坝溃口了,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这些村民的家。要搁在以往,村支书巴不得上级能够拉扯着自己唠几句。可是现在都到啥时候,大家都日以继夜的忙活着,担心着,谁有那个闲工夫去搭理他们。

  “老沈,你让我来这个地方,不会是要我参加抗洪吧?”我将车弯在堤下头,步行上了湖堤瞅着那些正全力以赴加固着堤坝的人们问沈从良道。

  “水位到了哪里了?”电话里,沈从良沉声问我道。

  “差不多距离堤坝顶端还有1米左右。”我放眼看了看,然后对他说道。

  “年年拨款,年年危急,一号正为这个事情生气呢。堤坝外头就是一个镇子十几个村,近万人生活在那里。这要是出了纰漏...”沈从良在电话那头捶了一下桌子说道。

  “一号连这里的事情都晓得?”我点了支烟问他。

  “总理前段不是下去走了一圈么,他回来对一号汇报工作的时候提起的。为了治理望子湖的水患,每年财政上都会拨几个亿下去。这一拨,就是20多年。”电话那头叮一声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随后就听到沈从良在那里轻声说道。

  “这事儿我也管不了啊,一号难道想把我当纪委使?”我挠挠头问沈从良。抗洪在水患多的地方,是年年都少不了的事情。拨款是拨款,事情没什么成效也是确实。只是也不能说这钱就真的没用到实处,顶多算是做了无用功罢了。

  “一号的意思只是让你开着车在那里兜一圈,算是警告一下某些人。我的意思,是想让你在那里仔细查询一下,看看这事里边是否藏着别的什么原因。因为上次江淮流域的大水,就跟灵异方面有些牵扯。要不是那尊毛公鼎,江淮那边的大水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退了。而整个川中,就算之前的暴雨连着下,过了这大半个月其他地方的水位也都退到了警戒线以下。独独就是这个望子湖的水在缓慢的上涨着,这不得不让我往其他方面去想啊。”沈从良如今就跟刘建军差不多德行,刘建军干久了警察,是见谁都怀疑是坏蛋。而沈从良则是在天组待长了,遇到事情就先琢磨是不是小鬼儿啥的在作祟。想一想,这大概也算是职业病的一种吧?

  “就为这啊,那这活儿轻松,交给我吧。”我一听就是打听打听望子湖为什么涨水的事情,当下心里头一松说道。我还真怕他让我去充当急先锋,跟廉洁啥的作斗争。这活儿太严肃,也有太多的牵扯。我只想好好儿的陪着家人,富贵平安的过完这辈子。偶尔为朋友出出头,偶尔开着这辆红旗出去装装B,这辈子也就算没白来了。

  “小王儿,小王儿?快拿瓶水来。”这头正说着话,堤坝那头就传来了一阵喧闹。我放眼看去,就看见一个武警战士正躺在战友里怀里。看样子,好像是昏迷了过去。

  “堤坝上一个战士晕了,我过去看看。”我对着电话说了一句,然后挂断电话就往那边走去。

  “别围着,都散开,让空气流通起来。水呢?”将战友平放在泥地上,那个武警战士挥手对围拢过来的人们吼道。

  “水来了,水来了。”一个浑身泥泞不堪的武警战士,手里提着两瓶同样沾满了泥的矿泉水踉跄着往堤坝上跑着道。跑到了昏倒的战友旁边,拧开盖子就准备喂他喝水。

  “别急,把水给我。”蹲在战友身边的那个武警伸手接过了水说道。只见他缓缓抬起了战友的头,然后捏开他的嘴唇,往里边倒了少许的矿泉水。一直到战友嘴里的水被咽了下去,这才又喂了第二口。

  +k更新最快上“f#

  “这是...”我走了过去,嘴里轻声问了一句。昏迷的战士脸庞上都是泥浆,他的眉头微微皱着,手脚偶尔无意识地抽搐一下。

  “累的!”正给战友喂着水的武警战士抬头看了看我整洁的衣裳,咬着牙瓮声道。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干净的外套,又看了看周围那些身上满是泥浆的武警战士,觉得自己跟他们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我来帮你把他叫醒吧。”我走过去,蹲下身子伸手往昏迷的战士腕子上捏去道。

  “你干嘛的?”那个一直托着战友的武警战士一抬手拉住了我的胳膊问道。我的袖子上,当时就出现了几道沾着泥浆的手指印。

  “嗯,我是个医生,对于这种情况,我相信我能够比你处理得更有效。”我不以为忤的耸耸肩对那武警战士说道。当然,我撒了个小谎。我要说我是个道士,准备作法让你的战友醒过来。估摸着在场的这几百个武警能把我当找事儿的给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