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43章 娘子湖
  托武警同志们的福,我在大堤上也混了一盒盒饭吃。菜不错,里边有鱼香肉丝,麻婆豆腐,外加一个煎鸡蛋。除此之外,每个人还领了一瓶功能饮料。我拒绝了秘书去镇上吃的邀请,就那么拉了一个麻布袋子垫在屁股底下,跟武警战士们坐到一起狼吞虎咽起来。

  “这边的饮食,您还习惯吧?我们领导说了,您这大老远的过来,晚上想在镇上为你接风。这几天他们也都没回去,基本上都住镇子上头,方便有事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赶到这里来。”秘书凑到我身边,犹豫了一下对我说道。

  “替我谢谢几位领导的好意,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堤坝的。所以镇上我就不去了,晚上我就住在村子里。还有啊,你这盒饭的味道很对我的口味。”我端起饭盒,刷刷几下将最后一点饭菜划拉进嘴里对秘书说道。只是我这番话一出口,他的脸色当时就变了。为了大堤来的?这是帝都那边对这里的工作不满意啊?秘书的心凉了半截,然后端着手里的饭盒起身走开。

  “他真这么说的?”秘书将我的话一字不差的转告给了班子成员。众人闻言,当时就觉得这饭味同嚼蜡了。天地良心,我真不是故意吓唬他的。我是来查望子湖涨水的原因的,不是来管防汛工作的诸位。我点了一支烟,遥遥看着色变的众人,在心里暗暗摇头道。

  “是啊...您看这事儿。您为了这望子湖,也没少费心的。这板子要是打下来,您冤不冤啊?”书记和其他的班子成员为了这个望子湖所操的心,秘书都看在眼里。要说不作为,那是真冤枉了他们。回头瞅了瞅我,他索性将手里的饭盒放到地上说道。事到如今,他哪里还有心思吃饭。打了板子换了老板,他能不能跟现在这样如鱼得水还得两说呢。

  “唉,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吧。”缓缓放下手里的饭盒,书记转身看着望子湖水长叹一声。

  “这个望子湖,是不是每年都这样?”要想知道望子湖的具体情况,我还得问班子里的成员。他们每年都要来这里防汛,应该对于这里的情况最有发言权。沈从良怀疑望子湖水不退反涨的原因跟灵异因素有关,那么我就要尽可能的打听到关于这片湖的信息,然后看看从中能不能够发现一些线索。我将兜里的烟给围坐在一起的战士们撒了一圈,然后起身走到背对着人们看着湖水的书记身后开口问道。

  “嗯?啊,是的。几乎每年汛期,它都会这样。只不过今年较之往年来说,情况更加古怪了一些。往年雨水停了,过半个月湖水也就慢慢降下去了。今年不同,眼看大半个月过去了,这水位不仅没降,反而在涨。你看看这天上,大太阳的天。再看看咱们脚下,堤坝上的泥都是湿的。说实话啊,我是真担心它会有一天忽然就决了口。”书记被我的问话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一扭头看是我,将身子往旁边挪了一下说道。

  “就不能找个地方排排?这干等着它自己下降也不是个办法啊!”我看着湖面问书记道。

  最@新》e章G》节Kf上%=x√

  “堤坝外头就是良田,以往缺水的时候,倒也从望子湖里抽过水来进行灌溉。只是今年不行了,昨天又接到了气象台的警报,这两天又有几场大雨要下,预计降水量在200毫米左右。而且泄洪,是需要上级部门研究决定之后才能行的。我们没这个权力淹点这里的耕地和民舍。现在我能做的,只是死守。”书记从我手上拿过烟蒂,点着了自己的香烟说道。

  “我的父亲在我小时候就常说,耕地不能毁了,不然总有一天我们会花钱问别人买粮食吃。看着那片耕地,我就会想起父亲对我说的话。年龄大了,总是喜欢回忆过去,见笑了。不管你是下来督查的,还是来打板子的。我恳请你,等我把这次的防汛工作完成了,再执行你的任务好吗?”抽了两口烟,他缓缓对我说道。

  “防汛这块儿不归我管,你安心带着他们工作吧。我只是奇怪,为什么这么大片湖,怎么就没个排水的地方。”见人家说得情真意切,我忍不住开口安抚了他一句。

  “因为在30多年前,望子湖的旁边,还连接着一片望娘湖。那个时候,人们更喜欢合称它们为娘子湖。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这片湖所在的地方,原本是个小镇子。可是不知道怎么地,洪水一夜之间就将这个镇子给淹没了。有一对母子侥幸从洪水的肆虐当中抱着门板逃了出来。可是飘到这里的时候,两人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母亲拉着儿子,儿子拉着母亲,谁也不肯松开已经无力的手。到最后,还是母亲狠心掰开了儿子的手,想让儿子能够全力从洪水中逃出去。儿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消失在洪水当中,漂到前方不远的地方,也松开了抱着门板的手。洪水过后,这里就形成了两个天然的湖泊。有人驾船从湖上经过的时候,曾经看见这对母子隔水相望。那之后,有人就称这片湖为望子湖,而那边的那片开发区,则是以前的望娘湖。”年近60的村支书手里提着一捆麻布袋走过来,看着眼前的湖水缓缓说道。

  “开发区是后来填湖兴建起来的,当时的步子走得急了点。在没有引进资金的情况下,就匆忙的上马了这个工程。里边的厂房基本上都处于废弃的状态,市府正在开会研究,是不是把这片土地卖给开发商,在这里兴建一批高档的住宅楼。毕竟跟城里比起来,这边的环境要好得太多。只是现在让人头疼的是,望子湖的水患。如果治理不好它,我想人们是不会来这边投资置业的。”书记在这个城市待了好几年,对于这个城市的过往自然是了如指掌。前人的失误,他这个后来者想把它扭转过来。

  “以前望子湖的水要是满了,就会溢到毗邻的望娘湖里去。望娘湖那边则是通过山里的溪流,将水往江里排。以前这块儿虽然遇到大雨也会涨水,可是基本上不会太让人担心。自打望娘湖被填了之后,每一年望子湖这边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慎就决了口子。”村支书伸手指着望娘湖的原址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