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44章 溃口
  “小程啊,你是大干部吧?”就在堤上跟着大家扛了一天的沙包,等到傍晚,终于将围堰的高度提高了一米。再一次婉拒了书记他们去镇上住的邀请,我开车载着村支书来到了他的家中。村支书家的房子是幢三层高,门口圈了个小院子的小洋楼。下车将刷着红油漆的院门打开,村支书等我把车停好后问我道。

  看W正P版章`%节%上?qw…

  “您怎么这么说?”我从车里下来,就那么穿着秋衣秋裤,手里抱着个纸盒子站在那里问道。外套上沾满了泥浆,我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在上车之前就把它们脱了下来扔到纸盒子里装着了。

  “我看领导们都对您挺客气的,能让领导客气的人,可不是能领导领导的人么。”村支书将我手里的纸盒子接过去,然后把我往屋里引去道。虽说人家的官儿不大,可是人家的眼睛那绝对是看事情的。

  “老婆子,去杀只鸡,家来贵客了。”进了屋,村支书将纸盒子里的脏衣服拿出来,完了拿进厕所扔塑料盆里大声喊了一句。

  “你先去楼上洗个澡,待会让我家老婆子帮你把脏衣服给洗了。带换洗衣服没?没有的话先穿我的。”村支书往盆里放着水,完了回头对站在客厅里的我招呼着。

  “喊啥呢!”一老太太从厨房里走出来,冲正在往盆里放着水的老伴儿说道。

  “我说家来贵客了,让你杀只鸡。”村支书从兜里摸出两只烟来,扔给我一支完了对自己老伴儿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婶儿,家里有啥就吃啥。”我接过香烟,对正拿眼打量着我的老太太笑道。

  “在堤上干了一天,衣裳都脏得不成样子,你待会儿给人洗洗。快点儿做饭去,我带人上去洗个澡。”村支书将盆里的水放满,看着逐渐变得黄浊一片的水摇摇头说道。泥浆吃进了面料里头,洗不洗得干净还两说呢。

  “老头砸,啥贵客啊这是?”带着我上了二楼,走进了一间还挂着结婚照的婚房里。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帮我把洗澡水调好之后,村支书这才转身下了楼。才一下来,老太太就拉着他低声问道。

  “市里的人都要对他毕恭毕敬,你说是不是贵客?赶紧去杀鸡,别磨蹭了。”村支书扭头往楼上瞅了一眼,随后压着声儿对老伴儿说道。

  “你咋不早说...”老太太闻言埋怨了老头儿一句,转身走到鸡笼跟前儿,伸手就逮了一只芦花鸡出来。

  “蠢娘们儿,这么些年但凡老子说是贵客的,哪个不是有点来头的。这一起过了半辈子,咋就越过越没默契了呢?”村支书瞅着一刀将鸡脖子划拉开的老伴儿,叼着烟坐到椅子上摇头道。

  累了一天,晚饭喝上一碗鸡汤的确是让人觉得通体舒坦。尤其是在洗过澡后换上了干净衣裳,坐在桌边喝着滚烫的鸡汤,让身体微微出些汗,那种感觉别提多解乏了。席间村支书不停地劝着我的酒,而我则是任他说破大天去,也不端杯子。自己的毛病自己知道,我压根就不是能在酒桌上称雄的人。出门在外,少喝酒,多吃菜。这可是顾翩翩经常在我耳边叮嘱的话。村支书见拗不过我,也就索性作罢,让我多吃菜,他喝酒陪我。

  吃完喝完,时间已经差不多晚上9点了。很多事情不轮到自己头上,自己不亲自去干干,是体会不到别人的辛苦的。就拿我来说,在大堤上干了一天,吃过晚饭后这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

  “这是我儿子的婚房,他们俩口子到深圳打工去了。今晚你就住这里吧,被子没盖过几次,是干净的。”老头儿见我实在瞌睡得紧,也就放弃了跟我多聊几句的念头。将我带到二楼,摁亮了房间的灯后,一边铺着床一边对我说道。

  “给您添麻烦了。”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揉了揉眼睛跟人客气道。

  “麻烦啥呀,赶紧歇着吧。今天累了一天,明天就别去堤上了。”村支书将窗帘拉上,然后又倒了一杯水放到床头柜上对我说道。

  送走了村支书,我将房门关上后脱去外套就那么倒在了床上。打了几个哈欠,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伸手拉扯过被子盖在身上,不多会儿就发出了鼾声。

  “得得得得!”人说不吃就是没饿着,不睡就是没累着。可是累狠了,这觉也睡不踏实。恍惚之中,我似乎听到了床头传来了一阵细微的磕碰声。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一下酸痛的四肢之后,我抬手摁亮了床头灯。

  “得得得得!”又是一阵磕碰声传来,循着声音我看了过去。床头柜上放着的那杯水,此时正泛着涟漪。杯底随着跟柜子的磕碰,正在缓慢移动着。我一伸手,将水杯拿了起来,然后伸手按在床头柜上精心感受起来。

  “地震?不像,地震不会震动得这么轻微。”感受着从柜顶传到手心的那一丝细微的震动感,我翻身起来轻声纳闷着。

  “大堤...”脑海中,忽然响起了纤纤的声音。

  “不好,怕是决口了。”经她这么一提醒,我慌忙起身套着外套道。那么大面积的湖泊,一旦决口...后果不敢想象。

  “快快,党员跟我下水堵口子。”等我驾车赶到堤坝边上,远远就看见武警战士们有的正肩扛着削尖了的木桩,有的背驮着沙袋,有的手拿着八磅重的大铁锤在大队长的带领下齐齐向决了口的堤坝冲去。没有一个人后退,所有的人就那么迎着汹涌而来的水流迎面而上。

  “噗通!”几十个武警战士并肩跳进了水中,他们手拉着手,肩并着肩就那么站在决口处迎接着洪水的冲击。

  “钉木桩,快!”几个沉浮之后,大队长从水里露出头来。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泥水,扭头对岸上正不断往水里抛着沙袋的战士们吼道。

  “大队长,吃不住劲啊!”水流湍急,木桩根本就站不住脚。不等战士们甩开膀子用铁锤将它钉下去,转眼就被洪水给冲到了一边。

  “我来!”我往身上上了一道护身咒,一个纵身就向水里跃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