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55章 事到临头方知悔
  “你们赶紧回来吧,欣欣被派出所抓了。”因为菲菲的原因,原本警长想惩戒这些学生们一晚,第二天再通知家长的打算落了空。大半夜的,家长们纷纷赶往了派出所或者是医院。唐欣被吓得不轻,等奶奶在医院精神科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在接收着医院的心理治疗。奶奶哆嗦着,在医院办公室拨通了儿子的电话。

  “大半夜的我刚睡着,妈你咋这么多事儿呢?不是,你刚才说什么?”唐欣的父亲恍恍惚惚的接通了电话,先是一通埋怨,接着才反应了过来。

  “我说,唐欣被抓进了派出所,现在被人家送医院精神科做治疗呢。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还不回来?你们在外头铲金子也得回来拿拿主意吧?”老太太罕见地对着儿子发了一通脾气。

  “我们马上订票,顺利的话明天下午应该能够到家。妈你在医院照看着点儿啊...”女儿犯了案子,并且还被送去了精神科治疗。这个消息对于唐欣的父亲来说,算得上是一颗重磅炸弹了。他当时就睡意全无的从床上起身,一边开启着电脑一边对自己的母亲说道。

  “就算我们的孩子犯了天大的案子,在判决书下来之前,派出所也没权力对她们的人身造成伤害吧?记者同志你看看,一起带进来4个孩子,现在4个孩子都进了医院。我们国家还是不是法治国家了?就能任由他们这么胡来?”电视屏幕里,一个家长正拉着记者很是气愤的控诉着。

  “是啊记者同志,你们看看,四个孩子进了医院不说,还都进了精神科。怎么进了一次派出所,转头就变成精神病了呢?我们想不通,跟这位家长说的,孩子犯罪了也好还是怎么样了也好,该批评教育批评教育,该罚款就罚款,该判刑就判刑。可是在判决书下来之前,她们应该还不是罪犯吧?不是说疑罪从无么?现在的派出所就是这么办案子的?”一时间,现场的所有人,包括记者们都对这些家长和学生表示了同情和支持。

  “刘书记,请问您对于公安机关的办案方式,有没有什么话要说?”本来这种案子,无论如何是不至于去惊动刘建军的。可是无奈事情被传媒一报道,经过一阵发酵之后,最终还是捅到了他的面前。特么是在网络上,人们是义愤填膺,团结一致地对小城公安进行了口诛笔伐。

  “首先谢谢诸位对于这件案子的关注和报道。然后我要提醒诸位的是,新闻报道也要以事实为基础,以真相为准绳,万万不能仅凭个人好恶和猜想,就来断定一件事情的真和假,对与错。更不能在词里行间,对网民们进行煽动。大家都希望能受到法律的保护,获得法律上的公平。那么我可以告诉大家,某些媒体在这件事情上不实的报道,其实已经触犯了法律。”

  “现在有很多的网民,在网上留言说要人肉出办案民警的家庭住址。我可以很正式的对他们说,不要挑衅公安机关。更不要作出任何伤害警察的举动,因为那样做的后果,等着他们的将是全国通缉。该谁的责任,必须由谁来负。下面,我给大家放两段视频。或许看完这两段视频,大家会对本案有一个新的了解。”市府会议大厅,刘建军正在召开着记者招待会。主席台上的他,面对着诸多的媒体不急不缓的在那里说着。

  “第一段视频,是派出所内部的监控录像。大家可以看看,从带回嫌疑人,到送嫌疑人去医院的这个过程中,我们的警察有没有什么违规的地方。”示意将会议室的灯光打暗一点,刘建军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投影说道。投影上很快出现了画面,画面里几个女生正扭打在一起。随即一个警察走进来,首先就控制住了那个正骑在唐欣身上撕扯着她的衣服的女生。

  “大家注意看,这个嫌疑人,是自己昏倒的。在这之前,我们的同志一直走在她的前头,不可能对她进行人身伤害。或许我们是不是能够猜想一下,这个嫌疑人在之前跟人的争斗当中,是不是已经受到了某种我们未曾发现的伤害,最后才导致她的晕倒呢?”刘建军将画面定格在菲菲摔倒的那一瞬间,然后对那些记者们说道。

  68e首v发+

  “刘书记你好,我刚才听见你对那些学生们用了一个词,嫌疑人。那么请问,嫌疑人的意思,是不是代表着她们真的犯了案子?又或者是您,因为不满她们家长将事情捅到媒体这里来,而故意这么说的呢?”一个女记者起身问着刘建军。

  “那么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第二段视频。本来按照规定的话,在案情没有大白之前,这些证据是不允许公开的。只不过大家都紧咬着警方不放,如果我再不为我的部下们出这个面,以你们的脑洞和思维,我相信后续的报道会更脱离实际。”刘建军没有去理会那个有些咄咄逼人的女记者,只是轻叹了一声在那里说道。

  “你个小贱B......”投影上,出现了唐欣几人在厕所欺凌李佳佳的画面。

  “这,就是事实。我相信,在坐的诸位如果有谁生儿育女了。此时的心情应该都不能平静下去吧?当然这话从我嘴里说出来,很不合适。我甚至不应该对这件事情表露出任何带有个人感情的言论。但我就是这么样个人。我很想对这些人的父母说一句,你们的女儿真的很缺乏管教。”刘建军不顾自己正面对着镜头,点了一支烟后对着摄像机说道。

  “大家都在对那几个嫌疑人报以同情,可是那个受欺负的女学生,谁又对她报以同情呢?很遗憾的告诉大家,那个女学生,在几天以前已经跳楼自杀了。她的自杀,是不是跟这件事情有关,我们暂时还不知道......”刘建军吸了一口烟,环视着下边哑口无言的记者们缓缓说道。

  “不要,不要,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在刘建军召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唐欣整个身子忽然抽搐了起来。随着身体的抽搐,她嘴里急促地在那里自言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