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56章 等待
  “小凡呐...”我一接到刘建军的电话,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情。尤其是他以这种讪讪而贱的腔调对我说话时,就更需要提高警惕了。

  “干嘛...”我靠在沙发上,看着跪在茶几前正为我沏茶的颜品茗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慢悠悠的回道。顾翩翩去学校监考了,我可以堂而皇之的在家里享受着美人的伺候。

  “那个,新闻看了没?”刘建军讪讪问道。

  “你召开的记者招待会嘛,看了,感觉不错,你现在越来越像个官了。不过,那番话说得比旁的人更贴近群众一些,为你点个赞。”颜品茗往茶盏内斟了七分茶水,然后双手举着轻贴在额头处欠身向我递来。恍惚间,我似乎有种身为电影赤壁中曹操的感觉,而此时的颜品茗,则是化身为小乔。

  “那个,帮个忙...”刘建军轻咳了两声,完了腆着脸在那说道。

  “今天的茶不错,要是再来俩妹子弹个琴吹个箫啥的,就更美了。”我轻呷了一口清茶,咂巴咂巴嘴对颜品茗说道。一句话说完,换来了美人的一个白眼。

  “我说,你帮个忙成不成?”见我不鸟他,刘建军提高了腔调在电话里追问了一句。

  “你看看,养气的功夫还不到家不是?刘建军同志,想要再进一步,养气的功夫你得多练练。不是有话说,想要别人给你抬轿子,先得把别人的轿子抬好。这跟请人帮忙是一样一样的,你说几句好话不行啊?”我放下茶盏,伸手拈起一块糕点扔进嘴里说道。

  “好你妹,赶紧的,来中心医院,这里的情况有些失控了。”好吧,刘建军这货就不是一个会说好话的人。被我调侃了两句,直接就炸刺了。

  “这话说的,特么跟我欠了你似的。”我摇摇头,将颜品茗递来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拍拍屁股从沙发上起身道。

  “又要出去办事?”颜品茗见我起身,将茶盏和器皿一一归置好后问我道。

  “老刘刚打电话,为了学校暴力的那个案子。”我将外套穿好,走到门口轻声说道。

  “就是一群女生欺负一个女生的那件事?那你去看看也行,现在有些孩子真没法说。”校园暴力案现在已经成为了小城脍炙人口的话题。当然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有人同情那个不堪欺凌自杀的女学生,也有人同情那几个在医院精神科治疗的施暴者。更有一些不像人的人说,死得好,这么点压力都扛不住早该死了。

  我想说这种话的人,本身应该就是和唐欣她们相差仿佛的吧。在他们眼里,永远觉得否定一切,破坏一切比创造要来得快活。但是你真要他做点实事,他往往会做不来。每天无所事事的,只是坐在电脑前头发泄着内心的不满,出口成脏。好像如此这般,就能改变世界一样。能改变世界的,素来只会是枪炮,从来没有人动动嘴就能成事的。但是这种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为了钱或者一些别的追求,他们可以在网上肆无忌惮。干了腌臜事之后还会觉得别人也会跟他一样。

  “这是怎么个意思?”来到了医院,刘建军正在走道里来回踱着步,在他的身后则是跟着秘书和几个警察,大家埋头不语的陪着这位上司在医院散起了步。我了走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你来看看。”刘建军闻声眼神一亮,一抬头拉住我的胳膊将我往精神科病房带去。隔着门,透过上边那方玻璃,我影影绰绰看见一个妹纸正光着身子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

  “行了,看两眼得了。”见我趴在那里目不转睛着,刘建军轻咳了两声将我拉到身前说道。天地良心,我除了看见个背影,啥都没瞅着。

  “怎么样?”刘建军将我带到安全通道处,伸手打开了窗户掏出烟来递给我问道。

  “还没长熟,瘦了点儿。”我接过烟在指甲盖上上下敲打着答道。

  “我特么让你看那女孩儿是不是被那东西缠上了,你特么看啥呢?”刘建军咬咬牙,拿出打火机替我把烟点上后说道。

  “是啊,看女孩儿是不是被那东西缠上了,这特么不还是得先看了再说么?老刘头儿,你特么变猥琐了。”我抬手在他胸前轻拍了两下说道。

  “那你看出点什么来没?”刘建军紧接着问我。

  “你以为老子睁眼就能看到鬼?我特么不是得先作法么。正准备作法来着,被你给拉过来了。”我耸耸肩对刘建军说道。这话不假,我得先开了开眼咒然后才能知道某些特殊物体的存在与否。

  “作法...你是不是还要开坛?”刘建军可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我是在消遣他。

  “那倒不至于,不过要想知道答案,我还得再去看一遍。”我将烟蒂摁灭在窗台上,然后对他说道。

  ?看√☆正S版章节‘上

  “你,不会是在找借口吧?”刘建军素来是对我抱着怀疑态度的,见我还想去看一次,他一把拉住我的袖子问道。

  “瞅瞅,瞅瞅,你生病了去医院打针,难道遇到女护士你还不脱裤子了?遇到女医生你还不接受她的检查了?老刘,你特么忒龌龊了。”我停下脚步无奈地看着刘建军说道。

  “好吧...”刘建军松开我的袖子,对我挥挥手说道。

  这一次我提前开了开眼咒,透过门上的玻璃才看了一眼,我就得到了答案。事情就如同刘建军猜想的那样,里边这个女孩儿真的是被一个灵魂附体了。

  “恭喜你猜对了!”我站直了身子回头对刘建军说道。

  “那你想办法把那东西赶走,这边不恢复正常,案情没办法审理。拖得越久,不管是对受害者,还是对施暴者都不是一件好事。”刘建军走过来紧握着我的手掌说道。事情被媒体捅了出去,现在受到了各方的关注。如果不尽快审结,恐怕有人又要跳出来大喊内幕,黑幕云云了。

  “等太阳落土吧。”我看了看窗外的余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