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58章 多事之秋
  “你不是说有报应么?那她们会不会有报应?”这是灵魂体的一个心结。

  “一定会有,殊不闻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打开今古传,老天饶过谁?”我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灵魂体缓缓说道。

  “你不会骗我?真的会有报应?”这是灵魂体,也是李佳佳在离开之前再三问我的问题。诚如我所说的,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她的心里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去杀死那几个百般羞辱她的同学。在她的心里,给予对方最大的报复,也不过是吓唬她们一辈子罢了。经过我的一番好言相劝,她最终是选择了去地府入籍。

  “我不骗你,真是会有报应。”我点点头对李佳佳说道。

  “我想回去见见爸爸和妈妈。”这是她的小心愿,也是地府会给予每一个灵魂的待遇。

  “今天在本市中院将进行某高中暴力虐待案的审理......”李佳佳满足了自己的心愿后,去地府入了籍。而在她走后,几个施暴者也先后恢复了正常。对于这桩案件,小城当地的媒体保持了相当的关注。在开庭的那天,电视台还刻意进行了报道。双方的监护人都出席了庭审,李佳佳的父亲跟几天前比起来,情绪要显得平静得多。他没有因为几个逼死自己女儿的仇人在眼前,就失去理智。案件全程审理下来,他只是面如止水的坐在那里,将一切的事情都交给了他的律师。经过了一周的审理,这桩案子终于画上了句号。

  “请问李先生,您对这次的判决结果满意吗?或许对您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公平的判决。对着镜头,您有什么想说的吗?”鉴于当事人都是未成年人,而且控方也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死者就是被她的同学逼死的。所以最后的判决,只是让辩方当事人赔钱了事。走出了法庭,一群记者纷纷围到李佳佳父亲的身边,似乎想要从他嘴里套出一些新闻素材来。他们知道,这种时候都是当事人最激动,情绪最容易失去控制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说出来话,都会石破天惊。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注,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依然会相信我们的法律。这次的案件,说明我们国家的法制在逐渐健全。我们也开始注重证据的搜集了,这很好。”出乎众记者们的预料,当事人并没有表露出任何他们想要的情绪和言论。相反,人家还彬彬有礼的对在场的记者们大肆夸奖起法制建设来。

  “唐欣,听说你没事了?晚上出来吧,还是在上次的酒店,我等你。”小强躺在酒店的床上,给才摆脱官司的唐欣打了个电话。

  “我爸在家呢,我出不来。”唐欣轻声对着电话说道。

  “3000块,来不来?”小强晃悠着双腿,嘴角叼着烟对唐欣说道。上次事情办得太急,这次他准备好好品尝一下。

  “晚点行不?等我爸睡了...”3000块对于唐欣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她心动了。咬咬牙,她走到门口侧耳倾听着客厅里的声音。电视机还在播放,她知道现在出门肯定是不可能了。

  “11点之前你务必要到。”小强拿起遥控器,百无聊赖的调着电视频道说道。

  “好!”唐欣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真乖,踩着点来了。”10点58分,唐欣出现在小强的房间。小强穿着浴袍起身将她带到床边坐下,抬起她的下巴就要去吻。

  “马勒戈壁的,你敢勾引我女朋友?”还没等两人进行实质性的接触,酒店的房门就被人从外边给踹开。随后从门外冲进来几个壮汉,为首那人看了看半解着衣裳的唐欣,随后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来对小强吼道。

  “误会,误会,哥们儿,有话好......”小强被人按倒,他惊慌失措的开口想要解释。却觉得自己的心头一痛,壮汉手中的匕首已经捅破了他的心脏。

  5}_永久3免》2费@a看小说“

  “贱人,老子哪点对你不好?你还敢出来偷汉子?”一刀捅翻了小强,壮汉回头厉声对已经吓傻了的唐欣大吼道。

  “我不...”不等唐欣将这句我不认识你说出口,壮汉手中的匕首已经划破了她的喉咙。

  “本市昨夜发生一起恶性案件,据目击者称,被害人似乎是因为出轨而导致了男友的报复...”

  “老板,事情办妥了。咱兄弟为了演得逼真一点,还顺带着干掉了个无辜的人,这钱你多少得加一点吧?”

  “给你们加5万,从现在开始,你们有多远滚多远。”电话这头,背身站在窗口的老板吸了口烟,沉声对对方说道。

  “我们学校再不能出事了,接二连三的,对我们学校造成了多大的影响?还有,希望警察同志们能够对我们学校进行一段时间的重点巡查。光靠那几个保安,根本起不了作用。”学校一连几个学生被打断了手脚,这让高中的校长很是头疼。在教育会议上,他对到场的领导们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多事之秋,多事之秋,我现在对于这个词儿有了新的认识。小城不平静,天组也同样不平静。我的同事失踪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是资料,你先看看,尽快赶到春江来。”电话里,沈从良很急促的对我说道。

  “明白!”我接受完他传送过来的资料,将烟点着了答道。

  “我去春江路14号调查,如有急事给我打电话。”这是一张贴在办公室里的便贴,上面写着这么一行字。我翻看着手机里的资料,缓缓地吸着烟。从上边的意思来看,似乎是天组的同仁接到了有关于这个地方的案子。

  “春江路14号...”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也是第一次接到具体到门牌号的任务。

  “春江路14号,我希望你能查清楚我们的同仁到底为什么会消失。他们去了哪里,是死是活。这次的事件,是对我们的挑衅和挑战。”电话里,传来了沈从良的咆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