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65章 处处不平事
  天气已经入秋,可是春江的夜却还是显得有些浮躁和闷热。我穿着短袖体恤和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运动鞋,施施然就来到了街上。跟国内其他的城市一样,每到夜幕降临,美女们才会上街展示她们的风采。并且越夜,漂亮妞就越多。大抵,越夜越美丽是这么来的罢?

  #}最¤新章~节{上D

  “小伙子,逛街呢?”也不知道那个春江路14号到底会出现在哪里,到底今夜会不会出现,我沿着马路一边欣赏着美女一边往前走去。不知不觉间,我就来到了制革厂的门前。那个卖馄饨的大爷还没有收摊,他的记性不错,时隔几天依旧还认得我。用手里的漏勺在锅边轻轻敲了敲,他开口跟我打着招呼。

  “啊,老板还没收摊啊?”我闻声侧过头去看了看,然后迈步向他的馄饨摊走去道。馄饨摊的生意并不好,眼下只有一个背着书包的学生正趴在桌边吃着东西。这个点,应该是才下晚自习吧。一盏30瓦的灯泡是馄饨摊唯一的照明,电线是从制革厂里牵引出来的。

  “今天的馅儿还没卖完,带回去放一晚上的话就不新鲜了。我想多守守,能多卖点就多卖点吧。”老板对我笑着说道。虽是笑,可我却从他眼中看出了一丝无奈。

  “两碗馄饨!”我递过去一支烟,然后对老板说道。他跟我打招呼,也是想多卖一碗馄饨出去。左右我还能吃得下,能帮人家早点收摊,应该也算是行了小善吧。

  “唉,好!”老板喜笑颜开的数了十几颗小馄饨倒进锅里,末了还多往里边加了两颗。

  “小伙子找到地方了没有?”趁着煮馄饨的时候,老板开口问我道。

  “哦,找到了。是我听错了,是24号。”我叼着烟坐在椅子上随口答道。

  “就说嘛,我在这里生活了半辈子,怎么可能会有我不知道的地方?馄饨好了,我用大碗给你盛行吧?”皮薄馅儿小的小馄饨,几句话功夫就已经煮好了。眼瞅着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吃,老板拿出一个大号的纸碗来对我说道。

  “行啊。”我从桌上的纸碗里拿出一个塑料勺来对老板说道。馄饨的汤水闻起来很香,里边滴了小麻油,撒了葱花。我接过老板端来的碗,噘着嘴吹了吹,然后舀起来一颗小馄饨送进了嘴里。

  “这个月的占道费该交了啊。”还没等我把馄饨咽下去,就看见两个身穿着T恤和七分裤的同龄人走了过来。伸手在白铁皮敲成的餐车上拍了拍,他们对老板抬了抬下巴说道。

  “以前不都是月底才交么,这个月怎么月头就要交了?能缓几天不?你们看,这厂子也不行了,说是要我们这些人自主创业。可是创业总得给个地方不是?我也没占人行道,就在自己厂子门口摆摆摊儿混几个生活费。缓几天吧小伙子,过几天我一准交。”老板闻言色变,双手在围裙上轻搓了几下低声道。上了半辈子班,末了厂子不行了。单位也没钱给补偿,只能这么拖着。每个月发几百块钱的生活费,让职工们出去自主创业。说起来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自主创业。可是现在干哪一行的人都多如牛毛。让这些上惯了班的人,上哪儿创业去呢?创业是要本钱的,人年龄大了,思想上本身就已经跟不上时代。加上手里根本没存着什么钱,拿什么去创业。

  “上头的新规定,从现在开始,每个月的月头交钱。没钱交你这摊子也别摆了,整条街就你这个馄饨摊在这里碍眼。你以为我们稀得收你那几个臭钱呢?你不摆了我们兄弟还能少点事。”一人拿起筷子,在老板面前的馄饨馅儿里搅和着说道。

  “别别,小兄弟你这么一搅和,待会我还怎么包馄饨呢。”碗里的馅儿大约还有拳头那么一坨,此时被人这么一搅和,当时就给搅和散了。老板见状连忙伸手想要阻止那人祸害他的馄饨馅儿。

  “谁特么是你小兄弟呢,上头的任务我们完不成就没好日子过。我们没好日子过,你也别想过好日子。今天要么把钱交了,要么我们把你的摊子给没收了。”那人将筷子往地上一摔,环臂抱胸看着老板说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大晚上的你们领导也不会来视察不是?等人家把这点儿东西卖完,花不了多少时间。再说了,人家的生意好了,给你们交钱不也爽快得多么。”我将嘴里的馄饨咽下去,好言相劝道。

  “得,今儿还遇上一爱管闲事的。别光嘴里的BB,你同情他,要不帮他把费用给交了?”两人闻言齐齐回头,看着正在吃着馄饨的我冷笑一声道。

  “要交好多钱呀。”我头也不抬的吃着馄饨问他们道。当然各行都有各行的苦衷,但是归根结底,咱们都是小老百姓一个。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在言语上温和一些呢。又不是在旧社会,不交钱就掀了人家的摊子。

  “一天5块,一共150。”一人刷一声撕了一张印刷粗糙的票据拍在我的面前说道。

  “别别,人家只是来吃东西的客人。这是今天的营业额,剩下的我过几天一准交。”老板打开钱箱,从里面拿出零零碎碎3-40块钱来放桌上说道。

  “家里老婆子身体不好,报销的药疗效不好,疗效好的又不能报销。不是我有意拖欠,只是家里的开销实在是大。容我再做几天,150块钱我肯定半分都不少的交给你们。我在这里做了大半年了,两位哪次见我赖账的?”见人家不肯收,老板连忙低三下四的解释着。

  “你家老婆子开销大关我们啥事儿,她陪你睡,又没陪我们睡。”要说之前,我还没打算去理会这两个人。他们端着人家的饭碗,有些事情必须由他们出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可是这句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这两位是缺少管教了。

  “人家年龄都能做你爸了,合着你还想让你妈陪你睡觉?”我将碗里最后一颗馄饨吃下去,抬头看着说话那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