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66章 找到老米
  人,就是这样。只能己说人,不能人说己。可是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呢?于是这两个人恼了,再于是他们跟我动了手。再再于是,他们被我踩到了脚下。见有人打架,刷拉拉顿时围过来一群遛狗的,逛街的,偷人的各种人。刷拉拉一阵闪光灯闪起,这就又为论坛增添了一个新的谈资。150块钱的什么占道费,我借给老板交了。为了省去一些麻烦,我给天组春江部的同事打了个电话,将这件事的善后工作交给他们去处理。吃饱喝足,又跟人动了一番手脚。目送着老板收摊回家之后,我也顺着马路继续四下里晃荡了起来。

  “几点了?还在外头野,快回来睡觉,明天还要上学。”不知不觉间,我走到了一条里弄里。里弄不宽,勉强可以并肩走三个人吧。一侧是散发着的骚臭味的公共厕所,另外一侧则是一排红砖平房。狭长的里弄里只有一盏路灯杵在那里为进出的人照着路。一间平房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妇从屋里探出头来,冲还在里弄里来回疯跑的孩子们喊了一句。

  喊完之后,一侧头看见了我这个陌生人。随即面露警惕的看着我,直到我接过了她家门口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方才松了一口气。房,暂时是买不起的。住在这里的人,都是薪水不高的。一个月下来,夫妻俩的工资勉强可以过日子。若不是人情往来太凶,就算买不起房,也总能租个像样点的地方住吧?天气冷了还好,要是夏天,对面那个公厕里的味道能熏死人。少妇轻叹了一声,伸手揪住了儿子的耳朵将他提溜进了家门。

  “以后不许玩这么晚,要是遇见人贩子怎么办?”隐约间,我听见那个少妇在训斥着儿子。

  穿过了这条里弄,迎面是一个盖着蓝色玻璃瓦的门球场。旁边的牌子上用红油漆刷着离退休职工活动中心的字样。已经是夜里9点半了,门球场上还有几个老爷子在那里挑灯夜战着。依我看来,这玩意就跟人拿根打气筒的柄去打桌球差不多意思。门球场附近有一个人工湖,姑且这么叫它吧。其实面积并不大,顶多算得上一个池塘罢了。人工湖上还用钢筋水泥做了些莲花杵在水面,顺着它们走到湖中心,有一处凉亭立在那里。一对男女此时正勾肩搭背的相拥着那里,上上下下的也不造在做些什么爱做的事情。

  一路走了许久,我的双腿也有一些乏了。眼瞅着那几个大爷正全神贯注的拿着杆儿乒令磅啷的打得热闹,我索性找了个水泥墩子坐下观赏起来。等他们打过一局,我也歇好了腿脚。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我起身沿着人工湖向前走去。

  “哥哥,进来玩呀。”走过了人工湖,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是个废弃的文化宫。一快斑驳的牌子倒在一旁,上头隐约还能辨认得出春江市工人文化宫的字样。往前走没两步,忽而听见一个腻腻的声音打我耳边响起。

  “春江路14号!”借着昏暗的路灯我扭头一看,赫然发现身旁距离十几米开外矗立着的那幢老宅门楣上挂着的门牌号,正是久寻不得的春江路14号。念罢开眼和护身两道咒语,我放眼向春江路14号门前的两个妖娆看去。只见两团鬼气森森而立,鬼气缭绕间,两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女鬼正站在门前对我搔首弄姿着。

  “玩什么?”我冲两鬼挑了挑眉毛问道。

  “哥哥想玩什么都行。”两个女鬼对视了一眼,然后轻抬鬼爪掩在嘴角处呲牙咧嘴的对我说道。

  “额,我能先吐一会儿么?”我实在忍受不了这两个女鬼了,说罢干呕了两下。

  “哥哥这是怎么了?”两个女鬼丝毫没察觉自己已经露了馅儿,双双走过来作关切状道。

  “额,没事,有些吃撑了而已。”我稍稍敛去了开眼咒,让女鬼们出现在我眼里的形象能够正常一些。抹了抹嘴角,我冲她们说道。

  “哥哥可先进去休息一下,稍后我等奉上香茶一盏,喝过后定能消食。”女鬼们想伸手挽住我的胳膊,却被我一个侧身让了开去。有些错愕的女鬼面面相觑了一下,随后齐声对我说道。还从来没有男人会拒绝跟她们进行肢体上的接触的,今天这个男人可真怪。说罢,两鬼齐齐在心头暗道。

  “也好,里头的小妹多么?”不用她们说,我也是要进去春江路14号看看的。其他的先不论,我得去看看天组失踪的同事,是不是也在里边。

  “哥哥有了我们两个,还想着别的小妹...”两个女鬼见我上了钩,一跺脚波涛汹涌的在那里娇嗔起来。

  “好好好,算我说错了话,我们这就进去?”我冲她们摆手笑道。

  进得门后,迎面是一庭院,庭院后头是一幢上下二层造型古朴的木楼。穿过了那不大的庭院,进得楼内。一阵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在耳边响起。

  l正版}首6发

  “小伙子,过来坐!”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跟刘建军差不多年龄的人回头看了看我,然后抬手招呼了一声。

  “哥哥可先去歇息片刻,听听戏曲,我们姐妹去给你沏茶。”两个女鬼回过身来对我轻笑道。

  “程小凡?”我走到那个中年人身边坐下,戏台上一袭空荡荡的青衣正在那里故作悲戚状吟唱着苏三起解。中年人轻轻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嘴里轻声问道。

  “你是老米?”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陌生的人能够准确的叫出我的名字,我想应该只有天组的同事们了。因为我是天组的名人嘛,资料和经历他们已经不造翻阅过多少回,能够认得我也不足为奇。

  “稍后那两个女鬼端来的茶可千万喝不得。”老米微微点了点头,嘴里轻声提醒着我。他的面色很不好看,眼圈有些发青,面色跟抹了粉似的发白。若不是天组的同事都有相当的自律性,我甚至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纵欲过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