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67章 戏鬼
  “为何喝不得?”我瞅着正端茶浅饮的老米问道。

  “那茶会让人产生幻觉和欲望,喝下去就着了她们的道儿啦。”老米放下茶盏喘息了两下对我说道。看来他的精气神真的是消耗得过量了,以至于说话说得快一些都会气喘吁吁。我伸过手去,拿住他的脉门缓缓输送了一道道力进去。一股子若有若无的黑气从他的毛孔内被驱赶了出来,再看老米,脸色已经比刚才好看得太多。

  “我倒是忘了,你可是咱们天组的第一号人物。如果可能,把这里毁掉吧。你看周围的这些人,都已经离死不远了。我不想留下这个祸害,将来再去害其他的人。”老米轻握了握拳头,感受到身体里的惬意感对我说道。他觉得刚才体内某种东西游走过一番后,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到了刚进来的那个阶段。

  “看看再说,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来,不玩玩怎么行。”我冲老米挑了挑眉毛说道。

  “你口味真重,玩鬼?”老米很明显会错了意,打了个冷颤后将身子往侧里让了让说道。

  “额...”我冲他耸耸肩膀不予解释。

  “哥哥,尝尝这盏茶,可还合你的心意?”说话间,那俩女鬼端着茶水就从楼上下来。走到我跟前儿,欠着身将茶水往桌上放着道。在收手的时候,也不造是有心还是无意,那只鬼爪还在我的脸上蹭了一把。

  正)¤版首发.d

  “有汽水么?我不喝茶谢谢。”我将茶盏往开一推道。

  “汽水有什么好喝的,哥哥不妨尝尝这茶的滋味。保管你喝了一盏之后欲罢不能。”女鬼将茶盏端起来,送到我的嘴边柔声道。特么,欲罢不能,是喝茶呢还是干别的?我嗅着茶水里的腥甜,在心里暗自说道。

  “若是哥哥实在不想饮茶,不如随我等去楼上歇息片刻可好?相信那里的服务,会合哥哥心意的。”见我坚决不饮,一个女鬼接过茶盏放到桌上躬身凑到我的耳边轻道。下药不成,这就是准备来强的了?闻言我瞥了她一眼暗道。

  “如此甚好。”我就不信这里就这两只女鬼说了算,想要把这地方给彻底毁了,就得勾出她们的幕后老板来。俗话说射人射马,擒贼擒王嘛。小喽啰杀得再多都没用,只有将此处的大鬼引出来才能以绝后患。

  “哥哥且先安坐片刻,待我俩前去换了衣裳再过来侍奉。”上得二楼,一阵莺莺燕燕之声从那些半掩着的房门里传了出来。我运足了开眼咒窥去,却发现屋里半个人都没有。只有一些小鬼们,在那里装作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样子发出一些动静来。跟着女鬼来到了楼内最大的那间房,将我引到圆桌跟前坐下,她们这才齐齐对我施礼说道。

  “去吧去吧,有护士装没?换那个比较得趣儿。”我摆摆手,作出一副瓢客的嘴脸来对她们说道。我表现得越是急色,两个女鬼脸上的喜意就越是浓郁。

  “刺溜!”走出门外,两鬼齐齐伸出舌头舔弄了一下嘴唇。多么精壮的男人啊...她们对视了一眼,然后露了露獠牙浅笑了一声。男人越是精壮,姐姐稍后剩下的渣渣就会越多。好歹,也能分润一些好处不是?她们咽了口口水在心头想道。

  坐在那里四下里扫视了一番,木楼逐渐在我眼中呈露出了真相。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破败。墙壁上挂着蜘蛛网,天花板上还有几个破洞。屋子里的摆设看起来就跟被烟熏火燎过一般。我面前的圆桌,上边布满了灰尘不说,甚至还有斑斑血渍遗留其上。靠里的床上,几只老鼠已经把它当成了大本营。正肆无忌惮的在烂絮之中窜来窜去,偶尔会停下脚步抬头朝我看上一眼。床尾摆了一浴桶,目测可以同时容纳下4-5个人同时洗浴。只不过,浴桶四周打的箍都散了。木板跟木板之间露出手指粗细的缝隙,一只蜈蚣正从里边往外出溜着。

  “这特么,这样的环境还想着勾搭男人,也是没谁了。”我伸手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叮一声用打火机将它点燃后吸了一口说道。

  “哥哥稍等,我俩先把洗澡水放好,再来服侍哥哥入浴。”两个女鬼换了身装束从外边走进来,身后还跟了十几个提着水桶的小鬼儿。她们身上穿着一件鸳鸯戏水的肚兜,下身穿着粉红色的裘裤儿。有意无意的冲我卖弄着风.骚说道。只不过,鸳鸯戏水的肚兜是破的,裘裤儿看起来就跟多少年没洗过一样。看在眼里,我连调戏她们的念头都木有了。

  装模作样的指挥着那些个小鬼儿往浴桶里倒着并不存在的洗澡水,末了还假意伸手在浴桶里探了探,似乎是在试着水温合不合适。一抬脚,将那只出溜到脚下的蜈蚣踩死之后,她们齐齐转身对我走了过来。

  “哥哥,请入浴。”走到我身后,两个女鬼一左一右地站定,然后伸手想要替我宽衣解带。

  “你们洗,我看。”我一抬手阻止了女鬼的动作,然后叼着烟卷儿对她们说道。

  “看?哥哥光看有什么意思。一起洗,我们会让哥哥流连往返的。”女鬼们对视了一眼,随后腻着声儿对我说道。

  “特么,我就好这口儿成不成?”我一拍桌子对两个女鬼瞪眼道。这一巴掌下去,差点没把那张本就破烂不堪的圆桌给拍散咯。想要引出她们身后的大老板来,就得找这里闹点动静出来。电视里不都这么演么,只有对窑姐儿不客气,幕后的老.鸨子才会出面对你客客气气。而我现在,就是想看看这里的老.鸨子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这位哥哥,莫非对我们的姑娘不满意?”很好,一切都在按照电视剧里的流程在走。这边一闹腾,没过多一会儿,就打门口传来了一声问询。我一回头,就看见方才那领在戏台上飘来荡去的青衣正飘荡着门口,空荡荡的袖子抬到领口处,正作出一副半掩面的样子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