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68章 不死青衣 (为老米精油打赏加更)
  “这是你们这里的头牌吧?不错,比这些庸脂俗粉好多了。”我起身看着正往房里飘荡而来的那袭青衣,抚掌言不由衷道。特么好歹身边这两位还有个鬼相,你这就一件衣裳飘来荡去的,做鬼都做得这么没诚意。我心头暗自腹诽道。

  “小官人若是觉得妾身还入得法眼,不如就让妾身来伺候小官人入浴如何?”青衣飘到我的跟前,袖子轻抬着我脸颊上抚弄了一下说道。

  +永g&久K免;&费r看R|小◇说*

  “凑不要脸,官人,待妾身将她撕成碎片。”或许是青衣的这句小官人触动了纤纤的逆鳞,就听她在我脑中忿忿然道。官人这词儿,素来都是她的专属。此时听见面前这鬼胆敢叫我小官人,当时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若不是我一直没吩咐她动手,依照她的脾气,早在刚进门的时候就大开杀戒了。

  “额,且先忍耐片刻,等我弄清楚她的身份,你再把她撕成碎片不迟。”我连忙在心中安抚着即将暴走的纤纤道。弄死眼前这个青衣对于顾纤纤来说不过是举手投足之间,可是眼下我得先弄清楚,这个青衣到底是不是这个鬼地方的大老板。

  “就依官人所言。”纤纤好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在脑海中对我说道。

  “不知你们这里的老板娘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你这样的美人甘于屈身于此。不如,将你们的老板喊来,我替你赎身如何?从此跟着本大爷,吃香的喝辣的,也省得每天迎来送往,岂不快活?”我轻轻挑起青衣的下巴,故作猪哥状对她说道。好吧,下巴,为了看清楚她幻化出的面相,我再度削减了开眼咒的威力。青衣幻化出来的面相倒是美,桃花眼,柳叶儿眉,脸颊丰而不肥,伸手摸了一把,倒是给人一种嫩滑之感。

  “噗,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呢。你眼前的,就是我们的姐姐,也是这里说话算话的人。”刚刚被我糟痞为庸脂俗粉的两个女鬼闻言,当时就在那里轻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她们觉得爽利多了,还从来没有人说她们是庸脂俗粉过。那些个男人,见了自己姐妹,有哪一个是把持得住的?也就是这个不知好歹的人,会无视自家姐妹那娇艳的容貌罢了。两鬼在心头暗暗鄙视着我。

  “原来是老板娘当面,这么说来,此处大小事宜,全都由美人儿你当家作主咯?”我轻轻捏着青衣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问她道。

  “小官人莫非还想盘下妾身的这间栖身之所不成?”青衣美目流盼的剜了我一眼,然后将下巴从我的指间挣脱开来说道。

  “那倒不是,你看,桌子上都是灰尘,还有血渍残留其上,失败!床上烂絮一堆,老鼠都在里边做了窝,满床的老鼠屎,失败。浴桶的箍都散了,里头半滴水都没有。咦,居然还有一只被踩扁的蜈蚣,失败!最后,拜托你们装神弄鬼的,也要敬业一点别让我看出来好不好?就这么一件衣裳飘来荡去的算什么?做鬼都做不好,真是失败中的失败。”我向前迈出两步,隐隐将身形堵在门前,一回头依次竖起手指对青衣说道。

  眼下已经证实了,这个青衣就是春江路14号的大老板,我还有什么必要继续掩饰下去呢?

  “你是何人?居然识破了我的行藏?”青衣闻言大惊失色,啪啦啦衣袂急速摆动着向后飘去数米,然后厉声对我喝问道。

  “贫道自东土大唐而来...好吧,纤纤你可以出来了。”挠了挠头,我耸耸肩轻声说道。

  “锥心!”顾纤纤等的就是我这句话,兀地从我体内脱体而出,嘭一声撑开绢伞接连对着屋子里的三个女鬼打出了十二朵桃花。桃花过处,真是寸草不生。首先遭殃的就是那两个勾我进来的女鬼,桃花沾身,任由她们怎么甩都甩不掉。花茎逐渐生长起来,快速向她们的体内蔓延而去。随后嘭地一声,桃花瓣四起,将两个女鬼绞杀了个干净。

  “你是个修士?你自身都豢养鬼侍,就不能放我一马?”青衣在空中左右翻飞着,躲避着穷追不舍的桃花对我大声叫道。她跟顾纤纤是同类,顾纤纤一现身,她自然就知道了纤纤的身份。

  “放屁,你哪只眼看见老子豢养鬼侍了。这是我媳妇儿,未来的。”我堵在门口,防止稍后会有小鬼来袭,叮一声点了支烟我对飘荡在空中的青衣说道。一句这是我媳妇儿,顿时就让纤纤娇羞不已。娇羞归娇羞,手中却是接着对青衣又打出了十二朵桃花。

  “嘭嘭嘭!”加上身后紧追着的那四朵,眼下青衣要面对的就是十六朵桃花。眼看避无可避,十六朵桃花将她打了个对穿。青衣飘荡着落到地上,如同一件普通的衣裳那般平铺在了地上。

  “砰!”我知道青衣并没有就此灰飞烟灭,就当我准备找补上一道天雷之时,就看见已经满是窟窿眼儿的青衣如同一个鼓足了气的气球那般膨胀着。一声炸响,青色的布片四下里散落着。我一把将纤纤护在身后,生怕青衣的自爆会殃及到她。

  一条白色的碎布条趁着此时飘出了房门,等我护着顾纤纤从房内撤出来,就听见打楼下传来一阵长笑。

  “哈哈哈,只要我尚存寸缕,你就杀不了我。我打不过你,但是我手里还有这么多的人。要么你放过我,要么我跟这些人鱼死网破。”楼下,青衣凄厉的嗓音在那里响起。

  “看来我们倒是小看了她,照她这么说,想要彻底消灭她,就得把整件青衣焚烧得一干二净才行?”我跟顾纤纤并肩向楼下走去道。

  “恐怕是这样了官人,只是她方才炸得四分五裂飘得到处都是,我们又如何能够保证不遗漏下寸丝寸缕呢?”顾纤纤闻言柳眉微皱着道。

  “先下去再说,只要寸缕尚存就奈何不了她?我就不信她真的是有那么大的神通。”我对青衣的话半信半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