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87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可是那些钱,待会还得给厨子工钱,借了人家的桌椅板凳,还的时候总还要意思一下吧?况且火葬场这边,还得好几千呢。”乡亲之间随份子,能有多少?一家百把块钱的样子。可是等吃起酒来,那来的可就是全家了。这中间也就亲戚们送的礼钱会多些。我估摸着,表舅妈收的丧礼钱,满打满算超不过八千。乱七八糟的一开销,到最后算账不亏本就已经很不错了。表舅妈看着自己这个不知道看钱花钱的崽,轻叹着对他说道。

  “不是有好几千么?先拿200出来把账结了。村里多少会给些安葬补助的吧?那不是钱?你咋这抠呢?”远房表弟把烟拆开,自顾自叼了一支点上后对他妈说道。最终,这钱还是表舅妈给付了。至于先前给表弟的200块钱,那是肉包子打了狗。

  “过两天,可以送张寡妇一瓶香水了...”表弟叼着烟,伸手摸着兜里的200块钱暗自琢磨着。他寻思着,给张寡妇买瓶70来块钱的香水,完了自己买包烟。估摸着还能剩下百把块钱。要不,带她去乡里下次馆子?吃完饭后...哦呵呵呵!一时间这货浮想联翩起来。

  火化什么的,就跟钢厂里炼铁似的。人家是半个小时一炉铁水,它是个把小时一炉子骨灰。等到把表舅的骨灰装进那具尺许长的小棺材里,时间已经接近9点了。下葬什么的,得赶在午时之前。这回没人旁人说,表弟主动上去接过了自己父亲的骨灰抱上了车。而我,则是将之前刻意留下的一半鞭炮,一股脑全给点了。一路疾驰,回到家里已经是10点半。众人赶忙簇拥着上了祖坟山,一通忙乱后总算是赶在了12点之前将表舅入了土。这些事情做完,剩下的事情就是喝酒吃大肉了。厨子早就把菜肴给准备妥当,只等主家吩咐开席。门前空旷的场地上摆放了10几张桌子,一些大娘大婶们,正在往上头摆放着碗筷。

  等大家都从山上下来,酒席就正式开始了。按照惯例,孝子是需要首先去八脚那一桌敬酒下跪,感谢人家这几天的帮忙的。不过现在的人觉得下跪似乎不怎么妥当,有的地方就改成了作揖。不管是下跪也好,作揖也罢,该对人家表示的感谢应该是不能少的。论起干别的,我那个远房的表弟不行。论起喝酒吃肉,那他是杠杠的。就见他左手举杯,右手拿着筷子,一条腿踏在凳子上,在那里咋咋呼呼地劝起人家的酒来。对,是劝酒,而不是敬酒。

  八脚们对视了一眼,嘴角泛起一丝轻蔑的笑容,纷纷表示自己不胜酒力。这是跟人赌酒喧闹的场合么?要说人家娶媳妇,生孩子你这么闹腾,主家不会说什么。可特么今天是给你爹出殡,这个场合你特么来跟人说感情深一口闷?八脚们打心里瞧不起这孙子。

  酒席过后,因为我父母没有过来的原因,表舅妈还让厨子拣那干净的菜给装了一些让我带给他们。这是乡下人的礼数,人没来,大肉总是要带上几块回去的。回家之后,父母才准备吃饭。母亲的年龄大了,加上以前的日子过得苦,现在的腿脚没有以前利索。家里的小超市生意也一般,因为高档住宅区和高尔夫球场还没有开始兴建。光靠着左近几个村的人,销售额根本就上不去。父母始终还是觉得,种点田地自给自足的日子会比较踏实。至于小超市,他们则是做主让两个姐姐共同经营了。虽然女儿出了嫁,理论上是别人家的人了。可是父母始终认为,女人总得能自己挣钱,花钱不找人伸手才能让人看得起。

  在家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准备回去的时候,两个姐姐和姐夫们却过来了。一家人拉着我,死活要我在家里多住几天。两个姐夫甚至说,他们上山弄点野味,晚上陪我喝两杯。家人的盛情,让我不好再坚持说要回去。而跟顾翩翩打过电话后,她也支持我在家里多陪陪两个老人。她说了一句话,让父母觉得很的感动。她说:不趁现在父母健在的时候多陪陪他们,等哪天他们不在了,你就是想去陪他们都没机会。

  更@新R最^@快)上◇e、

  一连在家里住了一个礼拜,我是真的准备回去了。而父母这次,则没有强加挽留。他们也知道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一次能在家里住这么久,已经算是破了天荒。问左邻右舍买了上百个土鸡蛋,用篮子装好了硬塞进我的手中,他们将我送到了村头。

  “得空多回来看看,你爱吃土鸡蛋,我们平常帮你攒着。”母亲拉着我的手,轻声叮嘱着我。

  “妹子啊,这家里真没办法住了。”还没等我跟父母辞别,就看见表舅妈哭天抹泪的顺着水泥路走了过来。走到我们跟前,她一把拉住了母亲的手说道。

  “怎么了这是?”母亲闻言连忙问道。

  “儿子女儿整天的逼我要钱,说他爸死了,村里有几千块的安葬补贴。这个钱他们也有份,不能我一个人得了。天地良心,村里那笔钱,到现在还没给我呢。我哪里来几千块钱给他们呐?”表舅妈醒了一把鼻涕,完了在那里说道。

  “他表舅才走,这俩孩子就变成这样了?”母亲似乎对于那两个货的印象还不错。什么叫变成这样了,压根一直就是这样好不好。我在心里腹诽着。

  “要钱也就罢了,等钱发下来,我给他们就是了。可是,可是那个死老头子也回来吓唬我。他们父子三个,这是要把我往死里逼啊?”表舅妈接下来的这句话,让我的眼神缩了缩。

  “他舅妈你别急,别胡思乱想的吓唬自己。咱们进屋说,进屋说!”父母对视了一眼,然后将表舅妈往家里带去道。见亲戚有事,我也不好就这么离开了。提着手里的那篮子鸡蛋,我跟着也回到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