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90章 自作孽
  看着表舅妈哭泣的样子,我的心里没由来的一酸。人说养儿防老,到了她这里倒好。都到了家贼的地步了,还能指望个啥?人不怕穷,就怕心里没了指望。那一丝指望,才是支撑着人活下去的动力。我从身上摸出一包纸巾,抽出两张递到表舅妈的手上,然后又拿了2000块钱塞进她的手里。

  “表外甥这不行...”表舅妈抹了抹眼泪,伸手就要把钱还给我。

  “您拿着,藏好了,自己想吃点啥就去买。”我摇摇头轻声对她嘱咐着道。家里出了这档子事情,让本来想留我吃顿饭的表舅妈也没了那个心情。我帮她把楼下清理了一下,看了看时间也就告辞回家了。

  “老头子,这日子可怎么过下去啊?都老大不小了,不说出去找活儿干,就连家里的地都懒得种。我现在还能动弹,能撑着这个家,以后我动弹不了了该怎么办呐?老头子,你不如把我也带走吧。”等我走后,表舅妈一个人坐在堂屋里抽泣着。就那么一直坐到了掌灯时分,她才起身走到厨房,准备给自己做口吃的。她知道自己的儿女们今天是不会回家了,不把钱花光,他们是不会回来的。

  “唉...”用锅铲搅和着锅里的面疙瘩,表舅妈陡然听见一声叹息从灶台前传来。她手里的锅铲顿了顿,然后抬头四下里寻找了起来。她有种感觉,是自己的老头子又回来了。要说昨天她还有些害怕,可是今天她却巴望着能够亲眼看看他。她心里有很多的话想要对自家的老头子说。

  “老头子是你回来了么?你出来见见我啊,我不怕,我真的不怕,你别担心会吓着我。我心有好多的话想要跟你说!”表舅妈扔下了锅铲,在屋里四下里走动着说道。

  “都是咱们以前太溺爱了,才养出了这么对东西。”表舅妈在屋里里外找了一圈,也没见着表舅的身影。就在她失望的回到厨房,准备将锅里已经有些糊了的晚饭盛到碗里的时候,就听见表舅的声音从墙角处传来。

  “老头子...”表舅妈走到墙角,看着正蹲在那里的表舅哆嗦着喊了一声。他没变,跟以前一样,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精神。脸色有些白,不过还好,并不吓人。表舅妈抹了抹眼角,转身端来一个马扎儿坐到表舅的对面端详着他。

  “家里的事呢,你管得了就管,管不了啊,就干脆别管。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把他们拉扯这么大,已经对得住他们了。今后的日子还得他们自己去过。”表舅蹲在墙角,尽量使自己的脸不正对对表舅妈在那里说道。他怕吓着这个跟着自己受了一辈子穷的女人。

  “你看,这一套睡裙漂不漂亮?”美人相邀,对于一个想哄人家一点东西玩玩的男人来说,那是必须马不停蹄,随叫随到的。租了辆边三轮,半个钟头不到我那个远房的表弟就跟人小寡妇在乡里碰了面。小寡妇今天格外的温柔,甚至毫不避嫌的主动挽起了那孙子的胳膊。要知道在往常,这可是那孙子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将他带进了一家情啊趣的专卖店,小寡妇用手挑起面前的那一袭薄纱腻着声儿问道。

  “漂亮!”那孙子瞅着这一袭一眼能看个对穿的睡裙,咽了口口水答道。衣裳其实也就那样,说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关键是什么,关键是它透啊。人心里一琢磨,这晚上要是美人穿着这一身在自己面前扭上一曲......念头未落,人家已经招呼着老板把衣裳给包好了。一看价格,好嘛,288!有心想还个价,可是眼瞅着美人轻扭着身子晃着自己胳膊的样子,这身子骨当时就酥了。一咬牙,买!

  “咱们今天就在乡里住吧!”出了服装店,又买了点儿眉笔啊,粉饼啊,卸妆水啊什么的。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那孙子就听见小寡妇在自己耳边说道。乡里住?开个房不又得100好几十啊?我那个远房的表弟伸手在兜里搓了几把,默数着兜里那已经所剩无几的票子暗道。

  “豁出去了,钱是王八蛋,花完了再去...要!”终究是欲望压过了理智,摸了摸兜里剩下的那三四百块钱,那孙子一咬牙暗道一声。

  “怎么地?脚踏两条船呐?”搂着小寡妇才走进宾馆的大堂,迎面就看见几个膀子上绣着花儿的壮汉昂着下巴堵在那里问了一句。小寡妇见状脸色一变,随后松开了挽在我那个远房表弟胳膊上的手,摇曳着腰肢走了过去。

  “哟,明哥,怎么在这里遇上你了呢。表弟,快过来跟明哥打个招呼。明哥在乡里,可是说一不二的人。”小寡妇腻着声儿伸手在为首那壮汉的胸前戳了一下,完了回头使着眼色道。她巴望着身后这男人能够脑袋灵光点,忍了这口气先把眼前这关过了。

  “我特么怎么就成你表弟了?今天你得把话说清楚...”无奈,这种气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忍的。人家压根不看她的眼色,伸手拨拉了她一下说道。

  “说你麻痹!”壮汉一拳捣在他鼻梁上,将他打倒在地。随后几个人围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接到报警赶来的警察将几个壮汉拉开,他们才喘着粗气停了手。

  e更*新最5快上s*

  “周明,你准备挨枪子儿吧!”走过去伸手摸摸颈动脉,乡派出所的警察转身一把将明哥按住了,上好了铐子后对他说道。人死了,被打死的。

  “我,我没怎么使劲,我是无心的...我要找律师...”周明和他的马仔们被警察押上了车,在车里,他声嘶力竭的在那里喊着。

  “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小寡妇被警察押着往车上走,走了几步,她眼泪哗哗地对一旁的警察说道。

  回到家后,过了几天我又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她对我说,我那个远房的表弟在乡里被流氓给打死了。而我那个远房的表妹,也跟家里失去了联系。我问她表舅妈报警没有,她说报了。对于那对兄妹,我能说什么呢?还是那句话,很多事情的结果,早在事情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在最后母亲还跟我说,她准备把表舅妈请到小超市里去帮忙。一个月给个八百块钱的工资,等以后家乡发展了,生意好做了,再给她加钱。怎么说在我们家为难的时候人家伸过援助之手,在这个时候,母亲决定拉表舅妈一把。往大了不好说,总归要帮她挣点养老钱!对于母亲的这个决定,我毫无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