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91章 熏人的尸臭
  虽说小城现如今是一年不如一年,可是搁在好久好久以前,这里也是曾经阔过的。三国时,孙权曾经在这里建过都,再往前,春秋时候这里也曾经分封过几个小王啥的。要说小城啥多,我归纳总结了一下,大约上是有三多。水多,灰尘多,老坟多。挨着长江呢,自然水多。小城钢厂建立在市中心,可不灰尘多么。至于老坟多,来处可就有一扯了。小城这城市,还有一个名号,叫做青铜镜之乡。青铜镜不多能有之乡这名号么?青铜镜打哪儿来的?坟里挖出来的。

  这二年老坟见得少了,搁我小时候那会儿,老坟随处可见。但凡是你不破土,破了土没准底下就露出一棺材板子来。当然这都是薄埋浅葬的穷苦老百姓的坟,大户人家或者那些个王侯们的坟可不会轻易让人发现。就算是这样儿,人棺材里的陪葬最少也会有一面青铜镜。曾记得白事铺子那条街刚搞开发那会儿,人大油铲一推子下去当时就推出几座老坟来。后来吧,每年都在破土,每年都在建设,慢慢儿的那些薄埋浅葬的老坟也就先后重现于世。到了如今,建设的速度放缓了,地表的坟也挖得差不多了,逐渐也就没再听到哪儿哪儿又挖一坟的新闻。

  “大家把土都挞实一点,趁着现在这个季节没多少雨水把大坝加固加高,省得来年一场雨又提心吊胆的。”站在取土处的军分区驻军某部某营营长孙向东手里拿着喇叭,对往返的战士们大声嘱咐着。每一年他们和其他的战友们主要的任务,就是往返在洪水多发的几个省,哪里有管涌哪里就有他们。哪里有溃口,哪里就会有他们。

  @}首WM发

  “嘡!”战士们很卖力气,现场协助的机械也很给力。很快,大家就在取土的地方挖出了一个方圆数丈,深约两米的大坑出来。当挖掘机再度下挖的时候,就听见一声脆响传来。随后战士们的脚下就是一阵震动。

  “地震了?”营长从土堆上跳下来,脚下踉跄了两步问道。小城这块儿要说水患,那有。要说地震,还真没听说过。只不过世事无绝对,营长孙向东还是让战士们和工人们停下了手里的活儿,站到了空旷的地方。只不过站在那里等了刻把钟,也没有再次感觉到有震动感。

  “过去看看!”孙向东将帽子摘下来扇了两下,然后招呼过来两个手底下的连长,跟他们一起带着几个战士向刚才取土的那个深坑走去。深坑是作业时挖掘出来的,在这之前这里还是一片野地。站在坑边往下看去,满是黄泥的坑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

  “同志,把铲斗给升起来!”绕着泥坑走了一圈,实在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而刚才的那种震动感也没有再次出现。孙向东看着挖掘机挖进地下的铲斗,蹲下身子琢磨了一下对已经跳下车跑得远远的司机招呼了一声。刚才似乎是这里发出一声响,然后才有震动感传来的。难道挖掘机挖到了什么东西?孙向东心里想道。

  挖掘机司机爬进了驾驶室,拉动了操纵杆将铲斗给升了起来。随着铲斗的升起,底下涌出了一股子难闻的气味。尽管距离铲斗还有一段距离,可是依然让站在坑边的孙向东他们用手捂住了口鼻。臭,腐臭。一股子腐臭的味道从刚才铲斗挖出的那个洞里飘了出来。孙向东是参加过当年对越反击的兵,上过战场,睡过死人堆的他再一次闻到了当年战场上才有的那股子味道。尸臭味,他很肯定这股子熏得人头昏欲呕的气味就是尸臭味。而且能发出这么强烈的味道,底下的尸体肯定少不了。

  “停止工作,向当地警方报告。”孙向东很快就做出了决断,和平年代,牵扯到尸体的事情,只能是交给警察去办。

  “那这里的工作怎么办?”底下的连长看了看还需要加固的大堤问他道。

  “换个地方!”孙向东四下里看了看,然后指着远处那片已经荒芜了许久的耕地说道。

  因为是部队打电话报警的原因,这一次警方出警的速度是史无前例的快。几个警察穿着胶鞋,顺着泥坑边缘上挖出的踏步下到坑里,彼此扶持着向中央那个尺许见方的洞口走去。尽管他们戴着口罩,可是那股子熏人的臭味还是一个劲的往鼻孔里钻。

  “呕...”不是每个警察都能电视里那样视尸体如无物,就算边上还躺着碎尸,他依然能大快朵颐地吃着番茄炒蛋的。又往前走了几步,一个看起来刚参加工作不久的警察终于是没忍住,一弯腰将胃里的东西一股脑给吐了出来。细细看去,还能分辨得出是热干面和小汤圆。

  “你回去,我们三个过去看看。”警长抽出一张纸巾,塞到这个年青的同事手中对他说道。

  “我想去看看现场。”吐无可吐之后,年青的警察用纸巾擦擦嘴倔强的对警长说道。才从公安学院出来,他想尽快的提高自己。现在的他,还是抱着惩恶扬善的念头的。

  “那就走!”警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捏住鼻子继续向前走去。泥坑里都是黏糊糊的黄泥,一脚踩下去,得费很大力气才能将陷进泥里的胶鞋给拔出来。就那么相互搀扶着往前走去,几分钟后警长带着警员们终于是来到了那个洞口的面前。尺许方圆的洞口,从上往下看去居然给人一种很是深邃的感觉。一股子寒意夹杂着尸臭味从下边不停往上涌。饶是从警了十几年,见惯了死人的警长,此刻也是觉得喉头一阵翻涌。

  “看不出来什么情况,还得挖。要把洞口扩大,然后我们才好勘查。”警长带着警员们走到孙向东跟前,点燃了一支烟狠吸了几口对他说道。以往抽起来很醇的烟,今天吸进肺里却带着一股臭味。将才抽过几口的烟扔到脚下踩灭了,警长使劲揉了揉鼻子,似乎是想将鼻腔里的尸臭味给揉出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