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93章 八里岗
  八里岗位于小城城郊外十余里处的八里湾,江水在这里分了个小岔形成了一处水流相对平缓的支流,后经由八里之遥又再度与主流汇合。支流中矗立连绵山丘近十里,支流水面宽约几十米。周遭农人时常在闲时驾船撒网捕捉中指长短的小鱼,回家沾上面粉下锅用油炸了佐酒或者售卖。后来人见有利可图,纷纷过来捕鱼。历经20多年,现在那种江中的小鱼,已经卖到了几十块钱一斤,还有价无市的地步。据当地人说,以往站在岸边撒一网都能捞上来几斤,现在就算撑船到水中心,捞上一天运气好的话才能够捞上几斤。这还是运气好,运气不好,捞上的小鱼够不够炸上一盘都成问题。

  八里湾是一个统称,寓意应该是八里的港湾吧?这名字怎么个由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这片地界上,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村子不下于七八个。大点的村子百多户,小点的村子三十来户。村与村之间远的相隔数里,近的中间只隔着一片水田。近年来,上头重视了乡村的道路发展,所以现在基本上都有水泥路通往各村了。不再像以前,晴天一脚灰,雨天一脚泥。为了避免吓着人家,我没有开车前往,而是选择了乘坐农村客运的那种小巴。等我到时,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

  “怎么才来?你车呢?”叼着烟顺着田埂来到了堤坝附近,现场是一片肃穆之感。堤坝上停了几辆救护车,无数的解放军战士正盘膝坐在树林里休息。而在一处较为干燥和干净的平地上,已经支起了一顶硕大的野战帐篷,几个看起来就是领导的人正跟刘建军在那里商量着什么。我轻轻在帐篷的支架上敲了两下,刘建军一回头连忙走出来问道。合着这货嫌弃我来慢了。

  “你觉得我开车来,还有你跟我说话的机会?”我冲他挑了挑眉毛答道。

  “怎么地?看样子你们是准备挑灯夜战?”看了看四周正在搭帐篷,往里边搬运物资的人们,我递了支烟过去接着问道。

  “不是你们,是我们!请你来,就是想你尽早帮忙把这事给弄妥当。现在的情况是,那个洞下边不知深浅,我们的人已经先后在下边失踪了好几个。提两点要求......”刘建军点着了香烟竖起两根手指对我说道。这货现在当官当习惯了,一开口就是提要求。

  “打住,要我帮忙,就得有个要人帮忙的态度。啥啥就是两点要求,我有两点要求你听不听?第一,怎么做,全盘听我的,不懂的人别瞎指挥。外行指挥内行是会出纰漏的晓得伐?第二,这里用不着这么多人。除了专业的救援队员,还有后勤保障人员之外,其他的人都可以撤了。还有,拉警戒线,别让周围村子里的群众进来。哦,我还忘了,留一个说话算数的领导在这里,免得到时候有个什么情况,还得一级一级的向上汇报。”我吸了口烟,遥望着远处那个黑洞洞的洞口对刘建军说道。尸气漫天,不用开开眼咒我都能察觉到那个洞口里正往外涌着尸气。不留那么多人,不让吃瓜群众进来,其实是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

  更~‘新u}最》》快_M上yq^

  “你...”刘建军回头往帐篷里看了一眼,然后将我拉扯到一边。

  “我是来帮忙的,又不是来走门路拉关系的。这顾忌那也顾忌,还干啥活儿?反正你要觉得不好开口,待会我去说。”我知道刘建军有些为难,帐篷里的人让谁回去都不妥。这个得罪人的活儿他不好干,我来干。

  “你说话敢不敢委婉点?”刘建军轻推了我一把问道。

  “委婉?该怎么委婉,一委婉就成扯淡了你信不信。就刚才那两条,按照我说的做我就留下来帮忙。要是实在不行,你们向上级汇报吧。向我的部门汇报,在耽搁下去会出人命的,我不骗你。”就在说话的功夫,洞口处外溢的尸气较之刚才又浓郁了一些。只不过刘建军他们看不出来而已,在他们来说,现在跟刚才是一样的臭,并没有什么区别。我敢打赌,等太阳下山之后,这里还会有变化。

  “行行,你后台硬,你去说!”老刘头儿被我一席话给说烦躁了,推搡了我两把后恼怒着道。他不想惊动上头,也不想惊动天组。起码在失态没有失控之前,他们都不想这么干。电话好打,按几个键就是了。可要是事情不大,闹腾上去之后,上边对他们的印象会是个什么样?吃嘛嘛不剩,干嘛嘛不成?虽不至于这样,可也相差不多吧?

  “嗯哼,那个...”走进了帐篷,我轻咳了两声。

  “嗯?程小凡同志,你怎么过来了?”想不到我倒是成了个名人,人家闻声抬头一看,完了很是热情的迎了过来跟我使劲地握着手问道。也难怪,虽然车没开,可是想必我的面相人家早已经记在心中了吧。

  “这不是刘书记一个电话把我给叫过来了么,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几位愿不愿听?”我嘴里打着哈哈,一一跟人握着手说道。

  “有话直说,我们洗耳恭听啊!”几位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纷纷洋溢着微笑对我说道。

  “就是,这个事情我尝试着帮忙处理一下。可是一,要怎么做全盘都得听我的。第二,这里用不着留这么多人,除了救援人员和后勤之外,其他的人都可以先行撤离。哦,几位包括老刘,只需要留下一个说话算数的人居中调度就行了。留在这里也是辛苦,不如今天早些回去休息,明天也好更好的为全市人民服务嘛。”我拱拱手对几位说道。这淡,终究还是扯了几句。

  等我说完,大家面面相觑了半晌,然后回过身去凑在一起商量了起来。接连失踪了几个人员,生死不知。这种事情已经不能算是小事了,他们得商量。就算是我有京字头的硬牌照,他们也不敢随便答应我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