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96章 心中的忐忑 (为冬冬旗守护加更)
  又往下边滑了几米,依然在洞壁四周发现了不少的尸体。这一次我们没有费劲去挖,因为我们知道挖了,结果肯定也是跟上边一样。我们甚至于看了一眼露出洞壁外的人头,就已经判断出了他的年代。尸体头上留着枯槁的辫子,是清朝的无疑。

  “上去吧!”看了看脚下剩余的几米绳索,我开口对战士们说道。因为对讲机失去了功效,我们只有费劲地顺着绳索向上攀登着。真是下洞容易出洞难,一直攀爬到我的双臂失去了知觉。终于,肩头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一阵沙沙声。

  “小凡?小凡?”又拼力往上攀了一两米,终于刘建军的声音从里边传了出来。

  “特么的,下回别对老子说啥大功率。快,老子没力气了,让挖掘机把我提上去。”我喘着粗气对着对讲机说道。话音刚落,就觉得整个人兀地向上上升了一段距离。看样子是刘建军吩咐人司机开始扬臂了。

  “别爬了,省点力气吧。”我双手紧握住绳索对两个战士招呼了一声。机械的力量是巨大的,过了不到1分钟,我们就被挖掘机从洞里给提了出来。一落地,我就摘掉了头上的防毒面具,大口大口的呼吸起空气来。这个时候我也懒得去管空气是臭还是不臭了,先喘喘再说。

  “下边怎么样?”刘建军过来将我搀扶到帐篷里,给我拧开一瓶水洗过脸和手后问道。

  “很多尸体,各个年代的都有。还有,之前下去的那几个救援队员不用找了,都牺牲了。包括那个警官也一样。”我喘着气又拧开一瓶水,猛灌了几口后对刘建军说道。

  “所有的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的身体全部都被掏空,只剩下一个人头。现在我奇怪的是,刚才下去的那些人,到底是怎么进到洞壁里头去的。这件事很古怪,把人都撤了吧。留几个人,带枪跟我守在这里就行。”我靠坐在椅子上,解开了密不透风的救援服的扣子说道。

  “很严重?都要动枪了?”刘建军闻言抬手摘掉头上的安全帽挠着头问我。

  “我在担心,这个地洞被发掘出来之后,会有东西从里边出来。枪不一定管用,但是有总比没有要强。”我脱掉身上的救援服,起身站到帐篷门口透着气说道。有些东西你不去惹它,或许也就没什么事情。可是你一旦触动了它,没准带来的后果会很严重。就如同人身上的痣什么的,有些人喜欢去点掉。其实痣本身聚集着很重的毒素,你不动它,这辈子也就平平安安的过去了。可是你要用激光啊,或者用手把它破坏掉,没准里头的毒素会给人带来致命的疾病。

  “这么严重?那你一个人能行?你不是是那个什么组织的人么?赶紧打电话求援呐!”刘建军走到门口,看了看远处正在待命的那些解放军战士们,然后回头催促着我道。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先把我说的那些事情给安排了吧。”对于刘建军的建议,我决定采纳。人多力量大,而且小城本身也有天组的分部存在。调集一些人手过来,相信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最H新bT章l节h上n^~Q

  “老沈,有件事情必须对你汇报一下。我需要援助!”刘建军去跟野战部队交涉去了,这种任务警察上也不好使,必须要有经过正规训练,政治上极度过硬的战士们来执行才行。而我,则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沈从良的电话。

  “什么事情?”沈从良急忙问道。一直以来,除了上次需要天组帮我守住那个阴间通往阳世的通道之外,我似乎还从来没有主动要求组织援助过。我一开口,已经引起了沈从良极大的重视。

  “暂时不要冒险,等我们的人到了再说。”沈从良听完我的叙述,在电话里嘱咐着我道。这种事情,他在天组待了几十年也没遇到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没底。

  “还有,顺便让人把我的符文剑带来。”我摸了摸重新插回腰间的金钱剑,接着对沈从良说道。有了符文剑,我的心里才有底。

  “没问题,1个小时之内,我们的人会过去。”沈从良说完挂了电话。

  “官人休慌,有妾身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感受到我心里的忐忑,顾纤纤在脑海中安抚着我的情绪道。

  “我倒不是在担心自己,我是在担心万一里边的东西出来了,到时候跑进村子里去怎么办。说实话这只是我的猜想,毕竟刚才除了那些尸体之外,我什么都没发现。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到底是什么东西,将尸体埋进洞壁里去的?又是什么东西,将尸体给掏空了?其实我怀疑,尸体是被什么东西给吃空了。我在担心那个东西会顺着洞口跑出来。”我点了支烟,埋头坐在帐篷门口远远看着那个洞口对纤纤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官人又何必想这么多?它若真敢出来,相信集我二人之力,剿灭它并不算太难。而且官人刚才不是还喊了帮手么?到时候让他们跟那些士兵一起,把守住东南西北不让那东西跑进村子就是了。况且到目前为止,一切还只是官人你的猜测而已。那个吃人的东西存不存在,还不一定呢。”顾纤纤在脑海中对我说道。在她的眼中,除了钟馗之外,似乎其他的什么都不会是我的对手。她对我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只是在我看来,这个坑洞像极了一个集尸地。这么多的尸体,这么多年来集聚起来的怨气都够让人头疼了。要是真有东西以尸体为食,这么多年来,得把它养得多厉害?

  “妥了,部队的同志会协助你的工作。你那边谈得怎么样了?”说话间,刘建军回到了我的面前。

  “我这边也妥了,今晚要是平安过去了。明天一大早,将绳子加长一倍,我再下去探探!”我掏出一支烟续上对刘建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