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97章 月上树枝头
  四周的警戒线已经拉好,并且贴上了大幅的警告标语。大意是说部队将这这片区域进行实弹拉练,让村民们不要误闯训练区,以免被误伤。标语一贴,加上不时来回巡视着的士兵,周遭的村民心里也就信了。也不知道是我的鼻子已经习惯那股子尸臭味还是怎么样,总之到了傍晚,我觉得原本充斥着空气中的那股子味道居然在慢慢地消散减弱着。

  “小凡!”几十个身穿黑色中山装,胸前别着天字徽章的同仁齐齐出现在我的眼前。其中有当初在小城共同奋战过的熟人亲切地跟我打着招呼。其中一人伸手递过我的符文剑,我接过剑呛啷一声拔出半寸,然后收剑回鞘示意他们先进帐篷休息。

  “相信事情大家已经心里有数了,也不一定会发生,请大家来只是想未雨绸缪。稍后部队的炊事班会为大家做晚饭,吃饱喝足之后咱们分成几班,沿着警戒线以里的范围交叉巡视。一有发现第一时间发信号,其他的人见到信号务必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支援。”我起身走到帐篷的角落处,提起两件矿泉水放到他们面前说道。

  “安全第一,如果难以匹敌不要硬拼。只需要拖着对手,等候支援就是。大家吃饭的家伙都带着呢吧?”将矿泉水一一分发下去,我接着问他们道。

  “放心吧,都带着呢。”众人闻言纷纷拍了拍腰间对我笑道。

  “那就好,这里护堤林比较茂密,大家夜间巡视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还有,电源已经接到了位,部队的同志会尽可能的为我们提供照明。在没有我的命令下,任何人不允许靠近那边那个洞口。都听明白了没有?”我直起身一抬手指向远处的洞口对他们说道。

  “听明白了!”众人闻言齐齐起身应着。

  O看d正j版章vP节C上s

  晚饭的菜肴很丰盛,冬瓜烧肉,苦瓜炒鸡蛋,酸辣藕丁,家常豆腐,外加一个白菜粉丝猪肝汤。味道只能算一般,但是胜在量足。所有的人都饱餐了一顿之后,大家围拢在一起静静地等候着天黑。天黑的时候,也就是大家结伴对这片区域进行巡视的时候。

  六点半,天色已经擦黑,随着刘建军一声令下,牵着左近的照明灯被点亮。我点了一支烟站起身来,开始安排巡逻队的人员配置。基本上是3个天组人员搭配两个荷枪实弹的战士。每组五个人,一共分了二十个游动小组撒在外围进行盯防。其他的人员在原地待命,随时准备支援和火力覆盖。

  “开始吧!”我拉过一把靠椅坐在帐篷跟前,遥望着远处的洞口拄剑吩咐道。

  “你这么一弄,我也跟着紧张起来了。应该没事吧?”等到二十个小组分由左右相对开始了穿插巡逻,刘建军才搬了把椅子坐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驻军营长孙向东也带着警卫员走到我们的身边站定了四下里张望起来,他不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出动驻军的。起码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威胁存在。

  “希望没事。孙营长坐着歇会,一晚上长得很。让战士们也坐下歇着吧,天才黑,这里暂时没有什么事情。”我侧身拉过一把椅子对站在一旁的孙营长说道。天才擦黑,太阳才落土,阳光的余温还在。洞里就算有古怪的东西,也不会在这个时间露头。

  “程同志,你们这是隶属于哪个部门的?”瞅着远处那些着装统一,胸前别着天字徽章的人,孙营长坐到椅子上轻声问了我一句。

  “喝口水!”我冲他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天组的存在,能知道的人早就知道了,不能知道的人或许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就算之后人家通过自己的渠道打听到了天组的存在,那也是他的事情。天组这两个字儿,并不应该从我的嘴里吐露出来。身为一个资深的天组非党派人士,我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同样,人家能当上营长,也是有觉悟的。见我将话题扯开,他也没有再追着问。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吩咐身后的警卫员去传达自己的命令,让战士们都原地休息。

  “唉,同志,咱们在这里巡查啥呀?”绕着白天取土的那块泥坑往返走了两遍,终于一个战士忍不住开口问身前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天组搭档道。

  “这个,不好说。小时候听过啥吓人的故事没的?”放缓了脚步,天组人员回头递了支烟给身后的两个战士问他们道。两个战士接过烟,四下里看了看,这才借了火点燃了捧着手心抽了起来。除了战时,平常吸烟被逮着了可是要受罚的。

  “吓人的故事?你直接说鬼故事不得了。谁小时候没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吓唬过啊?”男人之间的交情,就是从烟酒开始的。此时虽然没有酒,可是这支烟也将彼此之间的关系拉进了许多。闻言,那个战士低声笑了笑说道。这话说得差不多没错,小时候谁还没被白胡子老头儿,小鬼儿扛着招魂牌,吊死鬼儿那些个故事吓唬过呢?或许现在被吓唬的孩子要少得多了,一来他们的父母生活压力比以前大得多,大家要忙着挣钱养家,谁下了班还有那个兴致给孩子讲故事呢?二来现在的娱乐方式也比以前丰富得多,孩子们更多的时候,除了坑队友之外,就是看看羊羊啊,太狼啊。熊大熊二光头强什么的了。

  “那就好,这次的活儿跟这个有点关系。”天组人员吸着烟,眼睛四下里扫视着说道。

  “真的假的,兄弟你给我说道说道呗?”闻言那战士将挂在肩头的枪带颠了颠追问着。鬼故事咱们都爱听,战士们也是人,自然也不例外。想想今天或许还能跟小时候故事里的主角进行一次亲密接触,战士心里顿时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大兄弟,你憋是骗人的吧?这都半夜了,也没见你说的那些个东西啊。”等天组人员真真假假的一通说,战士满心期待地跟在后头巡视起来。这一巡视,就到了夜里十一点。除了中途被替换过两次之外,他是半刻都没休息过。眼瞅着月亮都挂在当空了,战士摘下帽子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