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06章 密室囚禁
  刘珊珊觉得自己很冷,就仿佛身处于一处冰窟那般的冷。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只知道这里不止自己一个人。大家都一样,都想找到出口,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还要去学校上班啊!”刘珊珊蜷缩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的鞋尖轻声说道。她不明白,本来只是想多应聘一家单位,给自己多一份希望而已。怎么到最后事情会变成眼前这个样子。

  “喂,一帘幽梦广告公司吗?请问我现在过来应聘可以吗?”时间回到上周五,下午三点来钟。刘珊珊从希望学校出来之后,拨通了应聘之行最后一站的电话号码。这是一家广告公司,月薪2200加提成。工资水平只能算是一般,但是胜在人家不要求学历。对于刘珊珊这个眼下急需要赚钱还债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会。当然前提是学校那边最后没有录用她。

  “可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酷酷的男声。没有太多的废话,也没有别有用心的搭讪,简单明了的答复了刘珊珊。这种显得很MAN的回答,反而让刘珊珊心里对声音的主人产生了一种渴望,一种亲眼看看他的渴望。就是这样,初入社会的姑娘大多多高冷范儿有一种难以抵御的情节。这也就是为毛如今装酷的人会这么多的原因,谁都想自己万花丛中过。至于事后身上沾了多少叶子,事后再说吧。

  F首¤发`G

  一帘幽梦,这家广告公司的名字也取得深得姑娘的心。她甚至在想,能够叫这个名字的公司,应该是一家规模不错的大公司吧?姑娘走在人行道上,开始幻想着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买得起车,买得起房。早餐吃三明治喝牛奶,晚餐吃牛扒和意面,间或着中途喝上一杯咖啡的白领生活来。虽然现在白领都烂大街了,而且事实上的生活也远没有电视里描述的那么惬意。不过对于刘珊珊来说,能够还完家里欠的债,然后过上这种生活,已经足够让父母在亲戚朋友们面前抬头做人了。

  只不过等刘珊珊按照地址找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她的心里却是满满的失望。这是一家宾馆,在宾馆的过道上,有一块做成了绿色箭头的标牌。标牌上写着:一帘幽梦广告公司由此进的字样。顺着有些破旧的过道走进去,一股子霉味隐约传了过来。刘珊珊轻轻叹息了一声,这种环境下办公的公司,还是别指望刚才所幻想的那些个事情了。有心想走,可是转念一想,来都来了,刚才也跟人打过电话,就先试试吧。总不能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希望学校那边。

  110,走到这间房前,刘珊珊看着门口钉着的那块字都看不清了的招牌,犹豫着抬起了手。好半天,她才轻轻敲响了房门。

  “请进!”屋里传来那个高冷范儿的声音,这多少让刘珊珊心里觉得有了一点安慰。算了,权当来看看这个声音的主人吧。她心里琢磨着,伸手推开了半掩着的房门。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甚至可以用简陋来形容。如果不是门口的招牌,相信没人会觉得这是一家名字如此好听的公司。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外加一台21寸的老式彩电,就是这家公司的全部,哦,还有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年龄约莫40上下的男人。他身上的穿着倒是不错,起码看起来是这样。西装被熨烫得很妥帖,领带也打得很标准。脚上的皮鞋更是擦得一尘不染。

  “你好,我是来应聘的,刚才我们通过电话。”刘珊珊走进屋里,站在门口微微对对方欠了欠身说道。

  “哦,我记得你的声音。应聘的事情可以慢慢谈,公司的条件暂时是艰苦了些。不过我准备奋斗一年,明年去市中心位置租一间写字楼。喝点什么?好吧,只有开水。”男人从椅子上起身,走到电水壶旁边有些抱歉的对刘珊珊说道。

  “喝一杯吧,如果你有意就职的话,奋斗几年相信今后我们可以喝卡布奇诺或者别的一些什么。”西装男耸耸肩,从托盘里拿出一个白瓷茶杯倒了半杯水递到刘珊珊的面前说道。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正处于起步阶段的事实,眼前的这种情况,他也掩饰不了。他的诚实倒是让刘珊珊对这个人有了一些好感。只不过当刘珊珊喝下这杯水后,她就不这么想了。

  醒过来之后的刘珊珊,就来到了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四周黑漆漆的,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里,更分不清昼夜。她的手机也不知道掉在什么地方去了,那是她暑期去麦当娜她亲戚家打工挣钱买的。到今天,也才用了不到两个月。

  在这个地方,她吃过三个饭团,喝过两瓶矿泉水。上了六次小号,三次大号。刘珊珊觉得自己很饿,同时通过自己的大号,她觉得时间应该已经过去了三天。因为她的大号一向很有规律,每天一次。除了闹肚子,基本上不会出现意外。想起上厕所,刘珊珊觉得自己的小腹又有些尿意了。在这个地方,压根就没有厕所。大家想要解决私人问题,只有摸黑各自找地方解决。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人已经踩中过几次别人又或者是自己的排泄物了。

  “放老子出去,看老子敢不敢弄死你们这些狗.日.的。”在这种漆黑陌生的环境下,终于有人情绪爆发了。他挥舞着拳头,在那里疯狂的四下砸着吼道。他需要发泄,他很想跟人打一架。不管是打人,还是被人打,都行。

  刘珊珊躲到角落,缓缓褪下了裤子。一阵淅沥之后她穿戴齐整了伸手四处摸索着,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总应该有个边界的吧。她心里这么想着,迈步朝着身前的方向走了过去。很快,她就摸到了一面墙壁。墙壁冰凉冰凉的,给人的感觉跟冰冷的铁差不多。难道是一个集装箱?又或者是地下室?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想道。